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章血紅爪印

    • 作者:九京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31
    • 本章字數:4150

    我們三個一塊走進了殯儀館大門,小心翼翼的,生怕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驚擾了李文婷。

    已經荒廢了二十年的殯儀館,周圍已經成了密密麻麻的樹林,只有一個殯儀館在這里,顯得很突兀。

    我們推開了殯儀館的大門,里邊很黑,旁邊的樹林把光線遮擋的嚴嚴實實,蜘蛛網,灰,好像我們走一步就會震起來很多灰塵一樣,三米一個胳膊枯骨,五步一個大腿枯骨,走了又幾步又是一個頭顱,地上白花花的骨頭和灰塵,蜘蛛網。

    有時候還會有一些老鼠呲溜一下從面前竄過去。

    這個殯儀館有兩層。第二層基本是放骨灰和尸體的地方。

    我和道士,李文豪,想要走上二層,于是我們三個人就一直在找樓梯,但一直也找不到。

    過了了好幾個屋子,上面都有抓痕和紅紅的血,好像這里曾經是發生過很多惡鬼殺人的事情一樣,想到這里,我打了一個寒顫。

    突然我們聽見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嗚,嗚,嗚的聲音。

    我趕緊找到了道士,站在了道士的旁邊。

    沒想到道士也是個慫貨,他竟然手心里出了一手汗。

    “干爹,剛才那是啥聲音???你沒事吧?”我拉著道士的胳膊,像個女人一樣依偎在道士身邊。

    “林軒,你過去看一下,怎么回事?!钡朗恐钢雎暤牡胤阶屛胰タ纯?。

    “我???你沒搞錯吧,你是道士,萬一是個惡鬼,我不是完了,我不去,要去你去?!蔽宜﹂_道士的胳膊。

    “我去吧,”李文豪是條漢子,說著就朝那個地方走過去了。

    我和道士一直看著李文豪的背影,只見他一直朝著黑漆漆的地方走進去,不一會他就一點點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我和道士在外邊等著,等了很久,李文豪一直沒有出來,我們兩個有些開始慌了。

    “林軒,你進去看一下怎么回事?!钡朗恳娎钗暮酪恢睕]有出來,就讓我去探路。

    “我不去,李文豪去了還沒有出來,我還去?你故意想讓我死吧。你去吧,你是道士,你還可以和惡鬼抵抗。我進去了碰見惡鬼,我的小命豈不是玩完了?!?/p>

    “你個慫蛋,真是一代人不如一代人,這樣吧,我們兩個一起過去看一下?!钡朗坷彝斑呑?。

    我雖然還是很害怕,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跟著道士往前走。

    “我靠,樓梯怎么在這角落里,李文豪去哪了?”角落里有一個樓梯,樓梯旁邊是一個偏門。

    “可能李文豪先上去了吧,走吧,咱們一起上去,去找一下文婷辦公的地方?!钡朗空f到。

    因為太長時間沒有人了,樓梯上的灰,蜘蛛網,枯骨,太多了。我一不小心就踩住了枯骨,趕緊扶了一下防護欄。

    “沒事吧?”道士以為我怎么了,問了我一句。

    “沒事,絆了一下?!蔽腋杏X手上黏黏的不太對勁,就伸手看了一下。

    “我靠,干爹,快看!”

