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七章 分外迷惘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27
                        • 本章字數:3228

                        “主子,您這樣可不行,跟屬下回魔界好好休息吧?!?/p>

                        云翳將自己的真氣輸給了洛青鳶之后,還是皺眉。洛青鳶強行突破結界的力量,而后運功發動水靈珠。

                        若不是洛青鳶的修為身后,不管是哪一點,現在早就死了。

                        “云翳,你忘記我說什么了嗎?人間的事情你們都不要插手,我好不容易找到段哥哥,怎么可能有放棄的道理?!?/p>

                        洛青鳶捂著胸口,在云翳的攙扶之下站了起來,目光十分的堅定,讓云翳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是主子,就算是您一直都在他身邊,現在已經不是之前,他并不認識你,知道你的身份說不定還會傷害你,何必呢?”

                        云翳便是萬分的不理解,只要洛青鳶會受傷的話,云翳絕對是不會讓洛青鳶去冒險的。

                        此時黎明已經升起了一絲顏色,洛青鳶看著見見明亮起來的天際,心中泛起一絲的惆悵來。

                        時間還早,青云山莊已經開始了最早的晨練來。楚辭起的格外的早,洛青鳶愿意逞一時之勇,所以定然會早點過來,想要學好了段清歌教的劍法。

                        楚辭也不知何故,破天荒的也早起準備陪伴。

                        不過半個時辰過去了,練習場之內,卻沒有見到洛青鳶本人。難不成洛青鳶還沒有起來?

                        楚辭當真難以想象,尋常的時候洛青鳶起的十分的早,似乎不用休息一樣,臉上一點疲憊都沒有看到。

                        楚辭擔心錯過,一連問了幾個弟子,都未曾見到洛青鳶早上過來練習。楚辭想了很久,還是打算過去看個究竟。

                        他是實在不放心洛青鳶,沒有什么別的意思。

                        當楚辭剛剛走出練習場的時候,就遇上了來到練習場的段清歌。段清歌原本昨日去了山下遇上意外之后,連夜趕回來回稟!這不過是剛剛回來的時候,段清歌剛剛進來,看著楚辭一次次的去而復返,這才攔住問道:“楚辭,你早上可以不過來,但是你這去了之后,又要去什么地方?!?/p>

                        楚辭尷尬的笑了笑,說出來怕是連累洛青鳶,不說楚辭又很是擔心,便為難的開口:“我去看看青鳶師妹,平時她都到的早,今日卻沒有她的蹤跡,是不是這幾天變天生病了,還是說怎么樣了?”

                        楚辭眼中難以掩飾的擔心,段清歌卻又一次的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上。若不是楚辭在意這件事情,他當真沒有看出來,門中弟子繁多,很容易就會忽略這樣的事情,更何況他也才剛剛到不久而已。

                        不過說到洛青鳶,段清歌的心中倒是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并沒有辦法用語言來說明,他總是覺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一樣。

                        于是乎,段清歌就在楚辭轉身離開的時候叫住了楚辭說到:“我陪你同去?!?/p>

                        “??!”

                        楚辭自然知道自己說不定給洛青鳶帶來麻煩,這段清歌一大早上就關注,并不是一件好事兒。

                        “青鳶師妹,青鳶師妹!”

                        楚辭很自然的敲門,但是敲了很多下也不見洛青鳶的回應。

                        難道是她不在房間之內?昨夜段清歌明顯感覺到有人故意相救,百思不得其解,真不知道上次自己已經證實跟洛青鳶沒有關系,想到一個模糊的身影,竟然還是會想到洛青鳶的身上去。

                        “進去看看有沒有什么事情?!?/p>

                        段清歌盡量掩飾自己心中的緊張,看著楚辭說到。

                        “但是,師妹始終是個女子!”

                        楚辭有點猶豫了,他是很想進去了,但是轉念一想,青云山莊門禁森嚴,絕對不可能有辦法離開的,是不是還在睡覺,或者說是沐浴什么沒有辦法應門的事情。

                        這里是青云山莊能有什么事情,他們兩個男子,盯著洛青鳶始終是不好。

                        就在這個時候,顏真真正好路過,難得起得早,聽說他們早上練劍的十分熱鬧,便想要去看看。正好路過了這個地方,看到楚辭與段清歌都站在洛青鳶的門前。

                        ”出什么事兒了,大師兄?“

                        顏真真走過去疑惑的看著這兩個大男人,一大早上的,怎么都在洛青鳶門口,難不成洛青鳶又有什么事情不成。想來洛青鳶腳上的傷剛好,這次又受傷了嗎?”

