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19章難以置信

    • 作者:九京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31
    • 本章字數:2089

    王亮的家是一戶單獨的住房,旁邊的鄰居也不多,這個時候雖然是正午,但附近竟然都沒有什么人。

    王亮的老婆挺著個大肚子,手里還提著個籃子,不知道是要去哪兒。

    “哎你去哪兒!”道士看我邁出了草叢,連忙拽了我一把,拽著袖子把我扯了回來。

    我有些愣怔地看著王亮的老婆消失在我的視線里,不由有些著急地指了指她消失的方向,道:“人都走了,跟上??!”

    “跟什么跟,咱們先在這附近了解一下情況,她會回來的,不急于這一時?!?/p>

    劉笑笑看了我一眼,對我豎了個中指,就跟上了道士的腳步。

    我訕訕地聳了聳肩,也跟了上去。

    “上次來這里的時候,我記得王亮家是有幾個鄰居的,我們可以從鄰居那里了解一下情況?!钡朗恳贿呎f著一邊帶著劉笑笑往樓道里面走。

    樓道很是破敗的樣子,扶手像是被什么腐蝕了一樣,還散發著陣陣惡臭,我有些厭棄地揮了揮手,試圖趕走這些惱人的氣味。

    樓梯頂上還不時地滴下些什么,有一滴滴到了我的脖子上,我深手摸了摸,一股很是粘稠的液體,黑糊糊的,倒是很像我身上尸斑上流下來的液體。

    但是這樓道里很顯然,這些液體不在少數,劉笑笑一個女孩子家,已經受不了了。

    而很出乎我們意料的就是,王亮家附近的人全部都消失了。

    不管道士怎么按門鈴,都沒有人應。

    偌大的一棟居民樓,除了王亮家之外,竟然沒有一戶人家在家。

    無奈,我們幾個只能又從樓道里走了出來,劉笑笑有種逃過大劫的感覺,只是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皺緊了眉頭。

    片刻后,劉笑笑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湊到我跟前跟只狗一樣地四處聞了聞,然后五官都皺在了一起,捏著自己的鼻子對道士說道:“道士,你有沒有覺得剛才樓道里那股奇怪的味道,跟林軒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p>

    而此時的道士正在仰頭看著面前的居民樓,神情很是嚴肅,似乎在屏氣凝神思考著什么東西。

    不久之后,道士點了點頭,摸著自己下巴的胡須道:“沒想到,還真被我給猜中了……”

    道士搖了搖頭,食指指著我嘆氣道:“你這小子,是又惹上大麻煩了!”

    “起初我以為只是你這至陰的體質容易招引邪祟,可是沒想到,你竟然被那鬼畜給盯上了,那東西想要你的肉身,想要你替他去死!”

    “啊......”我跟劉笑笑面面相覷,同時驚呼出聲。

    我不由大驚,哭笑不得,我一個大男人,至陰體質也就算了,怎么這些天凈遇到這些要命的事情。

    “干爹,你可得救救我,你見多識廣,一定會有辦法的對不對!”我拽著道士的袖子哀求。

    我才多大啊,不過就二十出頭,我可不想死。

    道士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似乎是對我這么沒有骨氣的做法表示很鄙夷,道:“你既然喊我一聲干爹,我自然不會見死不救?!?/p>

    道士說這話的時候,我沒有留意到,劉笑笑的表情很是耐人尋味,但她什么也沒說。

    劉笑笑自始至終都是很不相信道士的,我不由想到劉笑笑之前給我的警告。

    晃了晃腦袋,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畢竟現在只有這個道士可以救我。

    道士摸著自己下巴的胡須,道:“你方才可看到了?王亮老婆肚子里的那個孩子,那是個鬼胎?!?/p>

    “古時候有借生人,讓死人還魂的說法。這個世界上,每死一個人,就相對應的會有一個人出生。上一次是我們低估了那個王亮了,我還以為他只是想留下個孩子,可沒想到,他竟然對這人間留戀不去,想讓你做他的替死鬼!”

    我也有些反應過來了,劉笑笑看了我一眼,嘴巴張成了一圈,看樣子她也像是懂了些什么。

    “干爹你的意思是說,王亮是想讓我死,然后借由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重新還陽?”我大膽地猜測道。

    這些日子以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我都見過了,如今倒也見怪不怪了。

    但是看到道士點頭,我還是“嘶”地抽了一口冷氣,渾身上下像是被人用涼水澆了個透,冷的刺骨。

    我們站在王亮家那棟居民樓的面前,冷風吹過,竟讓人有些瑟瑟發抖,明明正午的天氣,我卻感覺周身發冷,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從背后升騰了起來。

    我不由抱著胳膊打了個哆嗦。

    “可即使王亮借由那個孩子還魂了,他也不過是個孩子而已,而且還是從他老婆的肚子里出來的,他們兩個人當真不介意嗎?”劉笑笑作為一個記者,對這種事情果然很敏感。

    我不由冷哼了一聲,“我還沒有說介意呢……”

    “你閉嘴!”劉笑笑伸手打了我一下,轉頭看著道士。

    道士繼而又解釋道:“這鬼胎可是至陰至邪之物,雖然從古時候就一直有借鬼胎還魂這個說法,但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真的成功的,也不知道這鬼胎生下來究竟是個什么樣子,所以,我現在還不能確定……”

    “但是現在最首要的事情是,我們得想辦法拿掉那個鬼胎,只要拿掉鬼胎,林軒就能脫險了,不然啊……”道士看著我,將我渾身上下都打量了個遍兒,邊咋舌邊搖頭道:“他怕是活不過這七七四十九天咯,王亮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出來的時候,就是林軒你的死期?!?/p>

    “那,那趕緊的,我們找她去??!”我一聽就急了,那王亮的老婆走了也有一會兒了,現在都還沒有回來,誰知道是跑哪兒去了,這要是真的跑了,到時候他們去哪兒抓人去!

    “不急不急?!钡朗刻鹗謥肀P算了一下,道:“王亮是掉在河里淹死的,他離不開這個地方,就像是魚兒離不開水,一旦走遠了,他必死無疑,不然我們也不會在樓道里看到那么多的粘稠物了!”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