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3章煙蘿紗衣其一

    • 作者:微如塵埃
    • 類別:玄幻言情
    • 更新時間:2019-08-02
    • 本章字數:2723

    “小離,有什么事嗎?”

    “我想問您一些事?!?/p>

    “什么事?”

    “為什么不告訴我爺爺的事?”

    電話那頭陷入了沉默,沉重的呼吸從聽筒里微微傳來,爸爸似乎在咽口水。

    “你怎么知道爺爺的事?”

    “我現在在雜物間里?!?/p>

    “雜物間?!聽著小離,千萬別碰檀木箱子!”

    “為什么?”

    “別問,好了,爸爸要去開會了?!?/p>

    電話被切斷,我握著手機目光在雜物間里搜索,爸爸口中的檀木箱子就在角落里,染上厚厚的灰塵。

    從小我就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千奇百怪的東西,那些,是被人類稱為妖怪和靈魂的存在,但沒有人會相信看不到的東西,所以我沒有朋友。

    直到小巷里搬來一位裁縫師,我才交上了人生中的第一位朋友,他很奇怪,經營的裁縫店一年只在一個季節做衣裳。他留著黑長發,只穿黑色的衣裳,即便是在酷夏也是如此。

    “早上好玄青?!蔽以诓每p鋪的窗臺前微笑著向他打招呼,他報以同樣溫柔的笑容:“早上好小離。今天想吃什么早餐?”

    “不了,今天我要在家里自己做早餐吃,并且打掃一下屋子,那我上街去買東西了,再見?!蔽覔]揮手走出小巷。

    玄青微笑著揮手,目送我離開小巷,像大哥哥目送心愛的妹妹。

    他就是這樣一位溫柔善良的男人,看似年齡并沒有比我大多少,卻已游山玩水經歷許多許多的事情。

    “哎呀!”

    走到包子鋪的時候,我又突然不想自己做早餐,我買了幾個包子打算到山里去,轉身之際迎面撞來一位老婆婆,她重心不穩摔在地上,手中的硬幣丁零當啷沿著地面滾落。

    早晨的街道上沒有太多人,像玄青這般老早營業的除了早點鋪再無其他,我驚慌地蹲下身去幫老婆婆追趕硬幣。

    “抱歉,老婆婆?!币幻队矌艥L動著朝下水道去了,我把老婆婆扶起來匆匆追趕硬幣。

    一只細長的黑色手指擋住了硬幣的去路,并把它拾起來,我順著手臂一直往上看,沒戴面具的妖怪張嘴笑著將硬幣遞到我手中:“拿好了,人類?!?/p>

    我還沒弄明白這妖怪怎么回事,它已拖著長長的蛇尾走了,短而凌亂的灰色頭發在風里輕輕搖擺。它從人群中間穿過,也許人們能感知到它一點點的氣息,但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存在,它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可以任意穿過人類的人體。

    我把硬幣交還給老婆婆,她笑著把硬幣遞給師傅,再買了兩個包子:“謝謝你啊小姑娘,我會在廟里為你祈福的?!?/p>

    “這樣就不用了,我也是要到廟里去呢?!蔽姨嶂?,對老婆婆笑笑。

    我們順路,但卻不是走進同一座廟里,我要森林的更深處走,終年不散的霧縈繞在花草樹木間,深深淺淺,遮住陽光使得森林灰暗而陰森恐怖,老婆婆不由得露出擔憂的神色:“小姑娘你一個人到森林里沒關系嗎?”

