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三章 難以忘情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27
                        • 本章字數:3071

                        洛青鳶尷尬的笑了一下,似乎有點得意忘形,要不然的話,怎么會被段清歌發現呢?

                        她原本只想要偷偷的看一眼,哪里會想到,竟然惹出這么大的禍來。這么晚了,自己一個人出現在在這種地方,難道真的要當著冰山臉段清歌的面前說一句:“我想你了,想要來看看你!”

                        即便是洛青鳶沒有普通女子的羞怯,但是這種話也是萬萬不能說的。

                        誰知道段清歌什么心思,這個呆子若是為了這件事情將她趕出去的話,自己這一路而來的所有努力不都白費了嗎?雖然在她的心中,青云山莊著實不是什么神圣的地方,但是失去這一次機會,她可就進不來了。

                        洛青鳶心中清清楚楚,所以說還是格外重視這次機會。

                        “大師兄,這里是你住的地方呀?!?/p>

                        洛青鳶愣了一下,突然微微的揚起嘴角,和善的笑了笑。她一臉的天真無邪,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經歷過。

                        “是!”

                        段清歌馬上開口,繼續問道:“我是問,這么晚了,你怎么來到這里了?!?/p>

                        這夜是很美,明亮的月亮久久的徜徉在空中,那溫和的月光靜靜的罩在地面上,段清歌這園子里面清雅,處處都是花草,淡淡的香氣,一陣風吹來,還有花瓣飄舞在其間,非常的美麗。

                        加上眼前男人這一張無可挑剔的臉,洛青鳶當真認為,自己是在天堂之上,顯得十分的美好。

                        “我不知道這是大師兄的院子,只不過是覺得這里十分的美好,走進來看看!自從我腿傷之后睡得沒日沒夜的,總是有點晝夜顛倒,這個時候倒是睡不著了?!?/p>

                        洛青鳶撇了撇嘴,心中是擔心段清歌會怪罪,還是一副貼近的姿態說道:“大師兄,你這里真美,帶我到處看看好不好!”

                        段清歌本以為是壞人,混入了青云山莊圖謀不軌。原本認為這種幾率幾乎為零,還是忍不住過來看看,沒有想到,竟然是洛青鳶。

                        若是以前,自己的確懷疑過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子,從洛青鳶第一次說自己要去青云山莊,還有自己遭遇的那個似夢似幻的劫難。

                        似乎洛青鳶的到來不是什么機緣巧合,不僅僅是自己,就連自己的師父都驗證過了,段清歌也不再懷疑什么,他原本就不想要懷疑洛青鳶,因為在段清歌的心中,洛青鳶也是有點特別的。

                        “這不是你亂走的地方,快點回去,若是被其他師兄弟看見,難免詬??!”

                        段清歌斷然是拒絕了洛青鳶的想法,她原本打算是見好就收的,但是遇上了這樣的事情,難免不甘心。

                        她依舊沒有放開段清歌的袖子,小聲的說道:“師兄你平時那么嚴厲,這晚上巡夜的師兄弟都繞著你的院子走,不然我怎么有機會溜進來呢。再說了我們光明磊落的,平時想要進來都不容易,今天還不是緣分,大師兄你就帶我看看吧?!?/p>

                        段清歌沉下了眸子,說不出自己到底因為什么低聲說道:“隨我來吧!”

                        段清歌原本十分堅決,門中大小事情無數。段清歌還沒有一次如此破例,單純是因為洛青鳶一個楚楚可憐的眼神。

                        他總是感覺,在這之前跟這個女人似乎有很熟悉的關系。但是段清歌是孤兒,從小就在青云山莊長大,怎么會認識洛青鳶,她看起來似乎還要比自己小好幾年呢。

                        答應便是答應,想到洛青鳶凄慘的身世,段清歌終究沒有說什么。

                        這對洛青鳶來說真的是很意外的獎勵,她一蹦一跳,跟隨者段清歌的腳步。

                        “說實話,師妹還真的不適合青云山莊,不如師妹讓師父寫個推薦信,到時候師妹想要去哪里都好!”

                        段清歌偏過頭去,看著洛青鳶好看的側臉,她不僅僅是面龐清秀,渾身上下透露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靈氣來,看著很舒服。

                        但是段清歌卻有一個十分自私的想法,就是斷絕了這種想法。

                        或許他也是為了青云山莊,沒有什么自私的想法。洛青鳶的身份特殊,而且十分的活潑,似乎不太喜歡拘泥于門規,其實在自己的立場上面,他是不好責怪什么,所以說,有的時候段清歌似乎想要放棄這種讓洛青鳶繼續留在青云山莊的想法。

                        “為什么!”

