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8章 快樂總是如此的短暫

    • 作者:鳳舞之愛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16
    • 本章字數:3312

    她是誰?看這女子的衣著妝容,必是軒轅孝天的寵妃無疑,為何小六從沒向他回報過,宮中有這樣一個女人存在?她沒有絕美的容貌,又這般單純肆意,怎么能在這吃人的后宮中存活下去?又怎么能逃得過那個惡毒女人的毒手?

    “娘娘,您玩得全身都濕透了,快快回宮更衣吧,若是著了涼可怎么得了啊?!毕惭詪邒呖粗o語玩的一身濕,一著急,語氣不由就重了起來,這“玉妃”娘娘可是皇上的新寵,幾乎可說是后宮三千,獨寵一人身。萬一真要得個傷風感冒的,皇上若是怪罪下來,她們可別想有好果子吃了。

    花無語停下跳躍的腳步,低頭看著自己一團濕亂的衣裙,她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斂了起來。她背朝著眾人輕靠在一棵玉蘭樹桿上喘著氣,看著另一頭宮廊的大眼慢慢的迷離,浮上迷蒙的霧氣。

    為何她的快樂總是如此的短暫?心中突然間涌起悲意,讓她難以壓抑的淚濕衣襟。天空又濕濕瀝瀝的飄起小雨,一如她的心在哭泣。

    喜言嬤嬤忙自身后宮女的手里接過一把粉絹花傘,急步向花無語湊去。

    花無語素手輕搖,阻止了喜言嬤嬤的靠近,她輕仰起頭,看著從樹葉間滑下的水滴,語氣平靜的輕道:“嬤嬤,這雨很舒服,讓我再呆一會兒好么?!?/p>

    喜言嬤嬤愣怔了下,嘴張了張,看著花無語一身的濕,仍忍不住是勸道:“娘娘還是回宮吧,現在雖已入春,但天仍還太涼,娘娘方才已經玩的一身濕了,這雨若淋多了,得了傷寒可不得了,皇上若是怪責下來,您讓奴婢如何向皇上交待啊?!?/p>

    無語閉了閉眼,濕透的廣袖往臉上一掩,輕嘆一聲道:“那……便回吧?!币滦浞畔聲r,臉上早已分不清是水是淚,她留戀的再看了一眼那繞入假山之后的幽幽石子小徑,轉身面向眾人之時,她身上的悲傷已經盡掩在心,她又是那風情萬種,嫵媚動人的玉妃娘娘了。

    花無語蓮步輕移,身姿婀娜的往那“囚身”的宮殿走去。她剛松懈了一會兒的心,又回復到刺痛當中。這就是她呀!短暫的快樂,短暫的自由。她總是天真的認為自己能夠擁有這些東西,可眨眼之后才發現,那其實只是個夢,夢醒之后,她……還是一無所有。

    軒轅信宇驚訝的盯著那走過玉蘭樹的纖細身影,手不由自主的撫上揪緊的心臟,她瞬間的情緒變化竟讓他感到心疼?這便是一見鐘情么?他一生見女無數,比這女子艷麗美貌者,不計其數,卻從未有一人能牽動他的心,連多年之前原該是他未婚妻的那個女人也不能。

    這便是鐘情的感覺了吧,在某個時間,遇到讓自己心動的人,只用一眼便知那是心之所向,只用一眼便注定此生不忘。只是,她……為何落淚?軒轅信宇幾乎是著魔了般,滿心滿腦都是這個念頭,等他回過神來時,人已經站在了她必經的拐角處,心跳如雷的等著她靠近。

    “啊——”宮廊拐角突現的黑影讓花無語嚇了一跳,身體卻是剎車不及的一頭撞了上去。

    “小心——”軒轅信宇出手如電的扶住花無語的后腰,讓她輕靠在懷里,只是透過衣物傳來的那股濕冷,讓他不悅的抿緊了唇。

    “大膽,你是——信,信,信王……”喜言嬤嬤一見花無語被人抱住,不由大驚的沖上前來,只是訓斥的話還來不及出口,一看清來人的面目,她便腿都軟了。

    軒轅信宇只睇了她一眼,一邊扶著花無語站好,一邊微笑著沉聲道:“喜言嬤嬤,多年未見,您老身子可還安好?”

    喜言嬤嬤聞言眼一下就紅了,身為宮中老人的她,自是知道眼前這男子是何等尊貴的身份,她曲腿跪倒便拜,“勞信王記掛,老奴一切安好,老奴給信王爺叩頭了?!彼睦锩靼?,若不是有奸人陷害,如今這整個天下都是眼前這位爺的,一見信王一如當年的純良敦厚,她這老淚是忍也忍不住的往下淌。

    一眾宮女太監聞言,也忙跪倒行禮。

    “起來吧,您知道我一向不喜歡這些虛禮?!避庌@信宇彎腰一托,將喜言嬤嬤自地上拉了起來。

    “謝信王恩典?!毕惭詪邒咭贿吥ㄑ蹨I,一邊就著軒轅信宇的手站了起來。

    “嬤嬤!”花無語柳眉輕簇的看著喜言嬤嬤,她方才一頭撞到這男子身上,此時卻不知道該怎么表示歉意,這讓她有些無措。

    軒轅信宇看著她,嘴里卻問著喜言嬤嬤道:“嬤嬤,這位不知是哪一宮的娘娘?”

