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一百一十章 仲老夫婦歸

    • 作者:妹紙愛吃肉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1-14
    • 本章字數:2180

    沁歡回房拾掇好了自己,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出門就看見那只害得自己不淺的鴿子立在石桌上。

    藝容許是覺得天氣轉涼,換下了昨日那件綠色輕紗,穿上了更為保暖的艷紅披風,臉上未施粉黛,低頭美目流轉若星,逗著那只已經恢復雪白的鴿子。

    盡管已經和姑娘相處了這么久,沁歡還是微微的呆住。

    姑娘美是大家公認的,她也是,她從來沒見過比姑娘還要美的人。

    都說那司晴是京城中第一美女子,只是那女子雖美,身上卻少了些像姑娘這樣奪人眼球的英氣。

    相比之下,她還是更喜歡姑娘一些。

    “沁歡,干嘛呢?快過來?!彼嚾萏ь^就見到自己的丫頭在那里發呆,嘴角揚起一絲淺笑,雪白手臂從披風中伸出,皓腕上月牙紅石襯出凝脂肌膚。

    “姑娘,你真好看,沁歡原以為你只會穿素色衣裳,沒想到這大紅大紫你也能穿得如此好看?!鼻邭g走近了,發自內心的稱贊。

    看著沁歡一臉認真,藝容臉上未露出平常女子的嬌羞,反而拂了一下自己耳邊被風吹亂的發絲,長長睫羽沖她眨巴了兩下,“那是自然?!?/p>

    ......

    沁歡在石桌上坐下,那只鴿子反倒沒有抬了,甚至還伸出小爪輕輕刮了刮兩下她的手。

    不痛,癢癢的,沁歡臉上驚奇:“姑娘,這鴿子是何物?”

    藝容失笑,摸著小哥身上的羽毛:“鴿子自然就是鴿子?!?/p>

    沁歡慌忙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著沁歡搖頭晃腦的樣子,嬌顏憨厚,滿是小家女子的碧玉之感,忽的問道:“沁歡,你芳齡幾何?”

    沁歡細細回答:“奴婢明年正月恰是二八年華?!?/p>

    藝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十六了?。?/p>

    “姑娘,你還沒回答我這鴿子是何物?”沁歡見她細細上揚的嘴角,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嚇得她連忙轉移話題。

    藝容回過神來,櫻唇微啟,沖著鴿子嘟唇喚了兩聲,才開口回答她的問題:“這鴿子是我未出山前的寵物,是經過特別訓練的信鴿?!?/p>

    話音剛落,便見沁歡一臉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藝容掃了她一眼。

    沁歡連忙搖頭,不敢將自己差點把姑娘的信鴿燉來吃了的做法講給她聽......

    藝容也沒有在意,那耳邊的頭發再次垂下來幾綹,順滑的長發輕撫過那鴿子的臉部,若是忽略一旁嘴巴張得毫無形象的沁歡,恰似美景一副。

    突然,那正在逗鴿子的美人兒笑意停在嘴角,像是想起什么,急急將鴿子翻了個身。

    結果鴿子站的正是石桌邊緣,她這毫無注意的一抬手,鴿子瞬間掉到了地上,昨日下雨形成的水灘還未干涸,小哥撲棱棱的煽動翅膀。

    “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小哥你沒事吧?”藝容被嚇了一跳,連忙彎腰將小哥撿了起來。

    只是為時已晚,小哥渾身滾入渾水潭,全身上下已看不出之前雪白俊鳥的影子.......

    藝容邊說邊笑,沁歡也忍俊不禁。

    她細細的將鴿子腿上綁著的小竹筒取下,幸而有這個竹筒,里面的紙條才未被打濕。

    紙條很小,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話。

    沁歡不識字,坐在一旁安靜的等藝容說話。

    藝容粗略掃過那張紙,瞬間喜悅之色溢于言表,那雙自早上起來便迷茫散著懶意的眸子一瞬間變得如一泓清水般明亮,粲然生光,娥眉彎彎,俏麗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滿臉興奮。

    沁歡自跟了藝容以來從來沒見過她如此興奮張揚的表情,一瞬間好奇那上面寫的是什么。

    正欲開口,藝容就急匆匆的站起身,抱起小哥就親了一口,一點也不嫌棄他那滿身都是泥濘的臟水,“小哥!等我回來給你吃雞!沁歡,幫小哥洗個澡,別再想燉它了.......”

    最后幾個字消失在那扇如風關閉的門間,如霧般緩緩飄散,卻讓正抱起小哥的沁歡,嘴角微微抽了抽......

    洛淵手執黑子,不緩不急將那玉子下在某處,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再次堵住了白子進攻。

    李宴今日似乎很不耐煩,猛地將棋盤一推:“下次再戰?!?/p>

    洛淵似乎已經習慣了他這種耍賴方式,眉梢輕佻,修長的手指執起桌上白煙裊裊的茶杯,那雙淡粉色薄唇輕扣杯盞邊沿,輕抿一口。

    “報告王爺,藝容姑娘求見?!蓖醴獯┲簧砘疑屡?,面帶敬意的走進,雙手齊擺,在洛淵面前行了一個禮。

    洛淵手中茶盞還未放下,李宴就先叫了起來:“小容容來了?快喚她進來!定是知道本太子來了,特意來看望本太子......”

    王封臉上閃現出尷尬之色,洛淵唇角似乎勾起一絲淡笑,沖著他輕輕點了點頭。

    藝容今日未曾梳妝打扮,只是淡淡將那頭青絲挽了一個發髻,用一根青木簪隨意的別在頭上,垂下來的墨發耷在腰臀間,走路揚起的風將那三千發絲帶得隨風輕揚,身上衣裳似乎也不曾刻意換過,倒像是拿著兩件就往身上套上了一般。

    李宴從未見過她這般模樣,愣了一下,艷冷清冶的墨眸染上一層笑意:“小容容可是起塌后忘了拾掇自己?”

    若換作以前的藝容定會跟他對刺兩句,但今日她春風滿面,心思全然不在李宴身上,連剛剛那句嘲笑的話語都直接忽略了。

    “洛王爺,藝容今日,是來向你辭行的?!彼忌绎w舞,全身上下都是擋不住的喜色。

    那分坐白玉盤兩端的人皆是一愣,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下方女子未施粉黛的臉宛如四月初的朝華,空靈奪目卻不至絢爛到似寒晶叫人睜不開眼,她衣衫飄動,輕盈腳步快速走上前。

    王封眼睛一瞪欲阻攔這好似忘了身份的女子,眼睛一轉卻見那英利筆挺的兩道身影沒有絲毫的在意,仿佛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已然伸出一半的手便輕輕收了回來。

    藝容明艷笑容燦然現于頰上,如銀鈴般清脆聲音一字一字蹦出。

    “洛王爺,太子殿下,民女雙親仲老夫婦不日前已從東脈雪山回了隱崖谷,洛王爺的病情藝容束手無策,待民女返回,不出三日,仲老可抵達王府?!?/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