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4章煙蘿紗衣其二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2140

    “真是傲慢啊?!蔽曳畔氯愌?,繼續到檀木箱子里搗鼓起來,里面已經沒有什么可疑的東西,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紗衣靜靜躺在箱子底部,顏色還很亮麗,仿佛是新做的。

    “這是什么?”我把紗衣拿起來問妖怪。

    它悠閑地搖著尾巴,座在一旁:“這是你爺爺借來的衣裳?!?/p>

    “干什么用的?”

    “我怎么知道?!?/p>

    “我還是拿去給玄青看看吧?!?/p>

    我拿起了紗衣,那妖怪身體散發出柔和的光芒,不一會兒變成了一名身穿藍色旗袍的妖艷女子,她捋捋金色的長發說道:“你說的是玄青嗎?”

    “是啊?!蔽一卮?,“有什么問題嗎?”

    “沒有,我也一起去吧?!?/p>

    她與我并肩走出家門,潔白的蓮花跟隨他的一舉一動晃蕩。月色灑在她的身上,折射出的光暈如同皎潔的月光,靜謐而優美。

    玄青的裁縫鋪已燈火通明,紅色的燈籠像指引人前進的微光,在風中搖曳著,似乎永遠不會滅。

    “這么晚了還過來,有什么事嗎?小離?!毙嘧诳p紉機邊,縫補著一件破掉的衣裳。

    我走到他跟前,將衣裳放到縫紉機上:“這個,你看看吧,是什么材質的衣裳?!?/p>

    玄青的眼神一愣,隨后變得溫和起來,仿佛在看以為絕世美人,充滿敬意和欣賞:“這是眼蘿紗衣,你怎么會有?”

    “那是蘇夏老頭子借來的東西?!蔽鲝拈T外走了進來,之前她說什么也不肯進來。

    “呀,這不是西嗎?”

    “你現在才知道是我嗎?”

    “抱歉抱歉,忽略你了?!?/p>

    “你還是老樣子啊?!?/p>

    西走到沙發邊坐下,翹起了二郎腿。

    這下換我驚訝了,原本兩個看似陌生的人,原來早已是相識的朋友。

    “你們認識???”

    “是啊?!毙嘈Φ溃骸疤K夏怎么會借衣裳呢?”

    “誰知道呢?!蔽髡f。

    煙蘿紗衣留在了裁縫鋪,我和西迎著月光往回走,她的衣裳在月下會發出淡淡的白色光暈,將白蓮襯托得很美麗。

    前方突然刮來一陣風,巨大的沖擊力把我撲到在地,不知明的母體瞬間扼住我的喉嚨,讓我喘不過氣來。劇烈地砸在地面,后腦傳來尖銳的疼痛,讓我一下子頭暈眼花,但很快又恢復了視覺,眼前扼住我的,是一個全身蒼白無色,眼眶空洞沒有眼珠也能看到憤怒的人。她的頭發很長,灑落到了地上,部分纏住我的身體。

    “你沒事吧,蘇小離!”西蹙緊眉頭,想要過來幫忙,也被那妖怪用頭發纏住,無法動彈。

    “蘇夏,我要殺了你!”

    那是個美麗的地方,俊男美女比比皆是,粉紅的海棠花開滿大街小巷,復古的房屋張燈結彩,就像玄青的裁縫鋪那般,溢滿溫暖的光。

    “來者何人?”她坐在高臺上,俯視著突然來到這里的奇怪男子,他身著一身窮怪裝束,模樣年輕卻有病危的趨勢。

    “小生蘇夏?!蹦凶赢吂М吘吹木瞎?,回答:“前來借女王的一樣東西?!?/p>

    她往后靠了靠,纖纖玉指把玩著長發:“想借什么?”

    蘇夏笑笑:“女王的衣裳?!?/p>

    手掌的力度加強,黑發在掌中瞬間碎成灰燼,她的眉頭一皺,之前的慵懶變得戾氣百出:“你說什么?”

    衣裳?她怎么能輕易借人,這可是讓她能有此等姿色的寶物,若沒有她,她女王的地位就會化為泡影,連在花香之地都無法生存下去。

    蘇夏不慌不忙,輕輕一笑算是接住了女王的怒威:“小生有一物可與女王的衣裳交換,我想女王殿下一定會喜歡的?!?/p>

    她平息下怒氣,這名男子木然來到這充滿誘惑的地方,卻仍能保持清澈的眼眸,想來也不是什么可疑且令人生厭的人物。

    “拿來我看看?!彼?。

    蘇夏走向前來,將一張面具遞到她面前。她伸手接住,面具沒有冰冷的觸感,流至指尖的,是片溫暖的觸感。

    “女王戴上試試看吧?!碧K夏笑著說。

    她將面具戴上,一道暖流融進皮膚里后,面具消失不見,呈現在鏡子里的是,比之前更具姿色的美麗容顏。

    “我喜歡這東西,衣裳你拿走吧?!彼岩律衙摻o了蘇夏。

    “這張面具只能維持女王30年的容顏,30年后,我定來還衣裳?!碧K夏留下這句話,便離開了花香之地,從此再沒有出現過。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蘇夏?!蔽矣盟粏〉穆曇羝D難地說出這句話,始終無法扯開那雙堅硬的手臂。

    我伸出手臂一拳打翻夜叉,終于能喘上氣,看著夜叉那雙空洞充滿憤怒與悲傷的眼,我也跟著難過起來。玄青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將煙蘿紗衣遞給我。

    我拿著紗衣,慢慢靠近夜叉,她死死盯著紗衣,下一秒就會撲過來。我將紗衣披到她的身上。純白若云霞的紗衣,在月下發出潔白的微光:“我提爺爺向你道歉沒有及時還給你衣裳,但是,請你不要再仇恨了,你也只是想要一個平常人的生活對吧?”

    “現在就把衣裳還給你?!?/p>

    那白光像霧般,將她團團包裹住,在那若隱若現的霧氣里,我看到一張,清純的,美麗的臉,對我微微笑著:“謝謝?!?/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