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2章八幅羅裙其二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2669

    “這是鑰匙,路的盡頭就是你家老宅了,自己去吧?!崩先藢⒁话呀鹕睦吓f鑰匙遞給我,轉身鉆進出租車,將車開出街道。

    太陽已經完全沉了下去,天空還有道墨藍的光,周圍的環境已陷入全部的黑暗,小路的盡頭,伸手不見五指。我摸出手機準備用來照路,西卻搶先走在前面,全身都散發出能夠照亮路面的微光。

    “哇!西,你好厲害??!”我驚嘆地看著西仿佛瞬間變成光芒萬丈的天使。

    “趕緊走啦,你那破手機只能照亮你面前的路,太麻煩了?!蔽鳑]好氣地板著臉。

    我抹著墻壁,順著西發出的光一路往前走,大概穿過了幾十米的小路,視野變得開闊,我和西同時看到了隱藏在樹木之中的高大宅邸。

    “哇塞,原來爺爺生前還是個有錢人??!”我不禁發出了感嘆。這個年代能建棟別墅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也很平常的事,倘若建座特別講究的復古的中國式宅邸,那可不是了不起可以形容的了。

    “切,比原來舊了很多?!蔽髡f到。

    “咦,西你以前來過這里嗎?”

    “當然來過?!?/p>

    “那你為什么不知道路?”

    “呃……”

    看著西困擾的神情,我大概猜到了她也是個沒有方向感的路癡妖怪,便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p>

    “笑什么笑,快去開門!”西惱羞成怒把我擰到門前。

    我握著鑰匙,站在門口,不知怎地,我雖不曾聽說過爺爺的事情,不曾見到他過,卻讓我感覺無比的熟悉與溫暖。鎖還是從前用的鎖,銅制的鎖上有些微的綠銹,我把門打開,空蕩蕩的室內只有支嘎一聲。

    進入天井再往里走就到了堂屋,西不知往哪里摁了下,燈一下子全亮了起來,瞬間看到室內的景象,我不由的變得驚訝,房子應該還保存它最原始的模樣,桌椅都還是老舊的紅木家具。

    “哈哈?!?/p>

    記憶里似乎被塵封了什么,有張模糊的老人的臉,對著我露出慈祥的笑。

    “小離乖,不可以去那里的?!?/p>

    “快點看看,能不能找到玄青說的那個東西?!蔽鞯穆曇舸蚱莆夷:幕貞?,我茫然地在屋子里走著,房子很干凈,想必是爸爸經常讓人打掃的緣故。

    我和西分頭尋找著玄青需要的東西。

    “那,小離,既然要到老宅去,就順便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嗎?”那晚接完爸爸的電話,玄青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對我說。

    我正疑惑間他又道:“這個東西只有你爺爺有,還麻煩你把它拿來,它叫紅拂泥?!?/p>

    “唉~”

    我對著空蕩蕩的房間嘆氣,心里感覺很空,很不舒服。

    玄青說的紅拂泥被裝在灰色的陶罐里,當我打開看似倉庫的房間時,里面的灰塵已經堆積得很厚,可能爸爸不怎么來檢查,家政的人便偷懶放過了這里。

    陶罐上貼著張黃紙,上面寫著難以看懂的字跡,只依稀從西的描述中感覺就是它。我拍去上面的灰塵,抱著高十厘米,寬十五厘米的陶罐走出倉庫。

    “西,你說的陶罐我找來了?!被氐娇蛷d,便見西悠閑的在喝茶,我就氣不打一處來:“西,你竟然在偷懶!”

    她被嚇到,剛含進口里的茶噴了出來,她尷尬的扭過頭:“這不,有點口渴了,我也是剛過來的?!?/p>

    “說謊?!蔽也粷M的把陶罐重重砸在茶幾上,氣憤的尋找房間睡覺。

    無意間走進一間看似嬰兒房的房間里,小小的嬰兒床擺放在一張寬大的床旁,房間被打掃的很干凈,整潔得仿佛還有人住。書桌就擺在床邊,床對面立著一個木制大衣柜,鞋架擺在門邊,中間有塊用來給小孩玩耍的地毯。

    我走到嬰兒床邊,里面還放著被褥,和一只黃色的小鴨子布偶,我拿起它輕輕捏了下,軟軟,不由的想笑了起來。

    天微微亮的時候,我和西帶著陶罐離開這里,還來不及感受這個家的溫暖,就不得不離開。

    “那,西,我是在老宅里出生的吧?爺爺是在我出生后,才去世的,對吧?”窗外是黎明的曙光,無論在何地,太陽都會照常升起,只有人擁有不一樣的生活和心情。

    爺爺生前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卻沒有人愿意告訴我。

    “嗯,是啊?!?/p>

    西輕微的聲音從身旁傳來,我看到窗戶映出的自己,在顫抖,在哭泣。

    回到小鎮的時候,玄青等在門口,像往常一樣,目送我離開,等待我回來,就像是家人。

    “我們回來了,玄青?!彼查g,我有著某種錯覺,那個人,那盞燈,是為等待我回來的存在。

    “歡迎回來?!毙嘈χf。

    “好了,現在重新做那家伙的皮吧,這一路可折騰死我了?!蔽髯哌M裁縫店,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不知從哪兒抹出煙桿抽了起來。

    “哎呀哎呀,女人抽煙可不太好?!摈俭t坐在一旁,骨指甩開縈繞在周身的煙霧。

    “好了,現在先吃午飯,其他的事一會兒再說?!?/p>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玄青施法,他將陶罐里的灰赫色的紅拂泥到進一個瓷盆里,再往里到入發著淡淡藍光的水。仿佛在做化學實驗,泥土與水相容竟沸騰起來,冒出許多的煙霧,氤氳在瓷盆周邊,待沸騰平息下去,玄青一揮手,泥土伸出無數觸角裹住骷髏的身體。

    “喲呵,我又回來了?!?/p>

    泥土裹住骷髏后變成男人的皮披在它身上,擁有了皮的骷髏卻赤條條的站在試衣鏡前欣賞著他的裸體,西毫無顧忌的著眼打量,甚至還起身去捏骷髏的肌肉。我尖叫著轉過身,我就站在他的身側,能看不能看的都一覽無遺。

    “哎呀,小姑娘你是怎么了?快看,哥是不是很帥?”骷髏男抓住我的肩膀,我很沒出息的在轉過身的時候暈了過去。

    “爺……爺……”

    夢里,我伸出稚嫩的雙手,在半空中晃蕩,臉上掛著歡喜的笑容,在等待身前坐在書桌邊的人過來把我抱起。

    “小離,你又調皮了呢?!?/p>

    那人站起身,光線照明他的模樣,是張如同玄青一樣,溫柔的臉。

    滾燙的淚水把我弄醒,我睜開眼睛,一束光從身側傳來,擦干眼淚側過頭,看到玄青坐在縫紉機前,認真縫制著衣裳。

    “玄青,這么晚了,你還要做衣裳啊?!蔽艺酒鹕碜叩叫嗌砼?,縫紉機在他手中靈活地運作,發出輕微的咔噠咔噠聲。

    “是啊,我把八福羅裙改造一下,給我的家人蘇離小妞做一身新衣?!?/p>

    他抬頭對著我笑,燭光照暖他蒼白的臉,那一刻他的笑容像溫暖的燭光,照亮我冰冷悲傷的內心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