                        洛青鳶猶如當頭棒喝轉過頭來,問道。

                        這句話無疑有趕走自己的意思,洛青鳶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事事情,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因為師妹的性格,似乎不適合習武,更加不適合修仙。師妹是丞相大人的千金,若是在這里受了什么委屈的話,我也不好向死去的丞相大人交代?!?/p>

                        “大師兄,你是不是覺得我只會闖禍!我還未曾習武一日為何就說我不適合。我爹爹已經死了,什么交代不交代的,我現在就是一個孤兒,跟大家都是一樣的,并沒有什么區別,所以說大師兄,你不要趕走我好不好!”

                        洛青鳶的話語都變成了請求,那么懇切,只不過是希望自己不要離開,她不明白段清歌為什么說了這樣的話,就是因為她今天突然出現,妨礙了同門練劍還是因為什么。

                        總之,她不服氣,她不服氣!

                        “師妹,別哭。我只不過是為你好,沒有別的意思!”

                        洛青鳶解釋之后,便低下頭!她確實是委屈的哭了,她的身份留在青云山莊看人臉色原本就是委屈,若是還有什么更加委屈的事情就是段清歌不要她。

                        全世界的人都能夠不要她,唯獨這段清歌不可以,在洛青鳶的心中,這究竟代表什么,或許只有洛青鳶知道,很是深刻的知道。

                        “走,你走!你不要留在我的身邊,我不想要再見到你!洛青鳶你給我記住,你若是再出現一次,我段清歌一定維護我仙人的責任,親手殺了你!”

                        往昔的事情在一瞬間浮現,她似乎再次見到了他們天人兩隔前一次那張決絕的臉。她只是愛他,只是愛他沒有錯。前世的時候她不過是剛剛來到人間歷練的普通魔女,怎么想到自己能夠遇見他,又怎么能夠想象,自己竟然愛上了這個一心想要渡化自己的,外冷內熱的傻神仙。若不是自己,他怎么可能會死,若不是自己怎么可能會有這一生的牽絆。

                        “師妹!我并不是那個意思,你若是不愿意,便當做今日的事情都是我胡說好了,我向你賠罪!”

                        洛青鳶哭了,不像是尋常女子那般哭哭啼啼無休無止,她的表情至始至終都很淡漠,透露出一種哀傷,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段哥哥,我求求你不要趕走我好不好,除了這里我哪里也不想要去?!?/p>

                        許久,洛青鳶突然開口,就像是沒有聽到段清歌的話一樣,一句段哥哥也讓段清歌有點手足無措。

                        在山下的時候,洛青鳶喊自己段大哥,那是很平常的稱呼,但是她每次開口的時候,都像是期待一點什么。

                        “段哥哥”這三個字更是不一樣,來這里了,她一直都叫自己師兄,老老實實的,從來都沒有什么失言的時候!

                        他不知道這句話是哪來的,還是說他聽錯了,只不過是一個稱呼,在他的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波瀾。

                        段清歌慌亂的掏出自己的帕子,有點笨拙幫著洛青鳶擦眼淚。這種事情他的確是第一次做,他不曾哭,門派之內也未曾如此安慰過誰!

                        洛青鳶愣了愣,那哭泣的動作完全靜止,有點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看著段清歌那張認真的臉,真的是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上一秒種他還在趕走自己不是嗎?

                        “師兄?”

                        洛青鳶思量很久,這才說出那么一句,段清歌的語氣溫和了少許說道:“青鳶師妹不要難過,我并沒有趕你離開的意思,你是師父的徒弟,我也沒有這個權利!只不過我是擔心你應付不來,既然你想要留下,那便留下來好了?!?/p>

                        段清歌說完轉過身子,將帕子交到了洛青鳶的手中。

                        “大師兄是說,我可以留下來了是不是!”

                        洛青鳶這么說,便顯得有些說不出的雀躍。

                        “時候不早了,師妹還是回去休息吧,若是明天腳上的傷口好了的話,便與大家一起下來練劍!”

                        “是!”

                        洛青鳶很是開心,跑起來的動作,都帶著一絲的雀躍,那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段清歌只是無奈的笑了笑,第一次感覺,他也有拿一個人沒有辦法的時候。

                        洛青鳶都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門口,這才想起手中還捏著段清歌的帕子,看了看頭頂的月亮說道:“呆子師兄,我當然不走了,這一次不管你怎么趕我,我都不會離開你身邊的,除非我死了。你可知道活死人的事情多么危險,我不說你怎么知道呢?”

                        洛青鳶的聲音輕輕的,好在有驚無險,段清歌的反應更是讓自己堅定,日后看起來還是有些希望的。

                        盡管洛青鳶過來之前并沒有什么自信的。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