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20章不敢相信

    • 作者:九京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31
    • 本章字數:2084

    原來那些粘稠物,就是王亮賴以生存的東西,像是水一樣的。

    我不由點頭醒悟,那我身上這些東西是從哪兒來的,臭氣熏天的,我又不是魚。

    “可是王亮他老婆是個大活人,王亮這么做,會不會對他老婆造成什么影響?”劉笑笑琢磨了半天,終于抬頭問了句。

    道士剛想要解釋,遠遠地就走過來一個婦人,看到我們幾個站在居民樓前,婦人的臉色頓時變的煞白。

    看我們幾個像是看見了牛鬼蛇神一樣,低著頭加快了腳步,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

    “哎,這位大娘!”我一看有人來了,連忙攔了上去。

    那婦人竟是連連后退了幾步,一臉警惕地望著我捂住了口鼻,伸手阻擋道:“你你你你別過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路過……”

    說完,那婦人就想要繞開我走,卻又被道士和劉笑笑攔住了。

    劉笑笑往那婦人的手里塞了什么東西,我瞧著紅花花的,像是鈔票,這劉笑笑,什么時候這么有錢了,怎么不塞給我幾個。

    我看的心里癢癢,但也還是沒有說話,連忙跟了上去。

    “大娘您別怕,我們只是想來打聽些事情,我們也不是警察,你看,我是一個記者,我就是想知道,這里有一戶叫王亮的人家,為什么他們家周圍的居民都不見了,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內情?”

    劉笑笑到底還是專業狗仔,先是塞了錢,然后就開門見山。

    那大娘臉色又是一變,道:“你們幾個,剛剛是不是已經進去過了!”

    我們互相看了幾眼,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點了點頭。

    那大娘眉頭一皺,將手里的錢往劉笑笑的身上一推,半推半就的樣子,“這我真的幫不了你們,那戶人家可不吉利,你們也別查了,別到時候被自己的好奇心給害死了,做鬼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哎大娘!”道士一把攔住了那婦人,“我是個道士,我能幫你們,我要是能幫你們除了邪祟,你們以后也就不用這么害怕了?!?/p>

    道士穿著一身黑色的袍子,看起來倒真的像那么回事。

    那婦人神色這才松了一些,半信半疑地問了句:“真的?”

    見道士點頭,這婦人才終于肯把事情跟我們透露一點。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原本王亮他們一家人啊,挺好的,特別是那個小娘子,心腸真好,但是前些日子,我也具體忘了什么時候了,他們家就經常有奇怪的聲音發出來,有些晚歸下班的人,總是在樓道里碰見些不干不凈的東西,一開始大家伙兒都不知道是什么,直到有一天,一個小伙子半夜喝醉了酒,晚些回來的時候在樓道里撞見了王亮!”

    “王亮掉進河里死了都不知道多少日子了,那小伙直接就被嚇破了膽子,褲子都濕了!再后來,那小伙子就沒了蹤影,家人都找瘋了也愣是沒找到?!?/p>

    “緊接著,那王亮家的小娘子也開始有些不正常,你說王亮都死了多少日子了,這小娘子突然懷孕了,還總是說要去菜市場買些新鮮的魚回來做給她丈夫吃,說的好像她丈夫根本就沒死,一直在家里等著她回去做飯一樣?!?/p>

    “這可給我們大家伙兒嚇壞了,樓道里的環境也開始越來越不好,越來越臭,后來有人實在是受不住了,就都搬走了?!?/p>

    “有了一個人打頭,誰還敢在這里住下去,這不,我們都搬走了,但是條件有限,只能搬到這附近的地方勉強先住著。原本以為搬了出來,以后不打照面也就沒事了,可是誰承想,那王亮家的娘子,竟然找上了門來,給我們家送了一大筐魚,送來的時候還活蹦亂跳的,說是她丈夫托她來送的禮。這我們哪兒敢收啊,她一走,那些魚就全都死透了,都飄在水面上翻著白肚皮,都是些死魚!”

    “稍微有些條件的人家早就搬走了,我們這實在是沒辦法,懇請道人務必要救救我們呀!”

    “現在這個點兒,那小娘子一定是在菜市場里?!?/p>

    說著,那婦人竟然跪了下來,對著道士就要三叩六拜。

    我不由瞪直了眼睛,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道士把那婦人扶了起來,裝模作樣地說了句:“放心吧,貧道一定盡全力?!?/p>

    送走了婦人,我們準備回到剛開始的地方,去蹲守王亮的老婆。

    劉笑笑沒頭沒腦地問了句:“既然這么駭人,怎么不報警?”

    “這一定是報過警了的,但是像這種事情,一般警察來了也無能為力,只能象征性地走個過場?!?/p>

    “很多人家還為此而得罪了那些邪祟,下場很是凄慘,所以這也是為什么現在這么多人遇到問題都喜歡走偏道,而不喜歡報警的原因了?!?/p>

    道士說著,還挑了挑眉,徑自走過草叢,道:“這么久沒回來,我們可以去菜市場看一看了,看看那婆娘究竟在做什么?!?/p>

    劉笑笑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看了我一眼,又指了指走在前面的道士,恨不得戳上道士的脊梁骨了,提醒我要注意道士。

    我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菜市場的人很多,我們費了好大的功夫,太陽都快要下山的時候才在一處偏僻的小巷子里找到了王亮的老婆。

    她的肚子已經有些圓潤了,但此時卻一點孕婦嬌弱的樣子都沒有,正趴在巷子里頭“吭哧吭哧”地在啃著什么,地上流了一地的血水。

    我遠遠地看上去,不由一陣犯惡心,劉笑笑也皺了皺眉,偏開了頭。

    王亮的老婆面前放著一籮筐生魚,她一個大活人,竟然也像當初王亮趴在浴缸里一樣,大口大口撕吞著那筐里的魚,眨眼的功夫就被她吃下去了大半籮筐,魚的內臟和血水散落一地,在這空蕩蕩的箱子里顯得愈發惡心。

    風呼嘯著從巷子里吹過去,魚腥的氣味吸引了這附近的流浪貓,此時都圍在王亮老婆的周圍,轉著圈。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