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5章 若是再有下次你們就等著陪葬

    • 作者:冬天的小溪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224

    面具男子見狀,連忙上前在她胸前點了一下,逢月便沉沉睡去。他也不耽擱,立即從床頭取出銀針,扎了她幾處大穴,過了一會兒,待到毒素都被逼至手臂處,他才拿來了碗。將她托起,扎破了她的左手五指,黑血緩緩流出,直到血水漸漸轉為紅色,這才將她放下并且手替她包好手指。

    看了看那十個被包得胖胖的手指,哀嘆一聲,只怕是明日等她醒來,就要遭罪嘍

    深夜,丞相府內,“夫人,奴婢去看過,那丫頭今日不僅喝了那碗湯,而且還帶著白芷丫頭偷偷溜出去了,直到現在還未回來,如果不出意外,怕是已經”一個老奴彎腰低低地說著。

    “你倒安排得妥當,沒想到這丫頭自個兒跑出去了,也省的我相府麻煩了。做的不錯,有賞?!必┫喾蛉藢χ~鏡里倒映的人影露出魅惑般的笑容。

    就在她們以為逢月已經喪命的同時,葉妃也已經接到消息,逢月中毒獲救已經平安無事,“若是再有下次,你就等著陪葬吧!”

    黑衣人一頓,點頭稱是

    葉妃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下,坐在案前揉了揉發痛的額頭,她絕對不能讓逢月死,至少暫時不能。就算不是為了她的姐姐,也要為了那個寶貝,那個無價的寶貝,若是再拖下去,只怕會讓更多人知曉這個秘密。她必須要快才行,否則,遲則生變

    逢月再次醒來時,天已經大亮,陽光從窗子的縫隙處鉆了進來,一眼望去,色彩斑斕。全身都透著舒適的感覺,她知道,賴床的毛病又要出來了。

    不過思緒漸清,突然想到了白芷,她在這兒,那白芷在哪兒?不行,她得出去看看。

    剛起身床邊上的手指就傳來一陣刺心般的錐痛,她抬起手一看,五個指頭都被包了起來,更讓她可氣的是,還不是一只手。

    “天殺的,太過分了~~~~~~”

    一陣咆哮聲穿透院子,正好在外面候著的白芷聽見了,飛一般地了跑進去。

    “小姐,你沒事了?太好了,嚇死我了”

    白芷趴在床前嗚嗚地哭著,想必這次的事情也的確是嚇著她了,本想著安慰她的,可是剛一抬手又看到了她可愛的指頭,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白芷,我問你,給我看病的那個人呢?”

    “既然有力氣叫了,那就說明你已經沒事了嘛!”

    逢月抬眼一看,門邊果然斜靠著那個該死的面具男。

    “你就是這樣給我解毒的?”她舉起被包著的手指,氣憤地問道。

    面具男子笑了笑“你真聰明,不錯,我就是這樣給你解毒的,不然你以為你能這么快就好了?還能在這里叫?”

    她會信嗎?顯然不會,她看他的樣子,分明就是有意的,當她傻子???他說的話要能信,諸葛亮都能活過來了。

    “好了,既然姑娘你已經無事了,那就趕快離開吧!要不離開也行,交房錢,飯錢,藥錢。嗯,大概一千兩吧!”面具男子細細地算著,仿佛沒看到她那睜大的雙眸。

    比她更吃驚的是白芷,此時她的嘴巴絕對能噻下一個雞蛋了,一千兩,她想都不敢想的數目??!

    “算你狠,白芷,我們走,立刻?!狈暝職夂艉舻?,甚至沒發覺面具男子剛剛說的姑娘二字。

    剛掀起被子,手指又傳來一陣疼痛,“啊~~~~疼死我了”十指連心??!逢月不停地吹著手指,就算是皮肉之苦也比這來的爽快吧!

    “小姐,小姐慢點兒”白芷回過神來說道。

    看著這一幕,面具男子不禁笑了笑,要說故意嘛,他的確是故意的,原因就是他覺得她的手太粗糙了,看不慣!好吧!他承認他是無恥了點,不過也就那個方法最快而已。

    “這個是凝霜露,抹在你的手上可以緩解疼痛,而且這個還有美膚的作用哦,瞧你那雙手,倒是可以抹抹?!迸尽麑⒁粋€小瓷瓶扔給了她,轉身離去。

    她的手?逢月看了看,好像是挺粗超的,至少沒有她以前的手好看。既然如此,那她勉強接受了吧!

    剛下床才想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唉她還能說什么呢?

    收拾好后,雖然頭還有些微微的暈眩,不過相比之前,已經好上太多了,沒有猶豫,帶著白芷就離去。她必須快點回去,這次的事情如果她還能容忍,那么她還不日直接去死了算了。

    在她離去后,一個人影緊緊地佇立在原地。連個招呼也不打,真是個不知禮數的丫頭,話雖是這樣說,可那嘴角的笑意卻久久不散

    在逢月剛回到相府的時候,正好見著一行人正在搬著她房間的東西,那些東西她都熟悉,正是葉妃賞賜的那些。

    眼眸微瞇了瞇,緩緩地走近,“是誰允許你們動的?”

    逢月淡淡地吐出,目光卻放在一個滿臉橫肉,鼻孔朝天的老奴身上,她認得,這個老奴婢就是夫人跟前的,如果沒錯的話,應該很受寵吧!那么

    老奴回過頭來,起初還真沒認出來這個一身俊俏的男子,可是再那么一看才知道原是逢月,立即驚得說不出話來。

    按理說,她不是應該死了嗎?怎么還好好的?她親自下的藥讓人給了白芷,也看到她喝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還好好的呢?

    正在發愣間卻見逢月已經到了跟前,還未來得及說話,脖子卻已經被人扼在手中,連喘息都變得異常艱難。

    白芷嚇得捂住了嘴巴!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其他的兩個丫鬟早已驚慌地放下了原本拿著東西,其中一人目光轉了轉,看樣子應該是準備去通風報信了。

    不過白芷這次卻下定了決心,繞到了她的面前,雙臂張開,阻止了那人的腳步。

    “月大,大小姐,饒命啊~”她艱難地說著,喉嚨已經開始變形了。

    只可惜,她的求饒并沒有換來一點憐憫,“我有沒有說過,不要碰我的東西?”

    殺氣,絕對的是殺氣,只見老奴瞳孔瞬間放大,一道斷裂的聲響傳來,再看時,那老奴的脖子已經歪垂在一邊了,睜大的眸子還露著驚慌與恐懼。

    她甚至連一個反抗都做不到,最后的話也被盡數吞回了肚子里。逢月隨手甩開了那具已經沒有了生氣的尸體,拿出錦帕擦拭著手中沾到的血漬,隨即扔到那老奴的臉上,正好蓋住了她死不瞑目的眼睛。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