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4章 斷頭鬼

                        • 作者:米果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4
                        • 本章字數:2082

                        爺爺額頭上青筋暴露,臉上那已有些松垂的肌肉越拉越長,越繃越緊,最后竟像砂漿水泥一樣凝固住了。

                        “快說!到底是哪里來的!”

                        內心驚懼又難過不已的我,被爺爺突如其來的怒氣嚇住了,下意識想要拽回來自己的玉佩,這畢竟是哥哥身前最后留給我的。

                        可爺爺枯瘦如柴的手指卻是強悍有力,我非但沒有拽回來,反而被爺爺直接一把拽了下來。

                        雙目幾乎赤紅的爺爺瞪著我,銳利冰冷的視線射過來,我覺得臉上是潑了一盆冷水透心涼。

                        爺爺這般反常的怒氣,讓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突然想起來之前哥哥嘲諷爺爺的那些話語,當即也不敢有所隱瞞。

                        “哥哥送給我的?!蔽业穆曇粜⌒〉?,臉色霎時也是慘白一片。

                        難道我剛剛的夢境,是真的?那個面具男,是真實存在的?不可能的,我是一個無神論者,還是沒有辦法相信那些怪力亂神之說。

                        可是他說他會放過許無言,難道哥哥都已經死了,還有復活過來的可能嗎?

                        此時此刻我突然想要再入夢,盡管這一切根本就不是真實的,反而離奇到讓人詫異,但是為了哥哥,我或許真的可以試試。畢竟哥哥突然離世,對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爺爺仿若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溝壑縱橫的臉頰幾乎扭曲到了一種怪異的地步。

                        聽到我的話語,爺爺仿佛才恍然被驚醒,直接起身就跑走了,本是上了年紀不疾不徐的姿態都變成腳下生風。

                        我詫異至極,一時之間也忘記了該作何反應。

                        “爺爺……爺爺……”

                        等我反應過來從病床上快速折騰起來,光著腳追到病房門口,卻發現空蕩蕩的走廊,根本就沒有人影。甚至連醫生和護士都沒有。

                        就在我欲回病房拿手機聯系爺爺之際,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團黑霧,眨巴眨巴眼睛,我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可是那黑霧竟然慢吞吞飄遠了。

                        我腦海之中當下就反應出四個字:鬼氣森森。

                        現如今醫療條件發達,人民生活水平上升,有個小病小痛都會來醫院看,可謂是熱鬧不已??裳巯箩t院的走廊竟然空無一人,只有這團黑霧。事出反常必有妖!

                        心臟仿佛要從胸腔之中跳出來,我屏住呼吸以為自己還在夢境之中。

                        黑霧慢慢散開,竟然是一個長發飄飄鮮血淋漓的女人頭,臉上刀痕遍布皮肉翻飛,黃白相間的液體從裂口溢出,似乎隱約還有蛆蟲在蠕動。

                        女人頭漂浮在半空之中竟然是對著我勾起了一個邪惡而毒辣的笑容。

                        胃里一陣翻騰,我捂著胸口哇的一聲嘔吐出來。

                        視線卻還是不由自主看向了女人頭,說實話,我很害怕她突然沖過來,而此時此刻本該是想著應付方法的我,腦海之中只留下一團亂麻。

                        “嘿嘿嘿……”

                        女人頭甚至還伸出舌頭笑了起來,我瞬間瞪大了眼睛,因為我分明發現那紫黑碩大同樣流膿破爛不已的舌尖處掛著的,赫然是許無言的戒指。

                        當年流行早戀,許無言沒有找到女朋友,勒令我用自己的壓歲錢給他買了一個戒指。

                        付出了我當年所有的積蓄,所以記憶深刻。

                        那戒指掛在舌尖,竟然還閃爍著綠油油的光芒。不等我有所反應,女人頭邪笑著一個俯沖過來,張開血盆大口帶著濃烈的腥臭似乎想要一口將我吞下。

                        我下意識伸手去抵擋,只聽見女人頭無比凄厲尖叫一聲。鼓起勇氣抬頭定睛一看,女人頭在走廊的盡頭,頭上縈繞的黑色霧氣似乎銳減不少。

                        而那破爛臉上的表情,竟然是驚恐膽顫,下一秒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她害怕我?為什么?

                        幾乎就是眨眼之間,還沒有等我想清楚問題,走廊恢復了正常,腳步匆匆的醫生護士,嚴肅悲傷的病人。

                        神色驚懼的我一陣頭暈目眩,幾乎要站立不穩,連忙伸手扣著門套,想要穩定住自己的身形。緊咬薄唇妄圖用疼痛讓自己清醒過來。

                        可思緒仍舊是慢慢渙散,像極了困頓無比的人不受自己所支配的意識越來越混沌。

                        最后也只聽見耳旁的驚呼聲,我重重摔倒在地上,徹底沒有了直覺。

                        “我的妻,看來你始終還是接受不了我的一切啊?!?/p>

                        銳利冰冷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我睜開眼睛,果然還是紅彤彤一片的房間,以及壓在我身上的面具男。

                        “裝神弄鬼的,你是不是對我下了什么藥?”我惱怒不已,現在的新興的藥物日新月異,或許是爺爺生意上的死對頭派來故意擾亂我們家?

                        “我的妻,你這樣好傷我的心啊?!泵婢吣休p嘆一聲,語氣似乎有些愉悅。

                        這一次他并沒有對我做什么不軌的事情,反而是輕柔撫摸著我的小腹,涼絲絲的感覺讓我后背發麻。

                        “等我們的孩子再穩固一段時間,我就可以現形了?!?/p>

                        面具男快意悠然的話語讓我如遭雷擊,我們的孩子?我和他的孩子?

                        這怎么可能呢?只是一個夢境而已,竟然還可以懷孕?無論如何我都沒有辦法相信。

                        “看在你乖巧無比的份兒上,你拿著我的玉佩,去斷頭鬼那里把許無言的魂魄奪回來,他就可以活下去了?!?/p>

                        面具男看著錯愕不已的我,竟然又是開心無比地笑了起來,甚至還在我的臉頰深深烙印下一吻。

                        失重的感覺再度傳來,我知道自己要醒過來了,這一次的夢境,快速而短暫卻幾乎讓我魂飛魄散。

                        睜開眼睛看著潔白的天花板,一個人真的會做這么連貫的夢嗎?面具男是我自己不能說出口的羞澀欲念,還是世界上真的有怪力亂神的事情?還有剛剛那恐怖電影一般的情節。

                        盡管如此,我仍舊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神。只當這一切的反常,是因為許無言的死對我造成了太大的打擊。

                        而這樣的謊言和自我安慰,似乎連我自己都騙不過。

                        下一秒,我整個人幾乎是目眥欲裂,因為我看見……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