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85章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2498

    女子往身后輕靠去,離她甚遠的樹枝扇動著綠葉自動彎過來,給她當靠背??赡軙芸┥?,但女子絲毫沒有異樣的表情,曲線分明的身影,充滿難以抑制的誘惑:“你到是過來抓我呀?!?/p>

    紀少夫氣急,即要避開狐妖天生的媚惑,還要琢磨怎樣將她收服。此刻真是進退兩難,以他的道行,足以對付千年道行的妖怪了,為何就是拿不下這只狐貍呢?

    他越想越急躁,越是急躁就越沒有辦法。

    女子伸手從虛空中一抓,紀少夫的身體似被鐵鏈捆綁般,手腳筆直貼進,無法動彈,單看這個動作,也有種被困成毛毛蟲的奇怪感覺,身體飄浮到空中,慢慢朝女子靠近。

    “看吧,果然還是被我征服了呢?!迸由焓帜笞∷南掳?,巧笑道。不知怎地,在女子的眼中,只有惡作劇的單純嬉戲,碧墨般的眼珠子清澈見底,沒有任何的不懷好意。

    紀少夫呆愣了幾秒。

    “怎么?是不是看上我了?”女子把臉湊近些,嘴角勾起狡猾的壞笑。如她所說,她真的很香,一點也沒有狐貍的餿臭味。

    等等,他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

    “妖孽,快放開我!”紀少夫瞠目怒吼努力掙扎想要擺脫無形的鎖鏈。

    女子卻不吃這一套,笑得也更加開心了:“生氣啦?喂,男子漢怎么能這么小家子氣呢,你叫紀少夫是吧?聽說你很厲害的呀,怎么見到我就這么不成樣了?”櫻桃小口一張一合時,笑容也更加壞了:“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呸!”紀少夫氣急敗壞地空呸了聲,噴出的溫熱氣息落到女子臉頰上,她為此條件反射地把身體往后一退。

    “看吧看吧,我就說?!迸拥贸训男θ葑尲o少夫怒火中燒,不能靠近她的挫敗感更讓人憤恨。女子又笑著豎起一根削蔥指,往紀少夫的臉上點去:“既然你不好意思說,那我就告訴你吧,我喜歡你哦,給你留個記號,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p>

    “妖孽,鬼才是你的人!”紀少夫氣得臉色漲紅,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恥辱,再怎么說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兒,哪能被女子戲弄!但反抗無效,他現在可是敗兵,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女子在他臉上點畫得不亦樂乎:“好了,這個印記沒有我解除,是不會消失的,今天先陪你玩到這兒,回見~”拍拍手,女子化成一道雪白的光,消失不見,紀少夫身上的束縛一松,他從半空中手足無措地摔了下去。

    “噗……哈哈……”進門后遇到的第一件事,家丁們難忍的笑聲,家丁的灰色舊衣因此抖動不已。

    “笑什么笑!”紀少夫本來就窩著一肚子的氣,聽到家丁忍俊不禁的發笑,他先是一愣,想起女子在臉上的點畫,也猜出了個大概,怒瞪家丁一眼,捂臉甩袖離去。

    見狀,家丁只得捂住嘴,盡量不讓自己笑出聲。但少爺臉上的標記……實在是……忍不住想要笑噴呀。

    紀少夫付氣回到屋中,拿出鏡子一看。

    “啪——”

    才幾秒鐘時間,鏡子落到地面四分五裂,脆響云云。

    “臭狐貍!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一聲咆哮,響徹云霄。

    如果把鏡頭回放到他照鏡子的畫面,你就會發現……男子白若溫玉的臉頰上,被畫了一個……水粉色的豬腦袋。

    “妖孽,你來作甚?”半夜里,感覺鼻頭癢得緊,紀少夫打著噴嚏醒來,那狐妖女子竟突破他所設下的重重結界,出現在他房里,還用頭發撓他癢癢。

    女子跪坐于紀少夫床邊,尖尖下巴磕于床緣,臉部距離與他只有幾毫米距離,再往前一點點,相互就要碰撞。黑夜里沒有燈光,只能靠著從敞開的窗戶灑進來的月光打量女子的花容月貌,曲線分明,櫻桃口散發誘人的氣息,看到這一幕,紀少夫怒起身,到不如說是因為情竇初開的羞澀感。

    太大反應似乎攪壞了女子的游戲樂趣,她扒拉出一個不悅的表情:“人家想你啦,過來看看你唄,干嘛跟見鬼了似的?!?/p>

    一段話才落盡,她就起身一把撲朝紀少夫,后者極速后退,仿佛眼前不是妖嬈美艷的女子,只是屬于邪惡的,妖怪的本來面目:“妖孽,休得胡來?!?/p>

    女子努嘴:“唉,我的名字叫九歌,別老是妖孽妖孽的好不好,竟然你那么喜歡我,你你娶我,好不好?”

    這句話意味著什么,名叫九歌的狐妖可能一點都不知道,但這差點讓紀少夫吐血,他張大眼睛盯著女子:“你知道,把你的名字告訴我,意味著什么嗎?”直接忽略掉前后左右過多的字句,只扣重“九歌”二字。

    “我當然知道,不過就你的水準,還不至于對我構成威脅,除非我愿意聽你的,你娶我吧,好不好?”九歌朝紀少夫身上爬去,無可退路的紀少夫只得伸手抓住她,目光認真而慎重地,直視九歌碧墨色瞳孔:“聽著,人妖疏途,我是不可能娶你的?!?/p>

    女子不以為意:“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我的九條尾巴都脫落了,我就是人了?!?/p>

    “可你知道,那需要多少時間嗎?再怎么說,我都不會娶一只,涂炭生靈的妖怪的?!眲e開眼,紀少夫不想再看她那雙,透亮,充滿愛與渴望的眼睛。

    嘻鬧的九歌少有的安靜了下來,一遍一遍咀嚼著他口中所吐字句。她是妖,人類眼里的不詳之物,是不該存在于世間的異類。

    “那有什么關系,我們到很遠的地方,到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去,好好生活,不可以嗎?更何況,我從來都沒有害過人,九尾一族除了妲己,都沒有害過人,你要相信我?!本鸥枰廊徊幌敕艞?。

    紀少夫舔舔干澀的嘴唇,斟酌著字句:“我不知道九歌姑娘為何對我有次翻感情,但我實在無法答應你的要求,今天就放你一馬,改日再見,我,不會再手下留情?!?/p>

    決絕的眼神那么明顯,九歌只覺一顆心涼到低,她把手伸向男子的臉,紀少夫依然抗拒地往后退。

    “我幫你把印記抹掉?!贝饲榇司?,九歌只得說明寓意,紀少夫沒有再反抗,僵硬地等待九歌的動作。

    臉上有一點溫暖,輕輕滑過。

    “我們很早就認識了呀,你不記得了嗎?”九歌對他笑了笑,揮手開窗,飛了出去。

    紀少夫愣愣地靠著墻,始終想不出,九歌走時,那句話的意思。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