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1章八福羅裙其一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3053

    “哎呀哎呀,還真是個僻靜難找的地方?!庇腥髓浦照忍ь^看見一盞殷紅的氣死風靜掛在屋檐下,他渾身都用古式長衣緊緊裹住,眼睛處還戴著巨大的墨鏡,紅色光映在墨鏡上,只有一抹淡淡的殘影。

    “歡迎觀臨,先生是來做衣裳的嗎?”玄青站在燈下,微笑著看向不遠處的人。燈籠的光映紅他的臉,原本蒼白無色的臉猶如胭脂粉黛,讓他的多了些陰柔之美。

    來人朝他揮手,杵著拐杖走進裁縫鋪:“還是老樣子,不過這次還真不好找啊?!蹦侨俗搅瞬鑾走?,取掉包裹腦袋的布條,拿下墨鏡,在燭光的映襯中,是張沒有血肉的骷髏臉。

    若是換作他人,定會被嚇得屁滾尿流,玄青到非常鎮定,拿出茶壺渚茶,裁縫鋪里徹夜燈火通明,負責擺蠟燭的燭臺堆積出厚厚的臘液。骷髏人的眼睛散發出微微的紅光,森森白骨被黃色的燭光映得蒼白,裁縫鋪突然間似變成了祭奠他的靈堂。

    “你怎么跑到這種地方了?”玄青將茶沖過遍,才將茶蠱盛滿,遞給骷髏人,他愜意地將茶一飲而盡。

    玄青的嘴角勾到恰到好處,淡淡的,很難擦覺,卻又不太過冷漠:“當然是愛這里的清靜?!?/p>

    “沒見過你這樣做生意的,都過去幾白年了?!摈俭t明明沒有血肉沒有瞳孔,扔能從它骷髏面目看到輕蔑的神情。

    “我還想問,你怎么就來了呢?!毙嘀敝笨聪蝼俭t。

    “這還要問,一看我的樣子就明白了?!摈俭t淡淡道。

    “也是呢?!?/p>

    玄青端著茶杯笑了起來,微光劃破黑暗的邊際,探頭探腦地照亮天空,微弱的,不自量力的,卻最勇敢的。

    “??!”

    大早上的,朦朦朧朧走進裁縫鋪就撞見一個身披黑色袍子的骷髏頭,用只剩骨頭的嘴對著我笑,我很不期然的被嚇到,雖然見過妖怪無數,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骷髏的妖怪。

    “哎呀哎呀,小姑娘就是愛大驚小怪?!摈俭t用蒼白的骨頭手指捧著茶杯,說話的聲音蒼老而沙啞。

    我還處在驚嚇中沒有恢復過來,西從我身旁踏進裁縫店,順便提著我的后領襟把我拽了進去:“這不是荒者骷髏嗎?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呀!好久不見了西?!北环Q為荒者骷髏的骷髏見到西后,原本呈扁圓的眼孔瞬時變為桃心型,連紅色的像是眼珠的東西也化作桃心,甚至都可以看到無數的桃心泡泡往西身上飛了。

    “你個老東西,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死性不改!”

    西的眉頭一皺,連袖口都不挽,毫不留情地抬手砸在骷髏頭上,這么一下,用來吃飯的茶幾瞬間四分五裂。

    “西!這下我們怎么吃飯??!”我驚訝地看著碎掉的茶幾,感覺心都碎了。

    西泰然自若地坐到沙發上,捋了捋長長的金發:“不用擔心,這種桌子玄青有得是?!痹捯袈湎?,玄青已抬著另一張檀木茶幾從廚房里走出來,微笑從來都沒變過也不讓人覺得生厭。

    看這舉動,我再次驚訝得石化,這小小的裁縫鋪到底藏了多少寶貝?不說桌椅價值連城了,就那些做衣裳的料子來說,單單是送我的那條翠綠色絲綢裙也是絲綢中的極品。

    “哎呀哎呀,年輕人就是大驚小怪?!被恼喵俭t從碎掉的桌子上爬起來,拍拍身上沒有的灰塵,骨頭手臂輕輕一揮,碎掉的桌子便自動飛到外面堆積好。玄青理所當然的把“新”桌子擺到茶幾的位置,再端上今天的早點。

    一個來歷不明的裁縫,一個大妖怪變成的美女,一只骷髏,一個少女,圍城一桌在一起吃早餐,不知情的人只會在見到會動會說話的骷髏時感到害怕,知情的人反而就會毛骨悚然,比如我。

