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章 我會守護你一生

    • 作者:清幽致遠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512

    離開古墓后,夏甜甜一直在尋找陰陽妖王的下落。

    只是,在古墓里因為大量消耗的精血,這讓夏甜甜處于虛弱狀態,而尋人的法陣是需要代價的,越是高階的物種付出的就越多,尋找一只陰陽妖王的下落,即便是現在的夏甜甜也有些吃不消。

    但,有些事不得不做。

    時至深夜,月色皎潔如玉,夏甜甜撤下了再次失敗的搜靈陣,疲憊的靠在庭院中的巨大槐樹之下,沁涼的夜風適時的安撫了她心頭的焦躁。

    “大小姐!”夏天銘表面上的私人保鏢夏伍跌跌撞撞的跑進院子里,大量的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涌出,濕濕嗒嗒的浸入土里,“不好了!快……快去救救先生……”

    “怎么回事???說清楚!”夏甜甜神色一凜,手上動手迅捷無比,拽住夏伍的胳膊出手如電,接連封住幾處大穴,又在他身上掐了一個凝血訣,說起來復雜,但夏甜甜做來也就不過眨眼功夫。

    止住血的夏伍粗喘了幾口氣,也顧不上其他:“古祭壇西南角封印的煞妖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跑出來了,先生想重新封印……”

    “怎么不早通知我!”夏天銘的道術到底是什么水準,沒有人比夏甜甜這個做女兒的更清楚了,當下怒斥一聲就朝古祭壇的方向跑了過去。

    *

    古祭壇與外面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夏甜甜剛一跨進去就被一陣凄厲的陰風刮的歪斜了下身體,精血的消耗是直接關系到根基的,眼下的她也不能保證能不能對付那只煞妖,但就算是拼了這條命,她也會把夏天銘救下來。

    虛空中似乎有無數鬼面掙扎糾纏在一起,發出一陣陣足以貫穿耳膜的嘶吼,與陰風攪和在一起讓夏甜甜體內運轉的靈氣驀地一僵。

    她已經看見了夏天銘,他的父親正躺在古祭壇下面生死不知,夏甜甜無暇多想招出誅妖劍對準虛空處狠狠劈了下去,陰暗黏稠的空氣似乎被劍上的金光劃開一道裂縫,煞妖凄慘的叫聲在耳邊回蕩,鬼面們不管不顧的朝夏甜甜站立的方面涌了上去,卻被綻開的金光燒灼的更加猙獰。

    夏甜甜趁機翻上古祭壇,扯下肩上的背帶把夏天銘一捆,直直甩了出去。

    候在外面的夏伍忙不迭的撲將上去把人接住,還來不及松口氣,就看見黑霧重新將古祭壇團團圍?。骸按笮〗?!”

    “帶我爸爸走!”

    夏甜甜的聲音從古祭壇深處傳來,到尾音的時候已經遠的幾乎聽不見了。

    這其實不是距離的問題,而是濃郁的妖氣阻隔了空間,略通道術的夏伍也明白這一點,但更多的是自知之明,猶豫片刻之后慎重的說了聲保重,就背著昏迷不醒的夏天銘遠遁離去。

    被圍困在重重妖煞中的夏甜甜機械的揮動著手中的誅妖劍,此刻的她已經模糊了時間概念,抬起的手臂也越來越無力,她閉了閉眼慘然一笑:“想不到竟然會死在煞妖手里,這回可是丟大臉了?!?/p>

    “確實丟臉?!贝┲棚L長袍的俊美男人突兀的出現在夏甜甜的身后,銀色的長發被凄風帶起發梢。

    冰涼的手掌握住夏甜甜的手臂,原本已經暗淡下去的誅妖劍登時金光大勝,將整個古祭壇都映亮了。

    夏甜甜的手被男人操縱著,輕飄飄的一揮,卻帶著萬鈞之勢,方才還志得意滿的大妖只來得及慘呼一聲就消弭在空氣中。

    “……怎么是你?”誅妖劍哐當一聲掉在地上,被松開鉗制的夏甜甜脫力的軟倒在地,眸子卻死死的盯著突然現身的大妖。

    一直追蹤無果的目標自己出現在了她面前,夏甜甜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用什么表情面對。

