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十章 心中動容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1-14
    • 本章字數:3080

    段清歌本身準備跟師父請罪,結果楚辭急匆匆的闖進了他的院子,對他說道洛青鳶出事兒了。段清歌這一問才知道,洛青鳶因為自己的責怪,跑下山了。

    那個時候已經距離洛青鳶離開有些時候了,段清歌不免說這洛青鳶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黑云崗哪里是她一個女子來的地方。

    洛青鳶來了青云山莊一向小心,這時候段清歌才感覺到有些話可能是說重了!他未曾說明斷腸草是碰不得的,洛青鳶生活在民家,也許未必認識,是自己沒有看好,才讓她進入了后院,那便是自己看護不利了。

    看著自己腳下已經暈倒的人兒,段清歌突然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感覺,他一揮衣袖設下結界,輕輕的將她抱起。

    洛青鳶早就已經不省人事,黑云崗未必能夠傷的了她,糟糕的是她重傷未愈!

    一大波的怨氣出朝著段清歌襲了過來,段清歌控制結界,一道亮光強光之后,方才硬闖的小怪全都魂飛魄散。

    “東西丟了就丟了,你過來不是讓我更加擔心嗎?”

    段清歌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角度說出這番話的,想起短暫相識,洛青鳶的一顰一笑,那般真誠,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不舍來。

    不過這番話,洛青鳶是聽不見,若是知道段清歌并沒有討厭自己的話,說不定洛青鳶當真會歡欣雀躍一陣子!

    段清歌抱起了洛青鳶,喚來了手中佩劍,劍光一閃便飛身而起,憑借著凌厲的劍氣直接突出重為,一直到了黑云崗的出口,他這才安心收回寶劍抱著洛青鳶朝著青云山莊走去。

    “大師兄,青鳶師妹怎么樣了!”

    自從段清歌離開了,楚辭這一下午什么事情都沒有做,踱來踱去的等待關于洛青鳶的消息,他若不是怕闖禍的話,自己絕對要親自去救洛青鳶的。

    “她應該是被黑云崗的陰氣所傷,暫時昏迷,我還沒有來得及診治,不過我去的還算是及時,應該是沒有什么大礙?!?/p>

    段清歌將洛青鳶送回房間,方才想要為她診治,卻收回手覺得有些不太方便。

    “大師兄,我已經找人請藥娘上山了,應該馬上就到了?!?/p>

    這樣一來,段清歌更是放開了手,洛青鳶的手軟軟的垂了下來,袖口中找到的斷腸草就這樣落了下來。

    “大師兄!”

    楚辭叫住了正欲離開的段清歌,拿起地上的斷腸草說道:“這青鳶師妹也是太傻了,不過當真被她找到了!這青鳶師妹也算是抵了自己之前犯的錯了,大師兄你就不要怪她了?!?/p>

    段清歌接過楚辭遞過來的斷腸草,心中說不出的酸楚。他是沒想到洛青鳶能夠找到斷腸草,這是一件多危險的事情。

    然而,段清歌垂下眸子說道:“等她痊愈了再說,錯了便是錯了,毫無章法用自己的性命冒險,難道不知道性命比這斷腸草重要,不自量力!”

    說罷,段清歌便帶著斷腸草離開了,楚辭說的沒錯,洛青鳶確實是太傻了,自己著急亦是過失,但是不看看自己能力,拿性命去冒險,那便是洛青鳶的不是了。

    只留下楚辭急的跟什么似的,對著早已昏迷的洛青鳶說道:“青鳶師妹,你怎么就那么傻,挨罵總比喪命好吧,這種事情你讓大師兄去,就猶如探囊取物,你去了這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楚辭師兄,藥姑娘來了?!?/p>

    有弟子在門口說道,楚辭這才站起身子走了過去:“藥姑娘,你來了就好了,快看看我這小師妹被黑云崗的陰氣灼傷了?!?/p>

    藥雪涵微微皺眉,看著洛青鳶蒼白的臉,這黑云崗的陰氣有劇毒,這可了不得了。

    只不過,她方才為洛青鳶把脈便愣住了,她這并不是被黑云崗的陰氣所傷,而是早就受了很嚴重的內傷,看起來并不是那么簡單。

    “你先出去,我要進一步的為這姑娘診斷!”

    心中的疑惑,藥雪涵并未說出來。她是藥王之女,藥神谷的唯一傳人,不僅僅是能夠醫治人類的病癥,對于三界的傷病,都有研究。她只要碰到了洛青鳶就發覺不對勁兒了,本應該直接說出來,不過還是有點好奇洛青鳶的身世。

    她與魔界有關,為何楚辭等人要口口叫她師妹呢!她與青云山莊素來淵源,不調查清楚定然不會放心。

    “為何我不能夠在這里看著,藥姑娘你看我還能夠幫你搭把手!”