    “我的手心已經被血染紅了?!?/p>

    道士趕緊看了一下防護欄。但是防護欄除了灰塵,就是蜘蛛網,沒什么血跡。

    道士覺得這里太深不可測了,只有趕緊找到李文婷,除掉他,這里才能恢復正常。

    道士給了我一塊布,讓我擦擦快走。

    我接過布,使勁的搓著我的手,不想被什么臟東西染上。

    就這樣我和道士一起上到了第二層,發現二樓和一樓驚人的相似,布局也一模一樣,我們開始找文婷的辦公室。

    二十年來,這里有太多孤魂野鬼了,為了安全,早點除掉李文婷,道士打開了手電筒,想要更快的找到文婷的辦公室。

    為了不放過一個房間,道士每個房間都用手電筒,仔細照了照,,卻發現根本沒有辦公室這個房間。

    時間長了我開始害怕起來了,難道文婷已經醒了,不讓我們去她的辦公室。

    “不好”道士突然叫了一聲,事情不對,我們可能進了李文婷的埋伏。

    她一定是不想讓別人進她的辦公室,我們鬼打墻了。

    “你們看這地上的白骨,和我們在一樓看見的一模一樣,連屋門上的血跡都一樣,我們快去樓梯,。

    從樓梯夾縫下可以看見一個指甲很長的血淋淋的大手正在扶著樓梯一步一步的往上邊爬著。

    道士覺得大事不妙,趕緊帶著我躲進了屋里。

    “??!”李文豪竟然在這個屋子里出現了,他躲在房間的角落里蹲著。

    李文豪突然中了魔一樣,沖上來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林家龍,你終于來了,我等你了二十個多年你終于來了,你讓我死的好慘啊。我在那個冰冷的湖里好冷啊,我這一切可都是為了你啊,你不是喜歡我嗎?快來???我就在這里等你呢!你終于來了?!彼秸f手的勁越大,眼看指甲就快要進我的脖子里了。

    “我不是林家龍啊,我是林軒!我沒有殺你,干爹,救我??!”我叫喊著,左右撕扯著,拼了命的想推開他,但是我已經被李文豪逼得整個身體貼在了墻上。

    萬分危急的時候,道士趕緊拿出了天罡咒,一個皇色的紙,上邊紅色的大字,煞,一下貼在了李文豪的后腦門上。

    李文豪一下不動了,但是他還在掙脫著。

    我趕緊彎下腰穿了幾口粗氣?!案傻@是怎么了?”

    “沒什么他應該是被李文婷上了身了”等我念咒催出李文婷?!?/p>

    還沒等道士開始念咒,咯噔,咯噔,咯噔。這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林軒,過去把門堵上,李文婷真身已經出來了,快!”

    我很快的爬著竄了起來一把把門關上,又拿了幾個凳子,把門堵上。躺在地上氣喘吁吁,哭著問“干爹,怎么辦,怎么辦,她來了,我們都要死在這里了,”

    “住嘴,別亂說沒用的屁話,你想死我不想死?!钡朗看舐曇缓?。說完立刻把手里的虎骨檀香點上了。

    一股怪味彌漫了整個屋子,門外的推門門聲音也停了。道士趕緊去撕下了天罡咒

    “你剛才去哪了,怎么回事?有沒有問題?”道士問李文豪。

    “我沒事,剛才往前走,走著走著我突然感覺后背一涼,然后就沒有知覺。道士你能想個辦法讓我和文婷說會話嗎?”

    “可以,虎骨檀香可以讓文婷的理智清醒一點,也許只有你才能和她直接對話了。林軒把門打開?!?/p>

    “你說什么???開了門,我們三個人都得死在這里。不能開!”我害怕極了,向道士大聲咆哮。

    “林軒!開門,快點!不然我們三個人都得死在這里,開門!”道士走到林軒前邊,把林軒一下拉開。

    還沒有等道士打開門,屋子里突然起了冷風,窗簾被吹得左右搖擺。天色昏暗下來,伴隨陣陣的雷鳴聲。

    轟一道閃電,把屋子都照亮了,一個眼睛紅色,臉上全是裂痕,透著白色的肉,長長的頭發,發著綠光站在我們旁邊。

    我趴在地上,蜷縮在角落,哆嗦著。

    這個女鬼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了過來趴在我身上,紅色的大眼睛,看著我笑著,臉上裂開的一道一道白肉快讓我吐了,突然又抓住了我的脖子。

    “林家龍,好久不見....你終于來了....”我的雙腿蹬著,往后邊躲,“我不是林家龍?!?/p>

    這個時候,李文豪爬了過來,一只胳膊抓住了李文婷,“文婷,文婷,別再殺人了,……她,不是林家龍……?!崩钗逆醚t色的眼睛開始變得呆滯。手上的勁也小了很多,我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喘了幾口氣。

    她站了起來,“哥,你變了,你和別人一樣,你和林家龍一樣都是壞人,你們是比鬼還可怕的惡魔,他是殺害我的兇手而你,你知道我這幾年怎么過來的嗎?每個夜里只有我一個人,我看到你,你卻看不到我,我想和你說說話,你什么也聽不見,凌晨我自己游蕩在沒有人的馬路上,只能自己躲在殯儀館,二十年了,你卻為他說話,我一定要了他的命。他們兩個都休想活著走出殯儀館大門!

