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八章 闖下大禍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27
                        • 本章字數:3095

                        “云翳,你怎么在這里!”

                        洛青鳶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剛剛想要開口的時候,云翳便轉過頭來了。

                        她是驚訝,自己在青云山莊,但是云翳是怎么破了下面的結界的。

                        洛青鳶勉強的撐起身體,虛弱的她免不了一陣干咳。

                        “主子,云翳不放心主子的身體,若不是過來的及時,怕是這個時候,主子早就已經性命不保了,請主子恕罪!”

                        云翳單膝跪在地上,十分誠懇的樣子,此時已經入夜,一切都變得十分的安靜,洛青鳶還能夠說什么呢,云翳不管做什么事情,還不是因為這個沒有用的自己?

                        云翳本是魔界魔尊手下的一員大將,是自己年幼時候的朋友??梢哉f這一切都是看著自己走過來的,后來云翳在魔界安定的時候,奉命保護自己,這一晃不知道是多少年月了。

                        除了青云山莊的事情,洛青鳶對云翳,都說的上是很好了。

                        “云翳,你快點起來!我們一起長大,我早就說了這些無所謂的規矩可以免了。除了我對你的那道命令,你也可以不必把我當成是主子,畢竟我閑的的身份,也做不了什么?!?/p>

                        洛青鳶連扶起云翳的力氣都沒有了,瞇起眸子一臉的病態說道:“你是什么進來的,我很好奇這件事情?!?/p>

                        青云山莊沒有亂,就證明云翳進來的事情,什么人都沒有發現。

                        那么洛青鳶就更加懷疑,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屬下是跟著主子進來的!”

                        云翳垂下眸子,看著洛青鳶:“云翳知道主子傷的重,到了青云山莊更是不敢讓人看出來,只不過沒有想到竟然是那么嚴重罷了?!?/p>

                        洛青鳶笑了笑,既然沒事兒,她也不怪云翳了,她可不想要每天都扳著臉,畢竟云翳原本就不是自己的手下?!?/p>

                        “好了,云翳哥哥,我只對你下了那么一道命令,你還真的叫我主子來了?,F在不是魔界,哥哥也不在這件事情我應該感謝你才對?!?/p>

                        洛青鳶的理智終于回來了,若是沒有云翳,她怕是早就死了。

                        有這一層的關系,洛青鳶的語氣自然了很多。

                        “青鳶你不要這樣說,是殿下命我保護你的?!?/p>

                        云翳也不是石頭做的人,除了有時候喜歡關心洛青鳶之外,倒是沒有什么說不通的。

                        “云翳哥哥你的意思是,若是沒有哥哥的命令,你就不會管我了是不是,我覺得你不是那樣的人?!?/p>

                        洛青鳶瞇起眸子,滿滿都是笑意的看著云翳。

                        “云翳是想要勸你一句,之前的事情依舊變成了往事如煙,無論如何都追不回來了。有時候你也要學會放開才好呀?!?/p>

                        云翳說罷,便幫洛青鳶療傷,即便云翳說了那么多卻改變不了一點點,關于洛青鳶身上的堅持。不管往事如煙還是說段清歌始終不認識自己,就算是再痛苦,洛青鳶也想要自己一個人扛下去。

                        到了天明,在洛青鳶的勸說之下,云翳這才十分不放心的離開。云翳是知道過了這一次,自己想要上山就困難了。自己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不讓洛青鳶接近這山頭,沒有想到白面書生竟然還是為了自己的目的,橫插一刀的幫助了洛青鳶,有時候想想,當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

                        洛青鳶打開門的時候,太陽已經出來了,天空上面有熹微的光,很美,說不出的感覺來。至少是對于洛青鳶來說,這一切都是美不勝收。

                        沒有想到經過了那種事情,自己竟然還可以好好的看著日出,也沒有想到,經過了這種事情之后,自己還是可以站在段清歌的身邊。

                        “青鳶師妹,你沒事兒了嗎?”

                        洛青鳶來到練習場的時候,便遇上了楚辭,那日雖然顏真真沒說清楚,不過楚辭也懂了點,見到洛青鳶安然無恙的時候,楚辭總算是放心了。

                        “楚辭師兄,怎么這么早就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們要等到下午呢?!?/p>

                        洛青鳶可不知道楚辭在等著自己呢,便想著早點出來,可以早點見到段清歌,雖然自己瘦了點傷,但是好在段清歌沒有什么事情就好。

                        一天的練劍,跟以往沒有什么不同,雖然說洛青鳶的身子不是很好,根本就沒有恢復,但是這些事情是著實不需要耗費什么修為的。

                        等到洛青鳶結束一天的聯系,準備回去的時候,段清歌突然說道:“青鳶師妹,我還有點事情要囑咐,休息一下,便來上次的靜心閣找我?!?/p>

                        段清歌說完了便走了,留下在一旁發愣的洛青鳶。段清歌從來不會主動找自己,難不成自己犯事兒了還是說有點什么好事兒。

                        對于這種好壞參半的事情,洛青鳶暫時還不敢去想,不管事情如何,她都是想要去段清歌那邊走一圈。

                        上次是晚上,洛青鳶并沒有看清楚,冒冒失失的就去找了段清歌,這次洛青鳶這才有點知道到處走走,段清歌的院子里面沒有什么人,一直都是安安靜靜的,叫做靜心閣也是對的。

                        “大師兄,大師兄你在嗎?”