    楚辭是實在不放心洛青鳶的傷情,原本想要留下來,哪里知道藥雪涵皺了皺眉說道:“這姑娘受傷不輕,現在我要為她寬衣,看看身上有沒有傷口,楚辭師兄你在這個地方真的好嗎?”

    楚辭這個人很好相處,藥雪涵自然記得這個人。

    這樣一說,楚辭也沒有理由留下來,只得先離開了。

    藥雪涵皺了皺眉,拿出丹藥來,喂著洛青鳶吃了下去,并且認真的為洛青鳶檢查,洛青鳶的傷當真很重,就這樣還去黑云崗,她去黑云崗是為了什么,怎么來的青云山莊。

    一連串的問題一直困擾著藥雪涵,興許她應該直接說出去,說不定這是妖魔界的什么計劃,為的就是破壞青云山莊。不過除了山下不死人為禍,段清歌曾多次跟自己商討,如何解了不死人的毒,莫不是洛青鳶也是其中一員。

    把脈就能夠看出來,洛青鳶的修為很深,受傷也很深,既然是同伙為何會受傷呢?

    想著,藥雪涵也只有等著洛青鳶醒來了。藥丸已經被洛青鳶吞了下去,藥雪涵抬手在洛青鳶的兩個穴位輸入真氣,洛青鳶突然醒來,痛苦的吐了一口黑血。

    她原本以為自己這次就要死了,在昏迷的前一秒鐘她似乎看到了什么人。

    是段清歌,那個身影就算是化成灰了洛青鳶也是認得。

    “大師兄......大師兄!”

    洛青鳶撫著胸口,感覺這地面十分的熟悉。自己沒有辦法掩飾自己的重傷,若是段清歌為自己診治的話,定然會被發現,這才完蛋了,她要如何解釋。

    但是洛青鳶抬頭之時,看見的卻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女人。

    “你是什么人?”

    洛青鳶這句話說的有氣無力,看著陌生而又清麗的臉孔,自然有些懷疑,這是青云山莊沒有錯,但是眼前的人是什么人。

    “應該是我來問你是什么人才對,來到青云山莊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眼前四下無人,洛青鳶只得祈禱,眾人如今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雌饋硪膊幌袷潜恢懒?,不然的話,自己不會那么安然。要知道這青云山莊可不是泛泛之地,自己現在這種情況絕對是不能夠全身而退了。

    是不是殺了眼前的女人她就安然了,盡管洛青鳶不知道這女人有什么本事,心中盡管抱歉,眼神之中還是多了一份殺意。

    她不想要去害任何無辜的人,不過她也不想要段清歌一開始就憎恨自己,段清歌是她的命,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哪怕是在他面前多出現一秒。

    “你可不要想什么歪門邪道,我只要出手,你必喪命于此。趁著我還沒有將事情說出來坦白你來青云山莊的目的!”

    藥雪涵可是一早洞悉了洛青鳶的目的,淡定的說道!現在藥雪涵可是一點都不擔心,洛青鳶傷重至此,想要傷人還是很難的。

    “你都跟他們說了?”

    洛青鳶無力的揚起嘴角,看起來自己果然不能夠想點什么壞事。其實她也是不想,亂殺無辜她的心會很痛。

    “暫時還沒有,因為我想要聽聽你的理由!你雖然像是來自妖魔界,不過你身上沒有一點邪氣,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不是個好人!”

    藥雪涵也是講理的,若是說方才在洛青鳶身上發現一點不對勁兒的地方,她早就出手了。問題是洛青鳶的身上純純凈凈,沒有妖魔界特有的邪氣,這也是她能夠隱藏自己在青云山莊卻不被人發現的原因。

    “我沒有打算害人,我只不過想要留在這個地方而已!你說得對,我并未想著害人。姑娘我能不能求求你,至少這個時候不要說出去,讓我在青云山莊帶上一陣子便好了?!?/p>

    洛青鳶伸出手,抓住藥雪涵的手臂。妖魔界出身,正派之人人人得而誅之。若是藥雪涵知道當下說出來或者直接殺了自己,那是一個正常人所為,之所以猶豫,是不是證明自己還有一線生機。

    她還不想要,不想要離開辛苦找到的段清歌。

    “給我一個讓你留下來的理由,你也知道你的身份若是沒有必然的保障,這件事情我是絕對會說出去的。怎么樣考慮說出來沒有,你是什么人為何會受傷,這山下的不死人是不是跟你有關系?!?/p>

    洛青鳶搖了搖頭,自己也是為了不死人的事情受傷,事已至此根本沒有辦法挽回了,她只希望自己說了,可以喚起藥雪涵的一絲原諒。

    “我說!不過你要答應我,就算是你殺了我,也不要說出去!”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