    “唉~”我長嘆一口氣,強大的氣壓讓我渾身不適,我匆匆喝掉碗中的玉米粥,瞄了眼身為骷髏也吃東西的妖怪,它的嘴巴一張一合,雖說把粥喝了進去卻沒有從胸口處落出來,我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覺,看到沒有血肉的骷髏吃東西,直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不斷地往外冒。

    “我吃飽了?!蔽易テ鹨粋€包子背上書包,逃一般大步走出裁縫鋪:“我去上學了?!?/p>

    “路上小心?!毙嗟穆曇舯晃宜υ诹松砗?。

    “什么時候給我做新的皮?”骷髏放下筷子,抽出一張抽紙很紳士的擦了擦嘴巴。

    玄青似笑非笑:“那就要看小離是否愿意幫忙了?!?/p>

    “此話怎講?”骷髏的紅眼鏡微微弱了些,似在瞇眼睛。

    西還在一個勁的吃早餐,完全沒有把二人的話聽進去。玄青看了看她,然后笑了起來:“因為還差最后一樣東西,只有小離的爺爺有?!?/p>

    “這樣啊……”骷髏陷入了沉思。

    “小離,要不要去曾經你爺爺住過的宅子里看看?”

    我看著車窗外,不同的風景從眼前掠過,青山和綠水,交輝相應。心里有點兒的惆悵,就在昨天黃昏天空燃起火燒云,天地陷入一片火紅的時候,爸爸給我打來了電話。

    那時候還在玄青的裁縫鋪里吃晚餐,我從未想過,爺爺還有別的宅子,但每當我想開口詢問關于爺爺的某些事的時候,爸爸的電話中總是有人在催促他,聽到這樣的聲音,我無法,再開口多說一句話。

    “唉,你這個人還真是?!蔽鹘]著眼睛,眉頭緊蹙,一副很生氣的樣子:“有什么不好開口的,你是他孩子,怎么會沒有跟你聊聊的時間?!?/p>

    黑夜和白天,相隔一瞬間,上車前天色還是微微亮,此刻已經升起濃濃的金色。玻璃窗里倒映出我的模樣,愁眉苦臉的笑得很難看:“他不工作的話,我不就沒有生活來源了嗎?再說了,他們也有他們想做的事?!?/p>

    西沒有說話,雙手環胸靠著靠背假寐。

    電車在中午的時候到達,我和西按照手機里的地址尋找著目的地,我攔下出租車,把地名報上,結果繞了半圈城市也沒有找到我們要去的地方。

    “你到底怎么回事?認不認識路???”西惱火的揪住司機的領帶,司機的方塊臉掛滿了汗珠,他肯定沒有想到這個如同混血兒的美麗女人竟如此暴力。

    “七廂路不,不就是這里了嗎?”他顫抖指向旁邊的路牌。

    西眉頭擰成川字,她氣憤地把司機甩進了出租車:“滾,老娘要找的是柒廂路!”

    司機尖叫著猛踩油門,把車以最快的速度開走。

    這里的溫度要比小鎮還低,街頭的花草才剛要綻放花朵,我和西只能挨個地找人問路。找過便利店,去過移動繳費廳,進入茶室,拉住路人。黃昏時分兩個人饑腸轆轆的做在路邊狂啃面包,就在這時,一輛出租車在我們面前摁了兩下喇叭。

    “你是蘇離小姑娘嗎?”司機探出頭問。蒼老的臉皺紋像深刻的鴻溝,他似乎不太高興,嘴里叼著的煙被咬碎了煙頭。

    我茫然地點頭應到:“嗯,我是?!?/p>

    “上車?!闭f完他鉆回了車子。

    老人臉上沒有好臉色,我仍然拉著西上了車:“你好,爺爺,請問你是?”

    “你爸拜托我送你去老宅子,我只是上了個廁所就不見你們了,小孩子就是這樣不讓人省心?!焙笞镏荒軓能嚧扮R里看到老人的表情,不耐煩地緊皺眉頭。

    “抱歉?!?/p>

    “哈,我說蘇小離你沒腦子啊,干嘛跟這種人道歉!”西惱怒地拂袖要揍人家一頓的表情,我連忙拉住。

    “你可不要亂來!”

    “切?!崩项^兒把煙頭從窗外吐掉,加快了速度。

    繞過幾條狹窄的街道,最后出租車停在了一條僅夠兩個人穿行的小路邊,陳舊的鐵牌掛在墻壁上,斑駁的銹跡侵蝕著鐵牌,只依稀能夠看到“柒廂”兩個字。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