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71章 母子

    • 作者:清幽致遠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631

    從頭到尾夏甜甜想要的都只是個機會。

    一個鄭允無法對她出手,而她又可以一擊斃命的機會。

    她知道就算鄭允一直是背對她的,也不代表這只女妖就對她沒有防備。

    一個精通道門術法的煞妖,夏甜甜并沒有跟她硬碰硬的自信。

    畢竟她現在可是掛著兩個人的命,再小心都不為過。

    所以她故意讓鄭允以為她想放周易出來,刻意把目標放在結界上。

    鄭允不是周易的對手,就勢必會阻攔她。

    誅妖劍氣勢凌厲,她又是正統修者,要破開結界太輕松了。

    鄭允如果不想被她意外損毀結界,最好的辦法就是防守。

    牢牢固固的把結界保護起來。

    而她精通道術,最優先的選擇就一定是施法,任何術法都是需要時間的,就算只需要幾個呼吸,那也是夏甜甜的機會!

    所以她在土墻豎起后,毫不猶豫的就調轉劍鋒,直接捅了鄭允。

    但就算是這樣,夏甜甜也是用秘法強行提升了實力了,她現在經脈紊亂,靈力就像是脫韁的猛獸,在她體內亂竄,每一口呼吸都撕心裂肺的疼。

    但她覺得很值!

    “我絕對不會讓他因為我束手就擒!”夏甜甜喜歡夜宸,但也從來沒想過要做他的弱點。

    鄭允的實體肉眼可見的潰散了一瞬,白皙嬌美的容貌開始坍塌,豐盈的軀殼也像是瞬間被抽干了,終于徹徹底底的顯露出了妖形。

    成了夏甜甜第一次見她時的樣子。

    那個在手機里抓撓著屏幕,瘋狂猙獰的模樣。

    夜宸趕到的時候正好聽到了夏甜甜的話,他的眸光一深,腳步凌亂了一瞬,顯得錯愕又迫切。

    他身后還跟了一個人。

    那人看著在夏甜甜劍下掙扎嘶吼的鄭允,不管不顧的撲了上去一把推開夏甜甜,把已經瀕死的女妖抱在懷里,急迫的問道:“怎么樣?還撐的住嗎?……你等我……我會救你……”

    夏甜甜本來就是強弩之末,根本抵不住成年男人推搡的力量,夜宸見狀連忙瞬移過來,堪堪在她倒地之前把人接住。

    “鄭陽,你是不是瘋了?”夏甜甜現在說話都跟漏氣似的,但她還是拼命的撐著夜宸的胳膊坐起來,紅著眼睛質問抱著女妖的男人。

    “你知道什么!”鄭陽厲聲質問著,手足無措的扶住女妖,“你知道她為我做了多少事嗎?!”

    夏甜甜簡直想撬開他的腦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塞滿了漿糊:“她是只妖!作惡多端,殺人無數的妖!”

    原本已經丑陋起來的女妖,在他的懷里卻逐漸又變回了貌美的模樣,看著鄭陽的目光里滿是慈愛……

    慈愛???

    鄭陽哭著把臉貼在女妖額頭上:“她也是沒有辦法……為了保護我們,她付出的太多了……”

    鄭陽的靈力源源不斷的傳進女妖的身體了,女妖的臉上明顯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在干什么?”夏甜甜也是被這個發展弄懵了。

    修者的靈力跟妖的煞氣根本就不是個體系,鄭陽這么把靈力灌進去是嫌棄這妖死的不夠快嗎?

    夜宸提醒道:“鄭陽已經不算是正統修士了?!?/p>

    “……”夏甜甜指尖一顫,想起天穹門里那個胡子白花花的掌門,登時頭都大了。

    “別救我了?!钡嵲试谏晕⒒謴鸵稽c,能夠開口之后就馬上制止了鄭陽,“你好不容易才能聽見,別浪費了?!?/p>

    夏甜甜想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可能:“鄭允把之前吞噬的魂魄之力全都給你了?”

    所以鄭陽才恢復了聽覺,實力也一日千里。

    但是為什么???

    這么舍己為人的妖?有毒吧!

