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5章鏡花綾披帛其一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2774

    小鎮的春天在慢慢變熱,來得早的春蟬在校園里已經可以聽到它們鳴叫,單調的幾只,無法像夏天連成片,在熱浪里吵鬧得讓人皺緊眉頭。

    我坐在樹蔭下看同學們三三兩兩圍在一起聊天或打籃球,體育課很難讓人提起興趣,很多時候女生們寧愿坐在教室發呆也不愿意站在太陽低下把自己曬黑,春天的陽光雖然還沒有那么毒辣?;@球場最活躍的永遠是男生,整塊屬于班級的籃筐都被他們霸占,紫藤蘿的花香被微風帶起,與少年們如同下雨般的汗水咸味碰撞,融合成一股奇怪的,并不難聞的味道。

    我準備換個姿勢舒緩下有些發麻的屁股,景觀河邊的紫藤蘿花叢里突然冒出一只修長白皙的手臂,不偏不移,剛好遇到我的視線,我被嚇得差點驚叫出聲。之后一張帶著遮住一只眼、粉紅色、繪有紫色藤蔓般紋路的面具,留著中短發的頭來。

    她先是對著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揮揮手示意我過去:“蘇離!”

    我的身體變得僵硬,紫藤蘿下坐著兩個女同學,如果我過去,肯定無法與她交談。我環視周圍一圈,對她搖搖頭擺擺手,表示我無法過去。

    她似乎才看到兩個女生,露出憨憨的笑容迷茫的看著我。我嘆了一口氣,指著河邊,揮手讓她跟我來。

    學校建在郊區,依山伴水,是個傳說中的風水寶地。在這個以科技為主題的時代里,中國人的風水觀念依然存在,并用此來作為選房和做事的準則,以為只要找到個風水寶地,就能升官發財,事事順利。

    兩條河岔開將學校圈在一個小范圍里,復古的橋梁作為與外界的交界,從河面上橫跨過去,一條河有一座,正門的橋氣派,側門的橋婉約,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叫人振奮。

    河堤上圍著鐵絲網,高達三米,可以阻止學生私自下河,又不會妨礙過來吹風和看風景。這里有人,很多,我直往山坡上走,才找到片安靜的地方。

    “呀,小離離好久不見?!辈耪径?,女妖怪便毫不猶豫把我撲倒在地。

    “什么事???羅煙?!蔽覞M臉黑線的笑著問。

    她這才恍然大悟地從我身上爬起來,撓撓頭說:“想請你幫個忙?!?/p>

    我從地上爬起,拍掉身上的灰塵:“你說?!?/p>

    “真的嗎?太謝謝你了小離離!”這個有點糊涂的女妖怪總是止不住高興起來就把人撲倒的壞習慣,我剛收拾好的校服又被弄臟。

    “你可以叫那個裁縫師幫我做件衣服嗎?”她睜大沒被面具遮住的眼睛,雖只有一只也極為漂亮,因為那是雙晶瑩的紫水晶眼睛,只要有光,就會閃爍。

    但她這樣爬在我身上,而我躺在地上,兩人之間的臉貼得特別近,彼此的呼吸交錯,多少有些尷尬,我不由自主的紅了臉:“你先起來再說,等會兒讓同學看見了,會很不好?!?/p>

