<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十七章 疑惑重重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1-14
    • 本章字數:3095

    這一點,也是洛青鳶最最擔心的事情!

    “青鳶姑娘,在緊張什么事情呢?”

    看見洛青鳶思考,眉頭緊鎖的樣子,李敏忍不住問了一句,洛青鳶猛地回過神來,表情有點尷尬,看著李敏說道:“李公子,我不過是想想那不死人的事情!既然現在李公子掌管煉藥房,那么青鳶想要問李公子一個很是私密的問題!”

    “姑娘請講!既然姑娘目的是為了百姓的福祉,那么在下一定有問必答!”

    李敏很是豁達,看著洛青鳶說道。

    洛青鳶挑了挑眉,思量了片刻,似乎在想這句話到底要怎么說才不會那么唐突,不過想了很久都沒有更好的說辭只能夠問道:“李公子知不知道,這煉什么毒藥,才能夠讓人中毒,并且毒素能夠傳染,讓人迷了心智!”

    洛青鳶話音剛落,李敏立刻皺了皺眉,表情緊張,神情十分的嚴肅。

    “洛姑娘這話可是難倒在下了,在下只是學過如何煉藥救人,自從李家莊成立至今,祖宗遺訓,我們只能夠煉制救人的丹藥,這害人的是萬萬碰不得的?!?/p>

    李敏說的十分認真,一點都不像是在玩笑!當然了洛青鳶也知道這句話說重了。李敏看起來十分正直,并不相識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來,何況云逸只說了跟李家莊有關,并不是說李家莊都有參與!

    “對不起呀李公子,我沒有別的意思,可能一時之間情急失言了,我的意思是,你說若是煉制毒藥的話,能否達到這個效果!青鳶完全不懂藥理,只不過是想要找一個行內人士問一問!”

    洛青鳶解釋之后,李敏的眉頭這才舒展了不少,隨即笑了笑說道:“這個,在下還真的不是很清楚,聽說是有過,不過那也是在老爺子那里成為禁術!這些事情到底是否存在都是未知之數,就算是真的有像是姑娘說的毒吧,這沒有思維,卻又章法夜晚出沒就像是僵尸一樣!毒只能夠害人性命,迷人本性,但是萬萬不能做到控制人害人!”

    李敏很是仔細的連毒理都給洛青鳶解釋了一遍,洛青鳶雖然是感謝,但是這次怕是無功而返了。

    李敏只不過是凡人一個,根本不懂妖法為何,而且對于李敏來說這些事情簡直可以說的上是天方夜譚,洛青鳶不曾多想,道了謝便找了一家客棧先住下。

    明日青云山莊大抵能夠到達鄴城,他們的消息洛青鳶還不是很清楚,今日自己查了一番,還是沒有什么緊張,除了里面毒人的那番話對自己有點啟事。

    不過要是有妖術或者咒術控制的話,能夠迷人本性而且是惡性循環也就夠了。只不過洛青鳶根本不知道這些毒人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于是乎,她打算再去聽雨軒看看!

    畢竟聽說那里有消息,自己并非凡人,興許自己過去了能夠有用一點。

    “主公,不好也,今天我看到有正派人士看是打探不死人的下落了?!?/p>

    這是一個堅硬的石壁砌成的密室,里面更是昏暗無比,兩盞燭臺將一切都照亮了幾分,顯得有些光亮。

    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那里,雙手作揖,顯得十分的虔誠!他半面清秀,另外半張臉卻顯得十分猙獰,面目更是非常的可憎,讓人看見之后,馬上心生恐懼之意!

    然而男人的臉色蒼白,神情緊張,像是經歷了什么恐懼一樣的。

    “哦?是什么樣子的人呀,何門何派?”

    那人被一身黑衣包裹,聽到眼前男人的報告,頭也不抬,聲音十分帶著一絲妖冶的氣質,卻還是顯得無比的清冷!

    不過,他倒是沒有那么緊張,妖孽的臉上,始終透露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從容!

    “是一個女子,何門何派并沒有說!只不過說了她是先行部隊,之后會有大批的弟子下山追查這件事情!”

    那男人急忙回答道,似乎牽扯到這件事情就會莫名的不安。

    “女子!我說李榮福,你想要做壞事,膽子未免太小了吧。一個女子就能夠把你嚇成這個樣子,連底氣都沒有了!”

