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6章鏡花綾披帛其二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3020

    我尷尬地把臉別開:“不害怕啊?!?/p>

    她又把臉湊過來,溫熱的鼻息噴灑在我臉上:“為什么?"

    我往后退,即便同是女孩子,那么近的接觸讓我很不適應:“說是為什么……”

    我沒有再說下去,根本就沒必要和不認識的人說太多不是嗎。

    “就算死了也不會有人在意,所以被妖怪吃掉也無所謂,你是這樣想的?”她完全不知道我的用意,還是一個勁把臉湊過來,一本正經的把我心里的想法說出來,讓我感到很驚訝。

    我用力把她推開,被妖怪窺視了心靈,是件讓人生氣的事。我黑著臉站起來,默默朝森林外走去:“就算具有妖力也請你不要隨便窺探別人的內心,至少別對我這樣做?!?/p>

    “對不起,我……”女妖怪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被風卷向很遠的地方,我沒有回頭去看她的表情。

    這樣做是不是很過分?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著白天遇到的事情,內疚感不斷升上心頭,讓我很不安。又再床上反復想了很久,還是覺得過意不去,也不是每個妖怪都想吃掉我,至少我在她眼里沒有看到半點貪念。

    我還是決定去跟她道歉。穿好衣服打開門,一抹身影在月色下被風揚起衣袂,我再次被嚇到大叫一聲想要關上門,突然一只手扶住門阻擋我把門關上,女妖怪的臉隨后也探了進來:“哎呀,你在家的??!”

    看清她的臉我松了口氣,側身讓她進來:“干嘛站在門口啊,怪嚇人的?!?/p>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以為你不在家嘛?!?/p>

    “你一路上都跟在我身后,怎么會不知道我在不在家?!蔽抑睂λ籽?,這樣借口實在太遜了。

    “哇塞,這就是人類的家嗎?好漂亮啊?!迸趾闷娴拇蛄恐壹已b修很歐風的屋子,每一件東西都要細細打量。

    “是嗎?我并不覺得?!蔽医o她到了杯茶。

    “真的很漂亮啦?!彼χ跗鸩璞?,大口地喝下去,隨后又用力大口吐出來:“燙燙燙燙……”

    我笑著給她拿了冰塊:“你可有夠笨的?!?/p>

    “呵呵……”

    “今天的事,很抱歉?!蔽易缴嘲l上,輕聲說。

    “應該是我說抱歉才對,畢竟是我沒經過同意就窺看了你的心靈?!彼π?。

    我愣愣看著她,低下頭:“我叫蘇離,你叫什么?”

    “羅煙,我叫羅煙哦?!?/p>

    “她的個子跟我差不多,身材也是?!蔽以诓每p店里和玄青大致說了羅煙的情況,他點點頭后把碗筷端上。

    “原來你你還交到了妖怪朋友啊?!彼χf。

    我對他笑笑:“我從來沒有把她當朋友,只是認識而已?!?/p>

    今天的飯桌上多了雙碗筷,被爺爺封印的妖怪西,也參與了我們的晚飯,它不再是那天見到的模樣,而是變成了個,女孩,很能吃的女孩。

    “我說你,怎么老做妖怪的生意?!蔽魈е薮笸?,往嘴里扒拉飯,金色的長發落到了地面。

    “誰來找我,我就做誰的,僅此而已?!毙嘈χ卮?。

    “切?!蔽骼浜?。

    “我吃飽了,我回去了?!背燥栵埛畔峦肟?,西也是匆匆扒拉完飯放下碗筷:“等我一下?!?/p>

    “為什么要我等你?”

    “你沒看到這里這么小,根本不夠兩個人住嗎?”