    “哦哦哦哦哦哦!”她連忙站起,順便拉我一把。

    “做衣服的話你直接去找他就好,不用讓我去委托的?!蔽以俅伟研7母蓛?。

    她閉緊嘴巴像癩蛤蟆把兩腮鼓脹起來,甕聲甕氣地說:“人家有別的事情要做?!?/p>

    “這樣啊,那好吧。是要用自己的布料設定服裝樣式,還是由他選擇自由設計?”看到她總是這樣傻氣的樣子,我就感到特別的羨慕。

    傻子雖然相對正常的人來說是那么特殊的群體,可傻子每天都活得那么快樂,在人們無病**生活悠閑中嘆氣自己是多么不幸的時候,他們總能從其中找到無限的樂趣。

    “這個嘛……”看她又迷糊的歪著頭思考,我就知道她只是想到要做衣服,而沒想到要做什么樣的衣服,甚至可能對做衣服這樣的事,也只是聽別的妖怪提到過。

    “你是不是聽別的妖怪提到做衣服的事?”我這么問后,她立刻趕緊點頭。

    “是啊是啊,它們說蘇離身邊有個奇怪男人會做衣服,他做的衣服擁有很強大的法力,可以完成托他做衣服的人的愿望?!?/p>

    我嘴角抽搐:“你聽誰說的?”

    “我也不知道誰說的?!?/p>

    我無言的看著她無辜的表情,猜想著肯定是因為夜叉的那件事,被別的妖怪看到,誤會了。流言蜚語總是傳得神乎奇神,想解釋也無從下手。

    “唉,那好吧,我回去的時候跟玄青說一下,我去上課了,你也趕快走吧?!迸c她告別完,我朝球場走去。

    學校正大門的橋梁上栽種著紫藤蘿,左右分別種一珠,用鐵絲網拉成拱形使兩邊的藤都往上爬。它們的年齡看起來已經很大了,粗大的藤蔓上留有干掉的苔蘚。

    這里每天都有數千人經過,升高中的第一天,家長們帶著孩子前來報道,我只身一人走在人群里沒有人可以說話。我低著頭與他們并肩走上橋梁,橋下清澈的河水能看到成群結隊的小魚們游蕩,有大有小,就像橋上的人群,成群結隊,有大有小。

    嘭!

    前面突然掉下一個身影,我被嚇到尖叫著滾在地上。聽到叫聲的人們紛紛扭頭看向我的方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嘛,那個人,好像被什么嚇到了似的?!蔽矣写蚱屏硕虝旱某聊?,議論聲紛至踏來。

    “她面前什么都沒有哎,她是不是抽風???”

    “肯定是想引起注意啦?!?/p>

    “真可恥?!?/p>

    妖怪從地上爬起來,長長的古式衣裙灑滿地面,人群從它身上踏過去,她像晨曦里薄弱的微光,被人們橫穿過,也安然無恙。原本這副場面是很漂亮的:一位紫衣女子跌倒在地,衣裙像荷葉敞開鋪在地面,帶著遮住半邊臉面具的女子睜大怯懦的紫色眼睛,想從地面爬起來時與某個對視,動作定格,妖嬈而嫵媚。

    可是不到十秒鐘,她驚訝地張大嘴巴,動作粗陋僵硬怕起來,一溜煙躥進花叢里。毫無形象,毫無優美可言。

    我拍掉身上的灰塵,回到議論聲還不斷的人群里面。交完費用以后,我再也不走大門,我害怕那女妖怪再次出現,只是這么突然的一下,我又成為別人眼中的怪物。

    但似乎我永遠沒有辦法擺脫這些東西,我才走出校門口,就被人緊緊抱住,濃濃的紫藤蘿花香撲進鼻子,我全身僵硬地站立著,冷汗不停地冒下額頭。

    “呀呀,你看得到我是不是?”

    是剛才在正門看到的女妖怪,半邊的面具畫著藤蔓的紋路,露出的紫色眼睛想水晶般閃閃發光。

    “額,是啊?!蔽抑е嵛岬幕卮?,守在門口的保安露出疑惑的神情。我整理好情緒,牽住女妖怪的手就跑,學校的背后是座高大的山,繁茂的森林提供著學校所有的水源。我毫不猶豫的往山上跑,一旦遇到妖怪我就會到森林里去,在無人知道的森林,沒有人會把我當怪物。

    “好了,有什么事就說吧,這里沒有人了?!蔽掖謿獾诓莸厣?,森林里刮著清涼的風,劇烈運動過后掛在額頭上的汗珠很快就被吹干。

    女妖怪一臉迷茫的也在我身旁坐下,把臉湊過來細細打量著我:“你不害怕我嗎?”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