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3章 許無言死了

                        • 作者:米果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4
                        • 本章字數:2102

                        “哥哥他怎么了?”我心臟一陣巨疼,連帶腦袋也開始疼痛起來,那仿佛要炸裂的感覺越發讓我心驚。

                        緊咬嘴唇刻意隱忍之下,卻亦是太陽穴青筋突兀暴起恐怖萬分。

                        “一一,你怎么了?你哥哥已經出事了,你可不能再嚇爺爺了!”爺爺拉著我的手,幾乎是老淚縱橫。

                        當即我的心也如墜冰窖,爺爺早年當過兵,奉行男兒膝下有黃金,更加追捧男兒流血不流淚。

                        這般渾濁的眼淚爬滿了臉龐,只怕哥哥已是兇多吉少……

                        我顧不得太多,一把拽下手背上的吊針,銳利尖銳的針頭在纖細白皙的手背之上劃下一道血痕,鮮血瞬間就浸了出來,化作血珠跌落在床褥之中。

                        心慌意亂的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樣的異常,爺爺的視線似乎有些渙散,我也沒有留心多想。

                        握著爺爺干枯如柴的手,我心急如焚。

                        “快,快,爺爺,帶我去看哥哥?!蔽惨粢呀涱澏兜讲怀烧Z調,蒼白的嘴唇血色盡失顫栗發抖。

                        奔跑到急救室的門口,看著手術中指示燈閃爍,不算耀眼的光線此刻卻竟是要灼傷我的視線。

                        “爺爺,哥哥他這到底是怎么了?”渾身顫立的我狠狠捏緊了拳頭,內心恐懼的感覺愈發蔓延。

                        爺爺輕輕嘆了一口氣,擦了擦眼角渾濁的淚水,表情悲痛。

                        “你哥哥剛剛看了你,從醫院出來沒有多久,就出了車禍?!?/p>

                        “這怎么可能!”爺爺的話語讓我一陣心驚,醫院在市中心,周邊都是最繁華熱鬧的街道,車速根本就不會快到出車禍之后還要把人送進搶救室!

                        時間仿佛被拉長了,又好似只過了一秒鐘。

                        手術室的門被推開,帶著口罩的醫生看起來不像是白衣天使,恍若變成了剝奪我幸福的惡魔。

                        搖搖頭穩定住自己的心神,我搖搖晃晃上前。不等我拽住醫生的手,他揭開自己的口罩,神色嚴肅而歉疚。

                        “對不起,我們盡力了?!?/p>

                        九十度的鞠躬,諷刺異常。

                        我此刻終于能夠體會到為何會出現那么多的醫鬧,因為我內心一瞬間也是升起巨大的憤怒和毀滅感。

                        想要沖上去質問醫生,為何沒有把許無言救回來。想要毆打撕咬想要崩潰瘋狂卻也只是為了發泄我內心的歉疚和傷心。

                        虛弱的我剛剛邁出一步卻是踉踉蹌蹌摔倒在地上,手肘在冰涼的地板上磕破鮮血淋漓我亦是恍然不知。

                        爺爺上前一步將我扶起來,他神色蒼白的臉上,看不出太大的情緒。

                        “一一,別鬧了,我們去送送你哥哥?!?/p>

                        蒼老的聲音干枯嘶啞,仿佛是飽經滄桑一般。

                        始終冷靜不下來的我,終于見到了許無言,我的哥哥。

                        白色到幾乎刺目的床單蓋住了許無言的臉,往日電視劇中才能看見的場面竟然如此真實在眼前浮現。

                        我始終接受不了這樣的一切,爺爺那雙如同山坳里挖出的老樹根一樣的手,顫顫巍巍掀開了床單。

                        許無言慘白到陌生的臉頰,原本俊美異常的五官此刻毫無生機。

                        “不?。。?!”我抱著自己的頭,宛若一個瘋子一般,絕望撕扯著頭發。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一切。

                        老淚縱橫的爺爺抱住我,亦是心如刀絞。

                        “一一,別這樣,你哥哥也不想看到你這樣?!?/p>

                        爺爺似乎過于冷靜,我也沒有多想,只當是他大風大雨經歷多了,也就淡然了。

                        而多年后回憶起今天,我才明白為何爺爺對于自己唯一的親孫子,竟然如此淡定。

                        現如今無法接受一切的我,終于軟軟跌倒在爺爺懷里,暈了過去。

                        再度睜開眼睛,入目的竟然還是面具,未著絲毫寸縷的我,緊緊貼著男人同樣光潔誘人力量感爆棚的肌膚。

                        卻是一陣陣冰涼的寒氣,讓人忍不住想要越發抱緊面具男。

                        一想到哥哥都死了,我竟然還做這樣迤邐的夢境,越發是感覺自己對不起哥哥。

                        當即恢復了大多的心智,從漫無目的的愉悅之中回過神來,使勁兒推拒著男人。

                        “你給我起來!滾開!我不要夢見你!”絕望的嘶吼之中,我的眼淚也崩潰滑落下來。

                        男人涼絲絲的手指輕輕為我拭去淚水,另外一只手滑過我的鎖骨拽著我的玉佩細細把玩。

                        “許無言死了是對你的懲罰,我以為你會有所長進,沒有想到還是這般不會討人喜歡?!?/p>

                        男人的話語仿佛帶著寒氣,從地獄之中蔓延上來。

                        卻是震懾了我所有的動作,本欲去拍開他不太規矩的雙手,畢竟這個玉佩是哥哥生前送我最后的禮物。

                        卻因為他的話語,徹底僵硬在半空之中,姿勢極其地怪異。

                        不信鬼神之說的我,在夢境之中也是崩潰異常,根本就不相信男人的話語,以為整個夢境都是自己在主導,當即崩潰大怒。

                        仿佛是自己內心可恥的想法在尋找慰藉,我的確是想要擺脫這樣的負罪感。

                        哥哥不是被我的害死的,是這個面具男害死的。

                        這般的認知讓我都覺得可笑,逃避的自我意識驅使這樣的夢境,越發讓我覺得不齒。我瘋了一般捶打著男人,暴怒地嘶吼:“你給我滾開!滾開!該死的!”

                        面具男卻不為所動,不管不顧我暴怒的情緒,一個挺身徹底占有了我。

                        歡愉的感覺騙不過自己的內心,我掙扎抗拒無果,眼淚瘋狂肆意。這般離奇的夢境,究竟是為何?

                        “許無言收了我的聘禮,亦代表你陪了嫁妝。我的妻,你逃不過的,最好還是乖乖的。興許我心情好了,放過許無言?!?/p>

                        面具男的動作越發激烈,不知道被折騰了多久,我的眼淚仿佛已經流干,根本就沒有多想他的話語。

                        單單是許無言三個字,就足夠讓我心碎。

                        攀上頂峰的男人終于徹底釋放了自己,而我卻在下一秒從夢境之中醒了過來,猛然坐了起來分不清楚真真假假。

                        許無言他……

                        轉臉就看見爺爺臉上未干的淚痕。

                        而爺爺蒼老渾濁的雙眼卻瞬間激動起來,目眥欲裂,一把拽著我掛著的玉佩。

                        “這是哪里來的?!”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