    “主公,不管是什么人追查,這件事情都非同小可,若是讓人知道,這毒方是從李家莊出來的,那么屬下就死定了!老祖宗已經禁止了這練毒的秘術,若不是因為二弟他搶我太多,我也不至于走上這條路。若是被我家老爺子知道,他定然不會饒了我的?!?/p>

    虧心的事情,什么人第一次做都顯得十分的緊張,這李榮福也是。

    那時候,自己的半邊臉被毀,一切都被搶奪,皆因李正德覺得他其身不正,故意給了他無法完成的任務,以至于任務失敗,他片自此之后落得如此,永久沒有辦法翻身。

    原本李榮福以為一切都要這樣過去了,萬萬沒有想到,一次酒醉擔心懲罰,誤入了李家莊的密室躲藏,發現了這張練毒的方子,迅速記了下來。

    原本李榮福只不過是想要學一學,沒有想到毒害了幾個人之后,便被眼前的男人找到了。他誰能夠幫助自己奪回李家的一切,要的就是這練毒的方子。

    關于練毒的方子,李榮福當真是緊張,這是李家的秘術,若不是自己偷偷學得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知曉,這件事情若是被李家知道的話,可能并不是把他趕出李家就能夠解決的。

    不過李榮福也是因為利欲熏心了,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正確的判斷,要知道這一切的事情,原本都是他的,現在平白無故的失去了一切,落到誰的身上可以安然。

    “你這種人,有做壞事的膽子,卻偏偏沒有做壞事的能力,看起來一副野心勃勃的樣子,但是膽小如鼠,成不了什么氣候的!那女子若是影響了你,殺了她便是!你不說是用毒高手,迷香會用吧!正派人士不過也是凡身一個,難道真的不會殺一個女子嗎?”

    那人還是一點都不著急,他說的沒錯,當時不是因為李榮福有野心,而且已經知曉了李家練毒的方子的話,他怎么會跟這種人合作呢。

    只不過是一門秘術,這不死人的軍隊一旦擴大,這人最終的目標便是殺了李榮福這個沒有用的東西。

    他喜歡的是卑鄙的勇敢的人,很顯然,這人完全沒有達到他的要求,或許到了后來,只能夠有所影響,并非有所幫助!

    “不過,若是殺了她的話,不會引起各派的追查嗎?主公,屬下擔心這事情會越鬧越大,什么時候被老爺子看出來了,屬下也就倒霉了?!?/p>

    “你是要李家莊還是那個老頭子的性命!做惡人你還不稱職,不如趁早拿回你的東西回去磕頭認錯算了!這件事情已經發展至此,就算是你回去,被正派發現也是難免被處死的命運,沒有一個人能夠救得了你!你若是在這樣瞻前顧后,念及情誼的話,最后怕是免不了死在這些情誼之下,你可想好了,李家一家是如何對你的,難不成你想要報答一番不成?”

    那人的聲音充滿了鄙夷,李榮福最后還是低下頭。

    是呀,一切早已不能回頭!現在李家莊擔負著鄴都的安寧,若是被人知道這些成為不死人的百姓都是被自己所害的話,想也知道,他日后是活不下去了。

    “是主公,屬下知道應該怎么做,但是這打探事情的女子?”

    “我且去看看,到底是哪一派的人如此膽大,敢派一個女子單槍匹馬而來!”

    客棧之內,洛青鳶原本就睡不著,在客棧之內來回踱步。想來自己當真沒有什么用,原本以為能夠先段清歌他們一步找到線索,為段清歌他們減輕負擔,減少危險,她提前來了一天,卻什么都沒有打聽到。

    倒是李榮福,其實洛青鳶最先懷疑的是這個人。

    至于不死人的事情跟李家的煉藥房是不是有關系,這能救人當然會懂得害人,這件事情不必說,洛青鳶也明白。今日李敏并沒有說破,不過也是暗指,這其中有點什么秘術,只不過是眾人接觸不到而已。

    洛青鳶心想著要不要找到這份秘術,還是說到底是什么人在使用這份秘術!

    想來,洛青鳶其實挺擔心的。

    夜色已深,眼看著黎明的腳步正要一點點的靠近,洛青鳶停了下來,一個身影落到了窗邊,通過半敞著的窗沿向里面望去,看到洛青鳶的側影,不禁有些熟悉。

    洛青鳶感覺到一種不一樣的氣息靠近,突然轉過身子來,一股寒氣直接打了進來,竟然還有人襲擊她,看起來今日自己在市集上大廳的時候,就被什么人盯上了,怪不得洛青鳶覺得十分的不舒服。

    “什么人深更半夜暗箭傷人,不要命了嗎?”

    洛青鳶對著窗口,低聲喝道,一個身影一閃而逝,洛青鳶心想著定然與現在自己遭遇的事情有所關系,便直接從窗戶出來,飛身追了上去。

    洛青鳶也不知道追著到底有多遠,她總覺得,這件事情有所蹊蹺,動手之人功力不弱,卻急著引開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