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二章 消融嗎

                        • 作者:綿羊雅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27
                        • 本章字數:3081

                        洛青鳶就是不信,她若是相信這些,不會站在這個地方。

                        晚上的時候,顏真真再次來到了她的房間,只不過這次帶著洛青鳶來到了院子里面。顏真真自從有了這個玩伴之后,心中痛快了不少,是因為洛青鳶說自己沒事兒了,所以顏真真也特別放心。

                        傍晚的時候,晚霞密布在天空之上,遠遠看上去,真的有一種美到了脫俗的感覺,洛青鳶看的癡迷,抬起頭的時候,還不忘記淡淡的笑了笑。

                        “青鳶師妹,聽說你今天在大師兄那里出事兒了?!?/p>

                        雖然顏真真的語氣有些緊張,也并非太驚訝,似乎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只不過用了一種惋惜的語氣,覺得洛青鳶一開始就碰上了段清歌有些冤枉了。

                        “真真姐,那都是小事兒!大師兄著實也沒有為難我。是我自己沒好利索就亂跑,所以才會惹怒了大師兄的!”

                        洛青鳶還出口安慰顏真真,順便也是安慰自己。

                        “青鳶師妹,你也別多想,這大師兄對待師門的事情一向就是那么認真!”

                        顏真真話音剛落一個白色的身影便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連顏真真都嚇了一跳。

                        這個院子完全沒有任何遮蔽,很是輕易的就能夠被看見。段清歌當真是為了洛青鳶的事情過來的,不過看到了顏真真也在,剛剛想要另外找一個時間。

                        “大師兄!”

                        顏真真直接叫住了段清歌,在段清歌還沒來得及離開的時候。

                        “真真,你也在這個地方!”

                        段清歌走過來,語氣有些緩和。洛青鳶這才輕輕抬起頭,對上段清歌的眼,目不轉睛的看著。

                        “大師兄你怎么會來這兒呀,不會是來找我的?”

                        顏真真顯然是顯得有點雀躍,突如其來的變化,連洛青鳶都發現了,特別的殷勤,難不成他們之間真的有點什么不成。

                        上午的時候,段清歌才當著眾弟子的面前訓斥了自己,這次絕對不是為了自己來的。

                        想著洛清歌低下頭,有點沮喪:“你們先聊,我不打擾你們了!”

                        雖然洛青鳶不想走,遠遠的看著他一眼也是那么幸福,不過自己這個是在和特殊的時期,絕對不能夠表現的太過明顯,讓段清歌討厭。

                        看著段清歌平時的性格,洛青鳶就能夠猜得到,段清歌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自己一味的吵鬧,說不定更不容易成功呢。

                        “青鳶師妹!”

                        沒想到,洛青鳶剛準備走的時候,段清歌突然出聲叫住了她。

                        “嗯!”

                        洛青鳶回頭,極力的掩飾自己那種十分興奮的心情,恨得的走到段清歌的身邊,更加殷勤的問一句,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

                        “大師兄,你找我?”

                        “大師兄,不然我先送青鳶回去,我們再聊好了?!?/p>

                        顏真真已經不想要洛青鳶這個電燈泡在這里了,都說是一個門派,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但是自己跟爹爹住的是主臥那邊,距離段清歌的住處實在是很遠,見面的時候,段清歌多數是有事兒。

                        仰慕段清歌的人多了去了,盡管他平時做什么都冷冰冰的,但是玉樹臨風的形象,已經深入在很多女子的心中。

                        “不,山莊之中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過一陣子我還要忙著不死人的事情,沒有時間閑聊。這次過來不過是給青鳶師妹送藥過來,師父讓我照顧青鳶師妹,學習武藝,說到底她的腳上有一部分還是我害的!過一段時間我便要下山,在這之前也是著急想要傳授給師妹一點入門的功夫練習?!?/p>

                        當段清歌說是過來給自己送藥的,不管是什么理由,洛青鳶心中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她伸出手來,很是緊張的接過來段清歌手中的藥瓶說道:“多謝大師兄關心,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p>

                        洛青鳶當真覺得,這是一句鼓舞,那一瞬間就好像是冰山也會消融,生活充滿了美好一樣的。

                        “那么我還有事情,先回去了!”

                        洛青鳶呆呆的揮手,顏真真卻跑了幾步出去,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樣子,喊道:“大師兄,大師兄......”

                        段清歌都沒有回頭,相比洛青鳶的雀躍,這顏真真倒是顯得失落多了。

                        “怎么了!”

                        顏真真重重的嘆了一聲,坐在石凳上面,似乎一下子沒有了所有的元氣,整個人變成了一個被抽干的娃娃,毫無生氣。

                        “真真師姐,你是怎么了,你不是說大師兄就是這個樣子嗎?”

