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九十八章刺客跡難尋

    • 作者:妹紙愛吃肉
    • 類別:古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1-14
    • 本章字數:2103

    銀白色的淡淡月華均勻的從遙望無際的漆黑夜幕中盡數傾灑了下來,瑩潔的月華將那道華貴至極的身影籠罩在內,精致的金線滾邊繡蟒長袍將他清瘦的身影襯托得越發修長。

    腰間約束的淡黃色玉帶上鑲嵌著雕工精致的寶石,長長的流蘇的懸掛在腰間隨著他來回走動的步履微微晃動著,冷峻的神色將他整個人襯托得越發氣宇軒昂,貴氣凌人,高貴得高不可攀。

    唯獨美中不足的是挺拔的眉宇間若隱若現的淫邪之色將他英俊的面容襯托得越發陰冷起來。

    “主子,宮中發生了如此大事,而且陛下追刺客還未歸來,主子應該趁此機會重新奪回陛下的偏愛才是,而且我們此舉只怕是不妥吧…”

    隨著略顯猶豫的嗓音緩緩落下的同時,面色有些沉疑的男子赫然映入眼簾,話語之中皆是對男子之舉的不贊同。

    “你懂什么,今夜若是得不到她,本皇子不止會徹夜難眠,猶如蟻咬般百爪撓心般難受,還會寢食難安,那驚為天人的容顏恐怕不止本皇子一個人惦記著呢,只怕晚幾天,也不知會成為誰的人,與其如此,還不如今夜就讓她為本皇子侍榻纏綿,也好過便宜了其他人!那么美的臉蛋,也不知道滋味究竟如何?”

    誰知道,男子本為勸慰的話語剛落下,不但未曾阻止男子淫邪上腦的沖動,更是越發激發了男子勢在必得的野心,宛若檀木般漆黑無比的眼眸中滿是熾熱無比的幽芒,陰側側的話語緩緩從薄唇間一字一句擠出,滲人心扉的冷意讓人無比生寒。

    “此時宮中已然滿城風雨,此舉真的有失妥當,主上請三思。若是讓陛下知…”

    明知道勸解無用,滿目冷峻的男子猶如星辰般的眸子迅速滑過一抹淡淡的失望情緒,然而,他似乎顧忌著什么,袍角翻飛間,英俊的男子已然單膝跪立于地,垂首斂眉間,冷峻的面容上已然映滿了決然。

    “本王該做什么還需要你來提醒嗎?”

    本就幻想著藝容曼妙絕美身姿承歡在自己榻下李永康面色赫然陰沉了下來,冷眼半瞇,宛若冰天雪地般冰冷至極的寒冽不動聲色地從眸底一瞬即逝,俊朗的面容上浮出猙獰的怒色,連同陰側側的嗓音也充滿了冷冽的殺機。

    “主子…”

    血翎凝視著滿臉怒意的李永康,明知不能再觸怒他,可是理智卻清晰的提醒著他,如果放任李永康只為成全自己私欲而做出如此膽大包天的行為只會惹下滔天大禍。

    因此,他抱著僅存的希冀猶豫著開口,想要打消李永康膽大包天的想法,奈何話語還未完全落下,已然被李永康赫然抬起的手勢截住了未完的話語,儼然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行了,本皇子不想聽你說一些道貌岸然的大道理,就算父皇發現了又如何,大不了本皇子要了她的身子后娶了她就是,本皇子素無正妃,如若不行,側妃也無妨!”

    見血翎一而再再而三的違背自己的命令,李永康心里頓時涌上一陣少有的煩躁,心中越發后悔,竟是失策沒將血弒帶來,宛若未有日月星辰的漆黑夜幕般深邃的眸子中滿是懊惱。

    緊接著轉念一想血弒雖好,可身上殺伐之氣過于明顯,還有身上濃重的血腥味實在不宜帶來如此宴會,否則又怎么會輪到如此啰嗦不斷規勸著他的血翎。

    張口閉口全是陛下怎么樣,怎么樣,煩都要煩死了…

    還有那個老家伙!

    遲早有一天,待他登上那個位置之后,便是他駕崩之時,不就是調戲了他一個妃子嗎,就如此大發雷霆的撤了自己的太子之位,他憑什么!

    三宮六院,眾宮美色,憑什么只有他能如此享受。

    “……”

    聞言,血翎已經知曉無論自己如何勸解都無濟于事,俊逸的面容上浮出淡淡的無奈,眉峰緊皺的同時,腦海中浮現出的是那一抹淡漠,出塵絕世淡白色身影,即使面對危險時也波瀾不驚的模樣越發清晰的涌了上來。

    心中有一個略為疲憊的聲音一直在叫囂著,那女子也不知道是倒了幾輩子的血梅,才會被素來好色的主子看上…

    ……

    夜色漸深,長街小巷中滿是成批涌過的金甲侍衛,滿面肅然,電光火石間,在茫茫夜色間穿梭而過,訓練有素的巡邏著,細微到甚至不放過任何細節的動作很顯然出賣了他們似乎正在尋找著什么的事實。

    接連不斷地巡查已經嚴重地擾了民,然而,如此大費周章的動作注定要打破已經成浸在寂靜黑夜中安然沉睡著的帝都的寧靜。

    無論巍峨官府,還是朝廷重臣,又或者是平民小販都注定了徹夜難眠。

    甚至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便被人家里家里極其認真的盤查了一遍。

    但凡是稍有些許嫌疑的人都被毫無猶豫的關進了大牢。

    然而,對一切恍若未覺的那抹淡黃色的清瘦身影無聲無息跟隨著那些認真排查的金甲侍衛,猶如蒼鷹般銳利至極的眼眸滿是睥睨天下的霸決,明明一言不發,卻無來由地給人一種想要臣服于地的霸道氣質。

    “回陛下,整個帝都依稀都搜查了一遍,仍然沒有那些刺客的蹤影!”

    領頭之人冰冷至極宛若布滿冰霜般的容顏上滿是一絲不茍的認真與嚴肅,朝著那抹跟隨了他們一夜的淡黃色身影單膝跪立于地,微微耷拉著的睫羽掩飾著那雙深邃如海的眼眸之中異樣的情緒,肅冷的菱唇輕啟,凜然的話語將未有收獲的結果上報給眼前尊貴至極的人。

    “繼續找,他們帶著那么多尸體不可能走得太遠,除非長了翅膀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出了帝都,本皇不信,你們信嗎?”

    聽聞領頭之人的回報,圣元皇帝眉頭微皺,眉峰如嵐,淡淡凝皺而起,菱唇微勾,霸氣的面容逐漸浮起淡淡的笑容,卻未達深不可測的眸底,袍角微揚,沉默著揚手做出一個停止的手勢,渾厚有力的聲音帶著些許嘶啞清晰至極的落了下來。

    “去,把隱夜找來!”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