                        洛青鳶喊了兩聲,但是段清歌都沒有什么回應,洛青鳶這才想著隨便走走看看。

                        她真的是很喜歡這個地方,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里是她最在乎的人住的地方,洛青鳶走了一圈,發現了后面竟然有一個花園。

                        洛青鳶興許是好奇,就走了進去。這花園里面都不是什么尋常的花草,而是精心栽培的植物,尋常人怕是看不出來,但是洛青鳶卻認得出來。

                        有些東西當真是稀有,比如說眼下的斷腸草。

                        這是毒藥,也能夠以毒攻毒的解很多的劇毒,所以說很是珍貴。

                        “沒有想到斷腸草這東西,這里還能夠養得活!”

                        與其說是養活,還不如說是奄奄一息。這斷腸草并不是普通的草藥,因為它生長在極為陰寒的地方,吸收著至陰至寒之氣,所以里面是有劇毒的。

                        在平常的土地上面,沒有那種厚重的怨氣的滋養,怕是就算是有了斷腸草,也是養不活,現在看起來,就奄奄一息的樣子。

                        “你真可憐,大師兄怎么把你養在這個地方!會不會死了呀?!?/p>

                        洛青鳶方才伸手,沒有想到斷腸草上面開出的小百花就這樣枯萎了,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洛青鳶的身后,冷聲說道:“你在做什么!”

                        洛青鳶顯然是緊張,先不說這斷腸草枯萎的事情是不是怪她,她似乎忘記了,原本的斷腸草怕是沒有那么脆弱,但是這在青云山莊這種地方,能夠種起來也是一種奇跡。

                        所以,洛青鳶回過了頭來,很是不好意思的看著段清歌,看起來十分愧疚的樣子。

                        隔著洛青鳶瘦弱的身子,段清歌當然能夠看到洛青鳶身后早就已經枯萎了的斷腸草,心中十分的激動,說道:“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別人的東西不要碰。你可知道這個斷腸草是我從極其陰毒之地移植過來的,為了的就是看看,斷腸草對于不死人是有用,如今養在這里去除那些邪惡的氣息已經十分的費力了,你竟然還將它弄死了?!?/p>

                        段清歌顯然是顯得十分的憤怒,斷腸草不易得到,自己廢的心思也不見得少,眼看著說不定這件事情就能夠開花結果了,哪里想到還有這種事情呢。

                        洛青鳶低下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興許洛青鳶心中也是愧疚,段清歌這么一說,她是更加難受了。她知道段清歌為了這不死人的事情受了多少苦,兩次被暗算,這斷腸草自然是不好取得的。

                        “大師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不過是沒有見過感覺十分好奇,哪里想到,剛剛碰一下,這斷腸草就死了?!?/p>

                        洛青鳶拉住段清歌的衣袖,原本已經十分的小心了,段清歌若是怪罪自己的話,她也是不知道自己還能夠說什么了。

                        “好了,你回去吧,你的事情日后再說,我現在要想個更好的辦法,對付不死人?!?/p>

                        段清歌也算是無情,直接抽出了自己的衣袖。洛青鳶這才剛剛來青云山莊,所以他還不好說一句懲罰的話,要不然的話,她這樣冒失,段清歌自然不會客氣。

                        “大師兄,這斷腸草長在什么地方,我再去找一顆便是?!?/p>

                        洛青鳶回過頭,知道段清歌還在氣頭上面,但是自己當真不是故意的呀。

                        “回去,不要生事!這斷腸草豈是你能夠輕易取得的?!?/p>

                        段清歌說話毫不留情面,原本是看著洛青鳶如此認真,想要單獨指導的,卻不曾想,洛青鳶一過來就隨便亂走,闖禍了。

                        盡管洛青鳶還想要說什么,面對段清歌的時候,都盡可能的保持沉默,她是真的不想要這樣,有沒有人真的知道,聽自己解釋一句呢。

                        整個下午,段清歌沒有出來,洛青鳶也沒有練劍,坐在院子里面發呆。

                        “青鳶師妹,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是不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不如師兄幫你如何?”

                        楚辭走過來,看著洛青鳶的樣子,滿臉都是擔心。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