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9章 靈魂的聲音

    • 作者:清幽致遠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189

    夏甜甜在進這個公寓之后就已經仔細檢查過了。

    本以為能把寧果兒嚇成這樣,事情怎么都不會太輕松。

    意外的是……夏甜甜什么都沒發現。

    她修道的天賦奇高,對煞氣的敏感程度遠勝于普通的道士,但在這里,她確實什么都沒發現。

    這件公寓很干凈。

    各種意義上的干凈,肉眼可見的或者不可見的,一點臟東西都沒有。

    夏甜甜煩惱的皺了皺眉,如果是平時,她肯定是相信自己的判斷。

    可是夜宸的種種表現都證明了這里絕對不會什么都沒有。

    寧果兒是典型的乖乖女,幾乎從不熬夜,所以哪怕是被嚇唬到這種程度,夜深的時候還是抵不住困倦的侵襲,她坐在餐桌邊,用手撐著頭,困得腦袋一點一點的。

    “果兒,你回房間去休息吧?!毕奶鹛鸩蝗绦牡膭裾f道。

    寧果兒揉了揉眼睛:“……對不起,我睡著了?!?/p>

    請別人來幫忙,結果自己先睡了,這讓寧果兒有些歉疚,可她實在是太累了,從出事開始她就沒睡過一個好覺,現在身邊有了可靠的人,心情放松下來,自然就困了。

    “沒關系,你去睡吧,這里有我們?!毕奶鹛鹫f到這稍微頓了下,她抿著唇,似乎有點糾結,最后還是遲疑的開口,“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讓程宇航陪著你,不關房門就行了?!?/p>

    她對寧果兒的性格多少有點了解,通常情況下,別人提出來的建議,只要是不觸及底線,她一般都會同意。

    果然,溫婉的少女只是羞澀的點了下頭:“那就麻煩程先生了?!?/p>

    夜宸閉著雙眸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從頭到尾沒有朝這邊看一眼,直到感覺到身邊的沙發墊子有了輕微的下陷,他才淡淡的開口:“你有事情想問我?!?/p>

    他說的很篤定,顯然不是個疑問句。

    “嗯……”她是刻意把寧果兒和程宇航支開的,在她眼里這兩個都是普通人,本來就不該過多的牽扯進這些事情里。

    “她才是當事人?!背耸ダ碇侨珣{煞氣支撐的妖,正常情況下妖都會選擇與自身有關的人去糾纏,所以在夜宸看來,寧果兒才是事情的突破口。

    “我知道,但是……”

    “來了?!币瑰繁犻_眼截斷她的話頭。

    隨著他的聲音消失在靜謐的空間里,光潔的地板上如同發芽藤蔓一般浮現出一層類似于根莖的東西,密密麻麻的纏繞住每一塊地磚,然后再順著地面爬到四周的墻壁上,最后是天花板。

    夏甜甜感覺自己宛如置身于一座密不透風的森林,額角慢慢的滑下一滴冷汗。

    但她的驚訝僅僅只出現了一秒,緊接著迅速站起身準備往寧果兒所處的臥室跑,可她的腳還沒來得及邁出去,就被一手冰涼的手捏住了腕骨。

    毫無溫度的觸感讓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再等等?!蹦腥说穆曇暨€是一貫的沉穩可靠,夜宸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了起來,右手正松松的箍著她的手腕。

    白熾燈的光映射在夜宸的臉上,男人白的幾近透明,夏甜甜再一次清楚的認識到。

    他……并不是人類。

    大概是為了減少恐懼,寧果兒回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公寓的燈從里到外全部打開。

    此時,玄關的燈卻發出微弱的滋滋聲,像是最后發出最后的嘶鳴一般,然后驀的暗了下去。

    玄關突然熄滅的燈像是某種征兆,緊接著就是客廳,廚房,陽臺,茶室,最后停在了臥室門口。

    這個情景看起來就像是有個人在公寓中漫步,然后逐一把房間里的燈一個一個的全部關掉。

    夏甜甜的手心里浸出了一層薄汗,她本能的收攏指尖,回握住夜宸。

    她本來不該感到害怕的,活到二十歲,消散在她手上的妖不計其數,但現在夏甜甜確實真切的感覺到了緊張。

    因為哪怕眼前的景象不正常到這個程度,她也沒有感覺到丁點煞氣。

    還是什么都感覺不到……

    意識感覺不到煞氣,肉眼反而能看見。

    這在夏甜甜的認知中是無法理解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除了隱約從半掩的臥室門內透出的燈光,整間公寓都陷入了黑暗。

    臥室的光就像是黑暗中的指示燈一樣,緊緊的俘獲了夏甜甜的視線,她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臥室門,空閑著的手已經掐出了法訣,時刻準備著出手。

    但一切不正常的事物都在這瞬間靜止了下來,就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按下了暫停鍵。

    半晌,夏甜甜遲疑的動了下被夜宸牽著的胳膊:“……你有沒有聽見哭聲?”

    黑暗對夜宸的視覺是沒有影響的,他側過頭詫異的看了夏甜甜一眼。

    他是知道夏甜甜天賦不錯的,但也沒料到會不錯到這種程度。

    連這樣虛弱的,來自于靈魂深處最輕微的悲泣聲也能聽見。

    “她一直在哭?!睆囊瑰诽みM這個公寓開始,他就能聽見,一直一直……

    “妖……也會哭嗎?”這是夏甜甜第一次聽到妖的哭聲,她聽過屬于妖的各種聲音,嘶吼的,凄厲的,憤怒的,但唯獨沒有聽到過哭泣的,而且還是這種哀傷痛苦的低泣,只是聽著就讓人心里泛酸。

    “妖不會哭?!币瑰钒腙H著眼眸,凝望著佇立在臥室門外那個模糊不清的單薄人影,“這是靈魂的聲音?!?/p>

    是妖在快要消失前,靈魂本能的最后悲鳴。

    夏甜甜掐著法訣的指尖慢慢的僵住了,最后索性垂下手臂,停止了所有動作。

    面對會發出這樣聲音的靈魂,她沒辦法毫不猶豫的抹殺。

    一直無聲的臥室里突然傳來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響,夏甜甜猜應該是有人掀開了被子。

    “……阿靜,是你嗎?”膽小的寧果兒青白著臉跑到臥室門口,她望著空無一物的虛空,對滿屋的藤蔓虛影視若無睹,只是惶急的開口詢問。

    哭聲似乎更大了一點。

    夏甜甜已經做好了隨時保護寧果兒的準備。

    但所有的異象卻又消無聲息的消失了,滿屋的藤蔓退潮似的一點一點消弭,除了燈還暗著,一切都和最初沒有任何區別。

    寧果兒膝蓋一軟跪坐在地上,捂著臉痛哭出聲。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