    被一直追殺的人反救了該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

    “你看起來似乎不太想見到我?”夜宸半俯下身,淡紫的眼眸與夏甜甜相對,半晌站起身作勢要走。

    夏甜甜伸出手拽住大妖的袖口,一臉正色:“多謝你救了我,但是別以為這樣我就不會抓你了?!?/p>

    “抓我?”夜宸拂開她的手,眼神輕蔑,“就憑連煞妖都斗不過的你嗎?”

    “……”被戳中軟肋的夏甜甜胸口一梗,差點噴出口老血來,“我這是意外!還不是為了找你,才鬧成這樣的???”

    “真巧,我也在找你?!?/p>

    大妖的容色實在是太吸引人,板著臉的時候就已經是無可比擬,現在稍微柔和一點就牽動的夏甜甜的心微微一跳。

    暗暗唾棄了下自己的膚淺,夏甜甜內心的小人拿著刀槍劍戟狂戳她的心臟,絮絮叨叨的告誡,清醒一點,清醒一點,這可是個陰陽妖王,還是靠煞氣成形的那種,再帥也改變不了他是個殺人狂魔的事實好嗎!

    做完心理建設的夏甜甜一抬頭就對上大妖稍待鄙夷的眼神:“……”

    她噎了好一會兒才憋出話來:“你找我干什么?”

    “跟你做筆交易?!?/p>

    夏甜甜心頭一沉,下意識的按住變回手環的誅妖劍:“我從不和妖做交易?!?/p>

    “你是生生世世的童子命,血肉對妖有致命的吸引力,能活到這個歲數已經是偷來的日子了,我可以讓你平安活到老死?!?/p>

    男人的語調毫無起伏,說的如同討論天氣一般輕松隨意,但夏甜甜的心卻緊緊的糾結成了一團,活不長是她最大的心結,她的父親從小到大不知道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才不過四十多歲就生出了白發,而她在修行上也從不敢有一絲懈怠,能活到今天全是仰賴她的道術有成,從小夏甜甜就知道她沒有放縱的權利。

    她的眉頭稍稍蹙起,眸中透出一絲哀色,半晌才開口道:“條件?!?/p>

    “在我需要的時候隨傳隨到,而我,會守護你,直到你死?!比祟惖膲勖鼘σ瑰穪碚f實在太過短暫,聽起來如同情深義重的誓言一般,對他來說卻也不過是消耗彈指一瞬的光陰。

    更何況……

    “你喚醒了我,這是你該得的?!?/p>

    夏甜甜怔了怔,這算什么?妖的報恩?!現在的陰陽妖王都這么懂事了嗎??

    “同意嗎?”夜宸臉上一閃而逝的蒼白被月光掩蓋,他眼底涌出不太明顯的血氣,這個女人提前喚醒了他,導致他力量不穩,只有跟在她身邊熬過這百年光陰才能保證他安全無虞。

    但被人牽制的感覺委實讓他有些不快。

    陷入沉思的夏甜甜卻并沒有注意到這些,腦海中一遍遍的回蕩著大妖方才的那句守護……

    他說他會守護她……一生……

    臉上突然感到一抹冰冷,她伸出手指劃過臉頰:“……我哭了?”

    “為什么哭?”夜宸意外的伸出手指蘸了一滴眼淚,神情莫測。

    夏甜甜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p>

    她無法解釋聽到那句話時心里莫名的觸動,和仿佛宿命羈絆一般的動容。

    沉默在古祭壇彌漫開來。

    許久之后,夏甜甜才撿起地上的手環重新套在手腕上,如水般清透的眼眸看向英俊的大妖。

    “只要你不做惡事,我就答應你?!?/p>

    夜宸眸光微閃:“成交?!?/p>

    高大與嬌俏的兩個身影在月光下糾纏在一起,帶著莫名的纏綿味道。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