                        “真真你來的剛剛好,快來看看,青鳶師妹到現在還沒有來晨練,她往常都很是勤快的?!?/p>

                        “哎,楚辭師兄,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青鳶師妹畢竟是個女子,而且是在外面來的,爹爹沒有對她約束什么,多數一會兒是難免的了?!?/p>

                        顏真真嘆了一聲,都說楚辭對洛青鳶有點意思,多大的事情把段清歌都找來了,這洛青鳶的譜兒就這么大嗎?

                        不過顏真真還是沒有說出來,只不過解釋了一句。

                        “真真,不如你進去看看吧。突如其來的事情,我們也是緊張?!?/p>

                        “楚辭師兄,不要這樣了好不好!”

                        顏真真當真有點不愿意了,眼神卻始終落在段清歌身上,似乎在詢問段清歌這一切是不是應該如此。

                        段清歌頗為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進去看看吧!”

                        既然段清歌都這樣說了,定然不是空穴來風,雖然洛青鳶不是很愿意,但是這個時候還是很給段清歌面子的。

                        “青鳶師妹,我是真真,我進來了?!?/p>

                        顏真真喊了一聲直接推開了門,毫不客氣。這原本還沒有什么,段清歌說完之后,顏真真倒是有點不愿意了,這得是多大的譜兒呀,讓段清歌親自請她起來。

                        還真的以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嗎?顏真真本身想要跟洛青鳶成為朋友,沒有想到竟然越走越遠了。

                        就在顏真真打算直接推門進去的時候,洛青鳶直接打開了們,清麗的臉上免不了一絲的擦蒼白,說道:“大家怎么都在這里?!?/p>

                        “看吧,我說了她不可能有什么事情吧?!?/p>

                        顏真真雙手環胸,一副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樣子,洛青鳶臉色雖然有點蒼白,還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青鳶師妹,你究竟怎么了,怎么早上不來練劍了,這才是第二天,我還以為你出了什么問題?!?/p>

                        就在這個時候,段清歌也看著洛青鳶,洛青鳶明顯是有點驚訝,繼而說道:“啊,我好的很呀?!?/p>

                        那種語氣,就像是自己真的有點什么難言之隱一樣的。

                        “青鳶師妹,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來給你把個脈看看,你的臉色怎么那么蒼白?!?/p>

                        洛青鳶心中一緊,自己受了重傷,好不容易才讓云翳給自己送到山下來的,回到房間內是剛才的事情,已經讓她筋疲力竭還要強撐著擺出一張笑臉。

                        雖然練劍的消耗不大,但是洛青鳶已經沒有一點辦法出去了。

                        想來段清歌定然會是這個樣子的,所以說洛青鳶早就準備好了,低著頭拉著顏真真,就在段清歌準備逼問她到底如何的時候突然在她耳邊說道。

                        “師姐,其實我是......怎么辦嘛?”

                        顏真真聽了臉立馬紅了,這種事情兩個男子也過來敲門,洛青鳶說不出口,自己怎么說嘛。不過這個時候,顏真真倒是不怪洛青鳶了。

                        “青鳶師妹,那你好好休息呀,一會兒讓下人跟你燉點補品送過來?!?/p>

                        畢竟都是女人,顏真真起初還在生氣,聽到洛青鳶含蓄的解釋之后,倒是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意思,關上門,將他們都關在了門口。

                        “真真,這青鳶師妹到底怎么樣了,你讓大師兄把脈看看,要不然的話,找個大夫也好?!?/p>

                        楚辭還是沒有看懂,心里依然擔心著這件事情。

                        顏真真怒視他說道:“楚辭師兄你就不要打擾青鳶師妹了,大師兄你也是。師妹沒有什么事情讓她休息幾日便好了?!?/p>

                        什么事情一定要休息呀,楚辭還在爭論不休,一定要一個答案的時候,看到顏真真的樣子,似乎也有點明白了。

                        青云山莊不少女弟子,他也只是聽說而已,知道之后,差點覺得自己是一個傻子,不僅僅讓洛青鳶和顏真真不好意思,他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對不住,我懂了。大師兄我們還是走吧,不要打擾青鳶師妹了,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過來了,當真是沒有想到?!?/p>

                        段清歌被強行拖走,還不明就里,走了很遠,楚辭才傳達了一個類似這樣的意思。

                        洛青鳶聽到他們走了,瞬間癱軟到了門口,疼痛的感覺鋪天蓋地,難受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云翳是拒絕洛青鳶回來的,但是洛青鳶一定要堅持。自己歷盡苦難才能夠留在這里說真的,洛青鳶是不在乎青云山莊的事情,她只是想要留在段清歌的身邊。

                        她不知道這是什么時辰了,這幾天她怕是不能見人了這樣的事情有一天拖一天吧,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夠痊愈,還是說有點好轉。

                        想著,洛青鳶竟然也能夠因為體力不支,直接暈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夢中,曾經相遇的時候那種美好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只不過到了后來,峰回路轉,洛青鳶猛地驚醒,一身冷汗。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