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8章 死神

    • 作者:清幽致遠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349

    寧果兒說的家并不是指寧家的老宅。

    而是她自己另外在外面購置的住處,她性格綿軟,為了培養獨立性,所以很早就搬離老宅自己出去單獨住了。

    整潔明凈的公寓里,四個人圍坐在餐桌上,桌面零散的鋪著幾張塔羅牌。

    不止是寧果兒,連夏甜甜都沒搞明白,為什么人家找的是她,結果人卻全來了。

    “……怎么可能?為什么又是這張?!背逃詈诫y掩訝異的把手上的牌面翻轉給另外三個人,“第七次了……逆位倒吊者?!?/p>

    意味著……無謂的犧牲。

    氣氛死一般的沉寂,之所以會一直抽下去是因為半吊子程宇航不肯信邪,又太想安慰惶惑不安的寧果兒。

    結果卻起了反作用。

    這怎么看都不像是吉兆。

    夏甜甜對這種西方占卜沒什么好感,準確的說她對任何預言或者占卜都沒有好感:“不用在意,就他這個水平,算的準才有鬼了?!?/p>

    “……嗯?!边@種時候,哪怕是寧果兒再怎么溫柔,都沒辦法幫程宇航說話了,畢竟誰都不愿意接受不好的事物。

    “喂,老板娘!”程宇航不服的鼓了股腮幫,“一次可以說是我的問題,連續七次哎!”

    寧果兒的情緒頓時更壓抑了,幾乎快要把畏懼和恐慌寫在了臉上。

    “求你了,閉嘴行不行?”夏甜甜無奈的抬手在程宇航后腦勺上糊了一把,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去看滿面沮喪的寧果兒。

    “……”程宇航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他喪氣的捂著腦袋,一屁股坐回凳子上,視線落在塔羅牌上,“老板娘,要不我給你算一算?”

    絕對不能被小看了!非要給夏甜甜見識見識他的水平不可。

    “不用?!毕奶鹛瘐酒鹈夹?,果斷的表示了拒絕。

    看她這樣,夜宸在旁邊低低的笑了一聲:“給她算?!?/p>

    程宇航二話不說就開始洗牌,然后就期待的看向夏甜甜:“老板娘,切牌吧?!?/p>

    “我說不要,你聽不懂嗎?”夏甜甜被他這個稱呼叫的腦仁疼,語氣也帶上了濃濃不悅的。

    “可是老板說你現在說了不算啊?!背逃詈截Q起食指在下唇點了兩下,幸災樂禍的說道。

    夏甜甜深吸了口氣:“我不相信這種東西?!?/p>

    “你害怕?”男人的聲音低沉沙啞,夜宸抄著手靠在椅背上,語氣稍微有點兒不懷好意。

    他顯然比程宇航更懂得怎么拿捏夏甜甜。

    夏甜甜也猜到了這是個再明顯的激將法,但性格原因卻不允許她輕易示弱:“誰害怕?”

    她利索的從牌堆上面抽出一疊放在程宇航面前,又分出一疊放在自己面前。

    “滿意了?”

    程宇航眉開眼笑的點了點頭:“老板娘很懂嘛?!?/p>

    塔羅牌的切牌方法是有講究的,光看夏甜甜的動作就知道她對此并不是一無所知。

    “……”

    接下來夏甜甜就讓程宇航認識到了什么叫不按理出牌,她在程宇航把牌重新堆疊好,呈扇形鋪好之后,就二話不說直接伸手抽了一張,然后翻轉過來直接看了一眼。

    “……這樣不行的??!”程宇航反應還是慢了一步,試圖阻止的手剛伸出去,夏甜甜就已經看完了牌,“不行,不行,這次不算?!?/p>

    夜宸卻發現夏甜甜的指尖從拿到牌開始就微微的發著顫,雖然幅度很小,但陰陽妖王的眼力比凡人實在好太多了,他甚至能記住她顫動的頻率。

    “我再去檢查一下?!毕奶鹛鸢雅泼嫖嬖谡菩?,顯然沒有給別人看的打算,看似隨意的交代了一句,就扭頭走了出去。

    說是檢查,夏甜甜去的方向卻是陽臺。

    夜宸拉開椅子:“我去看看她?!?/p>

    “好歹把牌還給我啊……”雖然不知道原因,程宇航卻隱約有種做錯了事的感覺,聲音無比氣弱。

    夜宸出去的時候,夏甜甜正盯著塔羅牌發呆。

    看到他出來,夏甜甜的指尖無意識的緊扣住牌面,神色倔強:“你出來干什么?”

    “檢查一下?”夜宸挑起眉梢,稍顯嘲諷的反問了一句,他的目光隨意的從牌面上掃過,“是死神?”

    “……既然猜到了就不要問了?!毕奶鹛鹜蝗恍度チ藴喩淼牧Φ?,整個人頹然的仰靠在陽臺的圍欄上,“我從小到大,無論是東方的算卦,還是西方的占卜,都沒有拿到過吉利的?!?/p>

    “下下簽也好?!彼龂@了口氣,把牌面翻過去給夜宸看,“死神也好,都不是第一次了?!?/p>

    就像是被詛咒了一樣,根本就不需要嚴苛的流程,也不用什么虔誠的詢問,只要是她自己抽的,就一定是這個。

    “但是依然活到現在?!币瑰凡林募绨蜃哌^去,面向外面,“然后遇到了我?!?/p>

    夏甜甜苦笑了一下:“如果你的性格不是這么討厭,我大概會對你感激涕零?!?/p>

    別以為她不知道,夜宸今天之所以沒完沒了的給她添堵,絕對跟她之前那個關于‘兒子’的玩笑話脫不開干系。

    夜宸的目光定格在夜空中某處,頭也不回的開口:“是因為你給我添麻煩?!?/p>

    他倒是把夏甜甜的心思猜的很準,這話說的就像是在回應她的猜測似的。

    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夏甜甜一向是比較坦然的,她隨意的攤了攤手:“所謂守護,不就是幫我解決麻煩嗎?”

    “你覺得妖是什么?”夜宸的視線一直沒有轉回來,反而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夏甜甜倒不覺得這個問題突然,反而是認真的思忖了片刻:“另一種存在形式?!?/p>

    似乎是覺得他這個回答很有趣,夜宸低啞的笑了一聲:“作為一個修道者,你的觀點很不合格?!?/p>

    在正常的修道者眼里,妖是異類。

    而人類信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

    夏甜甜的話卻等于是認可妖類存在的,這大概也是她會接受認可夜宸的原因之一。

    “凡事都有雙面性,人是這樣,妖也是這樣?!?/p>

    她除妖是依照煞氣來決定是殺還是度化的,正常情況下害人越多的妖,身上的煞氣就會越重。

    夏甜甜的目光落在夜宸身上,嘴角一抽。

    好吧,她眼前就有個例外。

    “進去吧?!币瑰忿D過身,眼角的余光掃過身后某處,率先走回了客廳。

    夏甜甜跟在他的身后,全然沒有發現她剛才倚靠過的陽臺上逐漸顯現出一塊斑駁的血跡。

    那塊血跡隨著他們漸行越遠,而漸漸擴散變大。

    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布滿了整個陽臺。

    屋內,程宇航剛剛把塔羅牌整理好,也從而發現了被夏甜甜拿走的那張是什么。

    他臉色稍顯凝重的呼出一口濁氣。

    “死神啊……”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