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一章 妖王

    • 作者:清幽致遠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442

    驟起的狂風把夏甜甜的長發卷在半空中飛舞,古墓內飛沙走石,可視范圍僅僅只有眼前一米左右。

    夏甜甜渾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她在打開棺材外槨時不小心傷了右手,本來已經止血的傷口,現在卻像是被什么東西牽引著血液慢慢的沿著雕花細紋擴散出去,很快就爬滿了整個棺蓋。

    “甜甜!”

    夏天銘抬著胳膊遮在臉前,借著手電筒微弱的光線看向夏甜甜站立的位置,原本暗沉的棺木此時像是煥發出新生一般,在陰暗的墓穴里散發出詭異的紅光。

    “我沒事,爸爸你別過來?!毕奶鹛鸫藘煽跉?,她現在也拿不準到底發現了什么事。

    過往的經驗和周遭陡然升起的煞氣都在告訴她,這具棺槨里躺著的應該是個大妖,而且是妖圣級別的大妖!

    “便宜果然不是好占的?!毕奶鹛鸬吐曕止玖艘痪?,這次得到消息說A市C村有古墓現世,根據形制和年份推測,這個古墓非常有研究價值,她倒是對研究古墓沒什么興趣,但這里也許有東西可以救她的命,所以她不得不來。

    因為摸不準情況,夏甜甜并不敢把右手從棺槨上移開,畢竟這里除了夏家人還有許多戰五渣的考古人員,她用左手從腰包里掏出一支口紅旋開,用混雜了黑狗血的膏體在棺蓋上快速的描繪著。

    不管里面是什么東西都絕對不能放它出來,所以夏甜甜畫的是一個困靈陣,如果對方真的是個妖圣,以她現在的能力打肯定是沒得打的,只能選擇在對方徹底覺醒之前困住再圖其他。

    她布陣的速度并不慢,但棺材汲取鮮血的速度卻更快,在夏甜甜繪制到最后一筆時,檀香木所制的棺材突然從內部炸開,碎裂的木屑迎頭糊了她一臉,夏甜甜撤回手朝身后喊道:“全部退出去!快!”

    本就驚慌失措的考古人員這下徹底慌了手腳,一群人擠成一團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只有夏天銘遲疑的站在原地,他雖然是夏家家主,但于道術上實在是天賦平平,到了這個歲數修為還不如夏甜甜一半高,委實上不了臺面。

    上去吧,怕拖閨女后腿,不去吧,又實在放心不下。

    “爸爸,你倒是走??!愣著干什么?”夏甜甜彎下身躲在棺槨的側面,翻出繃帶把還在滲血的手掌扎住,然后邊朝夏天銘喊叫邊從腰包里掏了個化妝鏡扔了過去,“快走,遇到阻攔就把鏡子打開?!?/p>

    巴掌大的化妝鏡其實是夏甜甜的法器之一,誅邪的利器,最重要的是鏡面上刻了一道護身陣法,哪怕是陰陽妖王現世也至少能保住持有人十分鐘安全無虞,有這個時間作為緩沖,真的出了事,夏甜甜也趕得及救他。

    冰涼的氣息觸上夏甜甜的后頸,陰寒入骨的煞氣纏繞上了她的身體,整個古墓都像是被人按下了靜止鍵,所有人都保持著一秒前的姿勢僵在原地。

    “是你喚醒了我?”

    銀色的瑩潤發絲越過夏甜甜的頭頂,垂落在她眼前,從身后傳來的聲音低沉中夾雜著沙啞,就像很久沒開口說過話了似的。

    夏甜甜一扭過頭就先被驚艷了一下,身形修長的銀發男子,淡紫的雙眸帶著明顯的漫不經心半開半闔的凝視著她,俊美的五官如同被巧手工匠精雕細琢而成,一身華麗的古裝錦衣,如果不是沒有束發,夏甜甜幾乎要以為眼前的大妖是個古代帝王。

    她的視線不自然的游移了一下:“那個……我不是故意的,現在讓你睡回去,你愿意嗎?”

    “……”大妖的表情凝滯了一瞬,然后如同看弱智似的上下掃視了夏甜甜兩眼,“你說呢?”

    “真倒霉?!毕奶鹛鸬偷偷膰K了一聲,背在身后的手在卻暗搓搓的掐著法訣,她是真心覺得自己倒霉頭頂,妖圣已經夠可怕了,但眼前這個竟然是只陰陽妖王,而且還是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積年老妖。

    從大妖出現的那一刻,夏甜甜就感覺到了明顯的壓制,更何況能在瞬息之間控制住這么多人,不是陰陽妖王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夜宸神色淡淡的看著眼前的人類在他面前搞小動作,隨著這女人手指的不斷掐動,周圍的靈氣也慢慢的聚集了過來。

    “你這個年紀能修行到這個程度也算難得?!彼藨B隨意的振了振廣袖,古墓內僵直的眾人就瞬間軟倒在地,包括夏天銘。

    “爸爸!”夏甜甜手指一頓,臉上首次露出了明顯的驚慌,“你想干什么!”

    夜宸瞥了她一眼:“你安分點,我就什么都不會干?!?/p>

    “我是傻了才會信你!”夏甜甜并不是一個認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道士,萬物皆有善惡,何況是妖?但眼前這個大妖不同,他身上的煞氣實在太重了,這種程度的兇煞不殺萬萬生靈難以形成。

    相信一個視人命為草芥的妖,她還沒蠢到那個程度。

    夏甜甜褪下腕上的手環合在雙手之間,隨著她的兩手慢慢拉開,一道手臂粗的金色光柱在雙掌之間成型,最終定格成一把劍的形狀,手環化作了光刃上的劍鐔。

    “誅妖劍?”夜宸較有興致的挑起眉梢,似乎對眼前的危機毫無察覺。

    金光裹著濃郁的靈氣直直的劈向佇立在身前的大妖,男人卻微絲不動,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直到金光貫穿過大妖的身體,夏甜甜驚愕的愣在原地。

    “這怎么可能?”雖然從來沒有對上過陰陽妖王,但這么承受她一劍,絕對不可能毫發無傷,而且剛才的誅妖劍在碰到男人身體時,靈氣明顯渙散了一瞬。

    大妖似乎耐性還算不錯,聽到夏甜甜的疑問,竟還好心提醒了一句。

    “誅妖劍只能誅妖?!?/p>

    “可你不是……”他不就是妖嗎?!為什么誅妖劍會沒用?

    陡然消散在空氣中的大妖打斷了她未盡的話,周遭的兇煞之氣也隨著他的消失逐漸消弭,重新變回手環的誅妖劍當啷一聲掉在地上,打破了周遭凝滯的空間,軟倒在地上的人接連發出微弱的**聲,體質好點的已經醒轉了過來。

    “甜甜,你沒事吧?”夏天銘從地上爬起來,三兩步跨到夏甜甜面前,擔憂的看著面色呆滯的閨女。

    夏甜甜的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她會確定她從那個男人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妖力,擁有妖力卻不是妖?

    ……不可能。

    她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天馬行空的猜想:“我沒事?!?/p>

    夏甜甜現在也無心去找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于古墓的珍貴法術了,因為她的失誤喚醒了一只陰陽妖王,按照道門規矩,她必須得負責到底,否則生靈涂炭,就是她不得不背負的因果了。

    *

    S市一棟豪華別墅中,獨自坐在書房里的中年男人失手打碎了一只高腳杯,黏稠的紅酒流了一地,如同鮮血一般。

    “醒了?”他的手抖如篩糠,表情既恐懼又狂亂,“怎么會醒???為什么……提前了?”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