    李文豪從后面一把抱住了李文婷說“哥哥沒有,我知道,這些年你是怎么過來的。對不起,妹妹,現在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理由都是因為你,我的命是你拿命換來的,我不能死,你死后我每天都在想怎樣才能給你復仇,有一天我知道林家龍要去參加派對,我在他的車上做了手腳,他已經車毀人亡了。我以為你會知道的。哥哥對不起你,是我害死你了?!?/p>

    李文婷這個時候已經不再很兇殘的樣子了,李文豪松開李文婷,使勁的抽自己,巴掌的聲音在寂靜的殯儀館里回蕩。

    “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哥哥得了重病。你不會接受了林家龍的施舍。如果不是哥哥沒有錢治病,你不會接受林家龍的恩惠?!?/p>

    李文豪每說一句話就會抽自己一巴掌。巴掌的聲音子這個空空蕩蕩的殯儀館,顯得聲音很大。

    李文豪又抱住了李文婷,“妹妹,我們回家好嗎,我不想再看見你殺害別人了,別再一個人在深淵里了,別再做一個孤魂野鬼了,哥哥陪你。我不會讓你一個人了。放過他們吧!哥哥求你了”李文豪跪在了李文婷面前。

    我和道士默默地看著他們兄妹。

    殯儀館瞬間安靜了,好像空氣也凝結了一樣。李文豪抱著他妹妹。

    就在這個時候李文婷的眼睛里爬出了一只蠱蟲,這只蠱蟲像李文婷的臉那么大,不知道他是怎么進去的,蠱蟲跑的很快一下子竄的不影無蹤。

    一束白光從天而降。

    李文婷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變成了白短裙,粉紅色的上衣,一雙帆布鞋。身體也從黑色破裂這變成了白皙的皮膚。很光滑一頭烏黑的卷發,大大的眼睛,高蹺的鼻梁,小嘴巴,白色的長腿,果然是首都電視大學的?;?。

    “哇”我一下子不感到害怕了,我對李文婷一見鐘情,她想殺我,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我直接站了起來看著李文婷發呆。

    李文婷扶李文豪起來,哥,你的命來之不易,我不希望你死,這二十年來,我受盡了折磨,一個人在冰冷的湖里泡著。我很害怕,里面有很多鬼魂,我很害怕,一個人跑回了殯儀館。我希望有一天可以親眼看見林家龍死了。沒想到他早就已經死了。每天一個人待在這黑漆漆的殯儀館里,自己游蕩在這個城市里,落寞,孤單,恐怖,充滿了我的全身,這讓我痛不欲生……

    我不是故意要殺死人,我不知道這些年來我做了多少壞事,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這些我害死的人,我真的很抱歉,對不起,只有來世再向他們道歉了,哥哥,我要走了。

    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為了我活下去……”

    李文婷走向道士“道士,你動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妹妹,不要??!,你說哥哥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意義??!”李文豪伸著手想要攔著李文婷。

    “唉,沒有辦法,你已經作孽深重,估計辭去也只能是被打入十八層......”說著道士就把天罡咒拿了出來,打起了座,念咒語,要送李文婷一程。

    “誒,干爹,別呀,你這是干什么?!蔽亿s緊拉住道士,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的我竟然對李文婷有種深切的同情感,并且覺得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李文婷雖然不好,但這也不是他的本意,她的一生已經很凄慘了,你這是干什么啊?!?/p>

    “怎么,你的意思是讓她繼續一個人漂泊?”

    “當然不是啊,至少......”我好像找的到更合適的理由,但我的眼神卻是很堅定的。

    “那隨便你了,說著道士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收起了法術,只拿著那個葫蘆?!?/p>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