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4章 中毒

    • 作者:冬天的小溪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250

    逢月當然知道白芷是為了她好,不過她一向最討厭別人有什么事瞞著她不說,遮遮掩掩的。那樣,她會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被蒙在鼓里的傻子,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不知道該做什么。

    “好了,下不為例,我不希望以后再有這樣的事出現?!?/p>

    “是——”對于逢月突然變得凌厲的語氣,白芷并沒有覺得奇怪,可能是她漸漸地已經習慣了這個落水后的小姐了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逢月這才抬步繼續走著,可沒走兩步,卻突然感覺到眼前一黑,天旋地轉般的感覺頓時讓她連腳也站不穩了。

    “少爺——你怎么了?”

    白芷連忙上前扶住了搖搖欲墜的逢月,這才讓逢月得以緩緩,可是胸口卻隱隱傳來一陣疼痛,難道是心中猛然一驚,可惡,心中涌起無盡的憤恨。

    “快,扶我去看大夫?!?/p>

    “看大夫?哦哦?!卑总瓶戳丝?,靠近賭坊旁邊正好有一家,隨即攙著逢月趕緊過去,卻沒想到剛走一段路,卻見著逢月口中噴出一口黑血,隨即再也站不住腳,倒了下來。

    “少爺,少爺?!卑总瓶粗叵卤魂柟庹盏镁К摰暮谘?,再傻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了。再看看逢月此時的臉色已經蒼白,嘴唇也泛著幽光的黑紫色。

    心中大驚,猶如什么東西,即將失去般,淚水潸然而下,旁邊已經越來越多的圍觀群眾,不停地指指點點。說些什么,她此時已經完全聽不見了,此時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小姐死,哪怕上刀山下火海。

    她俯下身,背起已經昏迷不醒的逢月,正想往那醫館趕去,卻被一人攔住了道兒,心下不由地怒火頓起“快給我讓開?!?/p>

    伴隨著哭腔的叫喊并沒有讓眼前的大漢讓步,反而手一揮,將背上的人給接了過去。因著主上吩咐,此人不同于一般人,要他小心些扶著,所以他也僅僅是架著她的胳膊。

    身后的白芷見狀,偏偏不依不撓地跟著,想要回自己的小姐?!澳闶鞘裁慈?,快放開我家少爺,不然我可就報官了,快放開,快放開?!?/p>

    白芷不停地捶打著眼前的大漢,擾的那大漢也煩透了,厲聲喝道:“你再鬧下去,你家少爺可就真沒命了?!蓖崎_她,徑自往走到一條小巷,那里早已有人等候,只見他架著逢月進了那個門里,白芷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在關門的瞬間擠了進去。

    夫人,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小姐平安無事,只要她沒事,她愿意用十年的壽命來換。白芷靜靜地仰望天空,默默地祈禱著。

    “主上,人已經帶來了,看樣子應該是中了毒才是?!狈讲诺拇鬂h放下逢月,恭敬地說道。

    男子走近掃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逢月,淡淡地道:“你出去吧!”

    “是——屬下告退?!?/p>

    大漢聽命退出了房間,正巧遇到淚眼婆娑的白芷,不禁一陣頭痛,這會兒想繞過去已經不可能了,只要主動上前說道:“要想你家少爺無事,就給我安靜點,老老實實地待著?!闭f完便不再多話,徑自離去。

    白芷心中委屈,又擔憂著小姐,一雙眼,淚水就沒斷過,坐在臺階上,靜靜地等候著。

    房內,男子托起毫無意識的逢月,往她嘴里塞了一顆藥丸,一抹喉嚨,藥丸便已經被咽下。待到時間差不多時,他又取出了銀針在她身上扎了幾處大穴后,又將她的右手五個指尖扎破。

    黑色的污血緩緩流出,床上的逢月卻是一身冷汗,她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圍繞著她,森冷而又可怕,她想睜開眼,卻怎么努力也沒用,動彈不得。

    手指的黑血還在流著,速度卻變得緩慢了許多,待到差不多時,男子這才將她身上的銀針收起,又替她將將手指一一包好。

    暮色漸濃,只余下天際一道火紅的彩霞,地下,做著一個嬌小的身影,周身充滿了悲傷的氣息,目光直愣愣地盯著前方不知什么東西在看。

    男子走出來就看見這么一個場景,這丫頭倒也忠心,不枉她對她這么好了。眼角滑過一處微微停留了一下,吩咐了一聲下人,又轉身回房去。

    直到深夜,逢月覺得口干舌燥,這才悠悠轉醒。入眼的是一個雅致的房間,淡藍色的幔帳,以及擺設得敲到好處的裝飾,無一不證明著這個房間的主人是個文雅之人,莫非是個美人兒?因為這明顯不是她的破房間??!

    “醒了?”

    一道慵懶的聲音傳來,耳熟哈,逢月心里正想著,就看見一個面具男子進入視線當中,那嘴角翹起的弧度讓她特別的不舒服。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這兒?”她剛想起身,一陣暈眩傳來,又倒了下去,直到片刻過后才緩過來。

    面具男子笑了笑,“你現在虛弱得很,最好不要動?!北凰帕四敲炊嘌?,不虛弱才怪。

    聽了男子的話,她大概也有了個了解,“是你救了我?”

    男子點了點頭

    “謝謝了”逢月微微一笑,可是還沒當她把笑容擴散的時候,這個家伙卻說出了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既然你醒了,那就趕快付錢吧!”

    “什,什么?付錢?什么錢?”

    面具男子正了正身形,“你的診費,外加睡在我這里的房費?!?/p>

    “什么?你這是坑我?我又沒讓你救,是你自己救我的,要錢沒有,要命還有半條?!?/p>

    這個腹黑男也太過分了,上次坑了她那么多錢不說,這次還問她要,本來僅有的一點好感,現在也徹底地蕩然無存了。

    “唉就知道你不會給,所以呢!我已經拿了?!泵婢吣凶訌膽阎刑统鲆粋€錢袋,拿出里面一疊銀票,甩了甩又放進自己的懷中。

    “你,你這個混蛋,我,這仇,小爺我跟你是結定了?!眱汕砂?!兩千兩,她早知就不帶這么多了,下次出門一定要少帶點。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她怕她會忍不住撕了他,要知道她賺錢很不容易的。

    “笑話,這里可是小爺我的房間,你居然要我出去?”面具男子驚訝道。

    他的房間?一提就生氣,貌似他剛剛說了房錢吧!

    “我付了錢的,現在這間房就是我的,你給我出去?!彼幌氲侥敲炊噱X是就痛心吶!

    心疼,絕對的心疼,此時她已經被氣得無力動彈了,心中一口怨氣始終消散不了,她能感覺到身體里的血液都在膨脹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