    “嗯啊?!蔽覍λ龘]手告別:“這座小鎮周圍的山已經沒有太多野獸了,不會有事的?!?/p>

    “那路上小心?!?/p>

    我順著雜草叢生的小路一直往前,山路起起伏伏坑坑洼洼,走起來不怎么容易。我的腳步聲似乎驚動了生活在這里的小動物,草叢中傳來他們奔跑的沙沙聲,樹枝上還能聽到鳥兒的鳴叫,清脆地蕩漾在耳畔。如此靜謐愜意的地方,在人類的眼里竟是這么恐懼之地。

    沒多久破舊的寺廟就能看見,上面裂痕的紋路在遠處也能看得清楚,墻角下雜草生機勃勃地冒出,風里洋溢著青草味道。我喜歡荒蕪破舊的地方,就像現在眼前的寺廟,它不曾輝煌過,只是在歷史的長河里曾經被人虔誠的拜祭過,香火不是那么旺盛,前來的人奉獻最純最真的感情。

    后來無人再記得它,等我來的時候,里面只剩一尊布滿裂紋的石像。

    我把包子擺放在供桌上,上面所堆積出的厚厚灰塵,掩埋了它原本的暗紅色桌面。石像的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容,面目坍塌掉后無法看清它原本的樣子,根據身形我也不能看出什么,它只如普通人大小,于我而言卻是高大的。

    我跪下來磕了頭,什么都不祈禱,便離開這座荒蕪的寺廟。

    “蘇…夏…”

    從森林的某處里傳來微弱的呼喚,我已走出寺廟很遠,快出了森林,突然就聽到這樣的聲音。

    “蘇…夏…”

    那是一個名字,跟我有相同的姓氏。不詳的感覺爬上心頭,我頭皮發麻地想要調頭就跑,犀利的風席卷著樹葉沖擊到我身上,一只巨大的白得過分的手捏緊我的脖子。

    “蘇夏我要吃了你!”臉色,以及全身都是白色的無眼瞳妖怪,緊緊掐著我的脖頸,從它空洞的眼神里,我看到強烈的怨恨。

    “你搞錯了,我根本不是什么蘇夏,我是蘇離!”我捏緊拳頭,用力打在它的臉上,在它吃痛松手后,我撒腿就跑。

    我沒有什么法術,很多時候都是靠蠻力躲過不懷好意的妖怪的攻擊,這次也是一樣。

    我拉出藏在角落里的檀木箱子,凌亂的東西阻礙著我的動作,但終于還是把它搬出光線比較強的地方。我在泡沫箱里找到了爺爺照片,上面有他在陰陽師學院的畢業合影,真不敢想象,那個白色妖怪竟然知道爺爺,還有那么大的怨念,說明爺爺也和自己一樣,能夠看到妖怪。

    箱子很奇怪,樣子還很新,沒有鎖,上面只貼著奇怪的紙符。我沒有多想,撕開紙符,強烈的好奇心驅使著我做毫無意義的事情。

    空氣在流動,慢慢加快速度,它們匯成一股細長的龍卷風,卷著灰塵在房子里亂躥,待力量凝結夠以后,全部涌進箱子。比龍卷風更強烈的氣流從箱子爆開,房間都被震動,架子被震倒,連帶著我也摔倒在地,灰塵像海浪般涌起。

    待塵埃落定,我從地上爬起來,房間里很安靜,檀木箱子在滿是狼藉的地面屹立,箱子里很暗,我看不到里面的情景。我把頭探過去,便被不明物體拍在臉上。

    “真是沒禮貌啊,蘇夏的小孫女,竟然在這種地方解開封印?!?/p>

    衣服已經都臟,不明物體再把我撞倒,我已經沒有一處地方是干凈的了,除了眼睛。聽到聲音我爬起來,看到黑色的,具有兩條尾巴、似狗不是狗、眉心處有著紅色紋路的不明物體站在箱子上,輕蔑地看著我。

    “??!”我大叫出聲,不是害怕,是太過驚訝了:“你是誰???妖怪!”

    妖怪跳下箱子,在我身旁轉悠:“哎呀,當然是受蘇夏之托,幫他看東西的大妖怪嘍!”

    “你果然是犬妖嗎?”我伸手把它提了起來。

    妖怪似乎不大喜歡我這樣對它,不停地擺動著身體表示反抗:“真沒禮貌!小孫女,快放開我!”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