    “哦,這位是幾月前方進宮的玉妃娘娘?!毕惭詪邒呙Φ?,“玉妃娘娘,這位是信王爺,信王排位第二,是閑王的兄長?!毕惭詪邒咧阑o語是由閑王送進宮的,也知閑王與信王關系親密,便特意這么加了一句。

    閑王的兄長么?花無語的眼神有一瞬間的空洞,她仰頭看著軒轅信宇,不由自主的在他的臉上尋找自己熟悉的痕跡。他……與他并不相像呢……

    一直緊盯著花無語的軒轅信宇頓時就凝了眼,他故作無意的看向喜言嬤嬤,問道:“怎么?小六與玉妃認識?”

    喜言嬤嬤看了花無語一眼,只尷尬的笑了笑卻并不說話。

    軒轅信宇理解的微微一笑,轉向花無語,卻驚見花無語竟在微微發抖?!澳锬锶矶紳裢噶?,現在只是初春,天候寒涼,娘娘還是多多保重的好?!彼呎f著,邊解下自己的披風蓋在花無語的肩上。

    喜言嬤嬤見狀一驚,忙回頭狠瞪了身后的一眾宮女太監一眼。眾人也是驚呆了,雖說信王是王爺,但玉妃可是皇上的女人,這樣的行為可是大忌諱。他們忙低頭的低頭,轉頭的轉頭,再不敢看向兩人。

    披風帶來的溫暖,讓花無語渾身一震,她眼神清明了一點,看著軒轅信宇只一臂之遙的臉,夢囈般的輕聲念道:“我……是閑王送給皇上的?!?/p>

    無論她怎么假裝若無其事,心中的那份絕望與悲傷仍仿佛是自靈魂中溢散出來的一般,濃的讓軒轅信宇覺得幾乎要窒息。他身體一震,頓時瞪大了眼,心中如驚濤拍岸般掀起了千層巨浪。她……原是小六送進宮的么?那她也是春滿園的女子?可他看得出來,她與那些貪慕虛榮的女子不同,她并不是自愿進宮的,她那似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悲傷不是能假裝得出來的。

    軒轅信宇覺得自己都快要瘋了,他們原本離得那么近,他們原該有不一樣的相遇方式,他們原該有不同于現在的關系,她……原該可以只屬于他的……,他此時很后悔,若是他早幾月進京,今日的一切便都將不同,她原該不必這般傷心難過的。

    軒轅信宇的心中悔恨,花無語感受不到,她只是拉緊了肩上的黑色披風,向軒轅信宇輕施一禮后,便緩步往自己住的宮苑走去。

    喜言嬤嬤看著花無語失禮的徑直離去,不覺有些尷尬,“信王殿下,奴婢——”

    “去吧?!避庌@信宇揮了揮手,理解的一笑,“沒有關系,玉……妃娘娘可能有些不適,我不會見怪的,后宮的女子總是如此不是么?”

    喜言嬤嬤這才釋懷的笑了,她忙曲膝一福道:“奴婢先替玉妃娘娘謝過信王不怪之恩,奴婢先行退下了?!毕惭詪邒哒f完便帶著一眾宮女太監緊追花無語而去了。

    軒轅信宇看著花無語的身影消失在御花園的另一側后,他才收回目光,讓半垂下的眼瞼遮住了冷凝的俊目。據得他所知,小六早在多年前就已經安排了個淑妃在宮里,為何還要將她送進來?她的姿色并不算出眾,怎能吸引的住軒轅孝天的注意力?小六又怎么會將并不算出色的她送進來?看來他有必要走一趟春滿園,了解一下這位玉妃娘娘的事情了。

    花紅柳綠的雅致小院內傳來細細的腳步聲和輕輕的關門聲,軒轅信宇站在院中小徑上,看著背對著她正在關門的女子——清葉,眉頭微皺的瞥了眼那慢慢合起的房門。

    清葉轉過身來,突見身后所立的男子猛的驚顫了下,差點將手中端著的一托盤空酒瓶給扔出去?!岸??!”

    軒轅信宇,瞄了眼她手中的托盤,臉色一沉,轉頭看向緊閉的房門,道:“這些是小六喝的?”

    清葉眼中閃過驚惶之色,卻不敢有絲毫隱瞞的低聲道,“爺,爺他心情不好……?!?/p>

    “男子長于天地間當頂天立地,何事需以酒澆愁?”軒轅信宇輕哼一聲,越過清葉大步向軒轅毅的房門走去。

    清葉驚惶的不知所措,軒轅信宇的喜怒無常,這幾年她都看在眼里,雖說爺與他是親兄弟,但若他要是傷害爺了怎么辦?爺現在可是爛醉如泥啊。眼看著轅轅信宇推開房門走了進去,清葉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急的團團轉。

    “下去弄碗醒酒藥來?!?;軒轅信宇頭也不回的扔給清葉一個命令,人便進了酒氣沖天的房間。房中刺鼻的氣味讓他不自禁的皺了皺眉,他大步走進內室,繞過床前的精銹屏風,心里帶了幾分怒氣,手下便猛的揮開床前垂掛的紗帳??扇胙鄣那榫白屗咳灰惑@,床上的軒轅毅活似剛從酒缸里爬出來似的,滿身酒氣不說,披頭散發不修邊幅,那一臉的胡須渣子,若不是知道這春滿園里的后院唯有軒轅毅一人住著,他定會以為自己走錯房間了。就軒轅毅此時的樣子,若將他扔到黑巷子里,沒準別人還以為是哪里來的乞丐呢。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