                        洛青鳶有些不舍得的放下手中的藥瓶,走過去坐在了顏真真的身邊。

                        “你還真的是好命,腳受傷了大師兄都過來給你送藥,弄得我也想要跌一跤了?!?/p>

                        想到了自己剛剛過來的時候,段清歌還那么排斥還有懷疑自己,那時候,洛青鳶感覺自己八成是沒戲了,沒有想到好事兒總是來的那么快。

                        “真真師姐,你可不要這樣說!腳傷了可是很遭罪的,好長一段時間,什么都做不了?!?/p>

                        洛青鳶連忙安慰顏真真兩句,能夠看出顏真真的失落,想來顏真真對段清歌也不是那么簡單,不過她也從未有過放棄的打算,不管是誰橫在他們中間,洛青鳶通通都沒有。

                        “大師兄性子淡漠,不像是那種會關心人的人呀,是不是你們在山下發生什么,從實招來!”

                        顏真真轉過頭,一種盤問的語氣,問著洛青鳶,弄得洛青鳶有點莫名其妙。原本對于顏真真的好印象,倒是沒有多少了。不僅僅是因為顏真真愛慕段清歌的事情,憑什么過來問自己呀。自己有沒有做錯什么,要說冤枉,洛青鳶可是真的很冤枉呀。

                        “哪里有什么事情呀,就是大師兄跟楚辭師兄兩個人一起救了我,然后我的腳就受傷了,一直到現在,其實也沒有見過大師兄幾次?!?/p>

                        洛青鳶笑的十分的勉強,但是洛青鳶倒是依舊保持自己的和善,畢竟顏真真的身份特殊,自己想要留在青云山莊,想要留在段清歌的身邊,一定不能夠得罪她的。

                        “罷了罷了,我也知道沒有什么,楚辭師兄早就把那個時候的事情說了個遍,我先送你回去吧,我還是早點睡吧,說不定明天早上能夠跟大家一起練劍?!?/p>

                        洛青鳶走了回去,抱著方才段清歌放下的藥瓶,安安發呆,她不知道這到底代表什么就算是一廂情愿也好。

                        深夜,洛青鳶是第一次走出來。所謂的走出來,便是正大光明,而不是飛檐走壁。

                        她只不過有點想念而已,一點沒有別的意思。雖然這么晚了,她還是決定先出去看看。夜色下面,青云山莊整個都非常的安靜,她走的每一步都是輕輕的,特別是到了段清歌的院子。

                        因為段清歌素來喜歡清靜,所以說一般沒有人過來,只要是避過了夜間巡邏的守衛都不往這邊來。

                        這就是段哥哥住的地方,洛青鳶站在院子里面,靜靜的轉了兩個圈。再次踏入他的世界,對于洛青鳶而言,原本就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

                        洛青鳶的動作很輕,但是每一步都帶著雀躍,似乎自己等待了許久,終于完成了這件事情,她卻幾乎要忘記了自己過來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看段清歌一眼。

                        不知道他睡沒睡,睡的樣子怎么樣,這個時候所有人應該都歇下了,她這才鋌而走險。

                        段清歌還在房中練功,驅散自己心中的雜念,總是有一個身影揮之不去,雖然他只是看到了最最朦朧的樣子。

                        那天在聽雨軒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感到的時候月娘已經被滅了口,何人指使不死人的事情至今都沒有露出水面。他也是實在不小心才會被人暗算,那日若是沒人救他,怕是他也會命喪當場了。

                        原本安靜的院子里,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段清歌心中一緊,馬上收回了自己的功力!以段清歌的修為,只要是他醒的時候,這院子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自然能夠知道,只不過這偷偷進入的洛青鳶沒有意識到罷了。

                        段清歌沉了沉眸子,這么晚了,會是什么人來到這里。這整個青云山莊都知道段清歌喜歡清靜,若是沒有特別的事情,不會過來吵他。

                        還有就是,若是有了重要的事情,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輕描淡寫,似乎故意掩蓋,但是掩蓋的不徹底。

                        青云山莊下面有結界,想要進入根本就是難如登天的事情,怎么可能會隨隨便便的有外人進入,青云山莊又不會發覺。

                        總之事情蹊蹺,段清歌一個飛身而起,直接來到了門外,似乎沒有給門外之人一點準備。

                        洛青鳶還在雀躍,大門突然之間打開,一個白色的身影沒有任何預兆的落在自己的身邊,英俊,沉穩,一雙眸子如星辰一樣深邃,緊緊的盯著還帶著笑意的洛青鳶。那一瞬間段清歌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詫異,冷聲問道:“這么晚了,你怎么會在這里,來做什么事情?”

                        很顯然,段清歌這短短的話語,充滿了懷疑!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