    夏甜甜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好一會兒才突然發現什么:“夜宸,你覺不覺得他們長的有點像?”

    終于發現了,夜宸無聲的嘆了口氣,遲鈍成這樣,簡直讓他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個時候鄭允卻突然從鄭陽懷里掙扎著坐起來,她面目柔和,情緒看起來也很平穩。

    “小陽,你把我的魂魄收起來,帶回去交給你師父贖罪?!?/p>

    鄭陽手一抖,靈力頓時難以為繼,臉色也霎時變得慘白:“你在說什么?”

    “你現在靈力不純,就算回去了肯定也會被嚴懲,你把我封印了,至少還能將功抵過?!编嵲蕷⒘颂嗵嗟娜?,封印她絕對是大功一件。

    她這是為了鄭陽寧可被封印起來永遠遭受折磨啊。

    夏甜甜有點看不下去了:“……我怎么跟看了個虐戀悲劇似的?”

    夜宸:“……”

    悲劇是真的,但虐戀還真沒有。

    至少沒有戀。

    “聽話?!编嵲示拖駥Υ⒆铀频?,輕輕的揉了揉鄭陽的腦袋,然后轉頭看向夏甜甜,“這些事都是我做的,與他無關,這么多年我也累了?!?/p>

    “你們……到底是?”夏甜甜有點牙疼,覺得自己像個棒打鴛鴦的大壞蛋。

    也許是到了這個地步,鄭允也沒什么隱瞞的心思了,反而慢慢的說起她的過往。

    “他是我兒子……”

    夏甜甜:“?。。?!”講點道理行不行!鄭陽他爹媽還好好待在鄭家呢!從來沒聽說過鄭陽是領養的好不好???

    “那時候朝廷動蕩,民不聊生,到處都在征兵打仗,再多的金銀玉石都換不來一口飽飯,小陽就是被活活餓死的……是我沒用,修行了那些年,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夏甜甜一臉懵逼,我是誰,這是哪兒,發生了什么……

    “到現在……也有六百多年了吧?!编嵲仕坪跏浅两诹诉^往里,自顧自的說著。

    夏甜甜:“……”六百年?!鄭陽才二十??!這老來子還真的夠老的。

    不對??!妖怎么可能生孩子!

    夜宸看不下去了,他貼在夏甜甜耳邊低聲道:“鄭陽是她兒子的轉世?!?/p>

    哦,這樣啊。

    夏甜甜已經被這個神展開驚呆了。

    后來的事情就是傳統的兒子夭折,母親自殺,然后憤怒黑化,一次又一次的找到兒子的轉世,保護他平安喜樂。

    為此不惜墮入深淵。

    夏甜甜垂下眼簾,她的眼圈已經紅了。

    夏甜甜一直都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善惡對錯,所以對于鄭允的過往,她是同情的。

    但她又不能同情,因為鄭允為了達成目的,害死的人實在太多,同情她,那些人又該怎么辦呢?

    那么被鄭允吞噬掉的,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啊。

    她的兒子被她用心呵護著,但那些人卻全都灰飛煙滅了。

    這樣的殺孽,根本就不是用悲慘的過往就能抹平的。

    “他現在有自己的親人,愛護他的父母,用心教導他的師父,照顧他的師兄弟?!毕奶鹛鹜蝗焕潇o了下來,“鄭允,他已經不是你兒子了,你的執念到底是想保護他,還是僅僅只是因為你自己愧疚?”

    鄭允聽了這話,下意識的就去看鄭陽:“……你也是……這么想的嗎?”

    鄭陽驀的沉默下來,對鄭允他當然是感激的,知道她為此付出了多少,所以哪怕清楚這只妖罪孽深重,也沒辦法去責備。

    但夏甜甜的話……很對。

    哪怕到現在他也不覺得自己是鄭允的兒子,他的父母很好。

    夏甜甜暗暗松了口氣,又道:“你做的這些事,因果輪回,一筆一筆都是要清算的,不止是你要還,作為一切的‘因’,鄭陽也要換?!?/p>

    她的眉眼疏淡,卻言辭如刀。

    “鄭允,你到底是在害他,還是在保護他?”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