    “額,好吧?!?/p>

    夕陽拉長我們的影子,小巷里偶爾走過幾個人,很多時候這里都只能聽到我們三個人的聲音。我扭頭看看西,她很漂亮,總是擺著張漠不關心的神色,內心深處卻是很細致。

    想著今后要跟一只大妖怪住在一起,多少有些興奮,生活突然被這些人打亂,但,總會習慣的吧。

    三天后,我去裁縫店取衣服,深紫的連衣裙掛在繩子上,隨風輕輕搖曳??此泼屣L的長裙,又更像是深宮里美人們穿的華服。玄青把它取下來,折疊好裝進手提袋:“這是用鏡花綾披帛制裁而成的裙子,希望她會喜歡?!?/p>

    玄青每次做的衣裳,都會讓我感到驚奇,那些傳說中布料在她這里都能看到。

    “那是妃子們穿的衣裳吧?”我問。

    玄青笑著揉揉我的頭發:“是啊,妃子們穿過得衣裳經過漫長歲月的洗禮,慢慢積攢了靈氣,穿起來會更舒服一些?!?/p>

    “原來是這樣啊,我去上學了,再見?!?/p>

    “再見,路上小心?!?/p>

    紫藤蘿下有個中年男子抬頭仰望著盛開花朵,在這樣的小鎮里一年四季都有花朵盛開,紫藤蘿一開,便要到最后才不甘心地凋落,等待下一個春季又再次盛開。男子看得很專注,帶著無框眼鏡的臉蛋平庸而憨厚,看著就讓人覺得親切。他似乎很了解這棵紫藤蘿,伸手輕撫著藤蔓就像撫摸珍貴的物品。

    “老師好?!苯涍^他的身邊時我向他打招呼,轉眼便看到羅煙的閉著眼,享受男子寬大厚實的掌心。

    “呵呵,同學,我可不是老師哦,我只是路過的上班族而已,順便來看看這棵花而已?!蹦凶虞p輕笑道:“真是奇怪呀,像是在撫摸女子的臉,明明只是藤蔓而已?!?/p>

    我呆呆看著他,他并沒有看到羅煙,明明就在眼前,就在他的掌心下:“叔叔,你很了解這棵花嗎?”

    男子沒有露出厭煩和戒備的表情,很樂意地說起了關于這棵花的故事:“是啊,以前它是種在老小區的,那時候還要比現在打得多呢,因為沒人管理所以它就任意生長。我經常坐在它的藤蔓下面看書,自言自語的說說話,就像和朋友敘舊一樣,真讓人懷念啊?!?/p>

    “后來學校搬遷后,領導人要挖掉這株花,我覺得很可惜,就給學校寫了封信,還親自出資把它種在這里,看到它活得那么健康,就很欣慰了?!?/p>

    “原來是這樣啊?!蔽野咽痔岽p輕放到花根下。原來是男子深厚的感情,促進了羅煙的靈識生成,她突然拜托我做衣裳,也許是想讓男子看看自己呢。

    后來我不再看到羅煙,我不知道她見到男子了沒有,完成心愿了沒有。偶爾想起她那天的表情,心里會微微發疼。

    “嗨,小姑娘,我們又見面了啊?!?/p>

    周末和西區購物回來,在街道上再次遇到那個男子,他的笑容還是那么憨厚和慈祥。只是比上次瘦了很多,頭發也被染成大片的白,歲月終于是要帶走了這位善良的人的生命。

    他把一個紫色信封遞給我:“這是羅煙小姐要我給你的,聽說你是她的朋友?!?/p>

    我疑惑地接過信封,淡淡的熟悉的紫藤蘿花香在空氣暈開:“謝謝,你知道她去哪兒了嗎?”

    “她說是要去很遠的地方的旅行,也就是我妻子去的地方?!蹦凶幼旖鞘庨_淡淡的憂傷。

    “你的妻子……”

    “是啊,她死了?!?/p>

    她死了……

    腦海里嗡地一聲變成空白,顫抖的打開信封,紙張上字跡歪歪斜斜:

    抱歉小離離,我要和木先生的妻子去很遠的地方旅行了,不能再陪你了。

    見到了那個人,我很滿足,他有個善解人意的妻子呢,難怪這么多年過去,他還是能保持那么溫柔得笑容。

    小離離你也是呢,是個溫柔的女孩子呢。

    再見,我的朋友。

    我深深銘刻在心里的人從未把我放在心里過,而后來我都不承認的是朋友的人,卻那么深的把我記在了心里。

    真實傻瓜。

    “傻瓜羅煙?!痹捯殉隹?,淚水洶涌澎湃地模糊眼眶,滴落在紙張上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