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四章死人的東西

    • 作者:九京
    • 類別:靈異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0-31
    • 本章字數:2634

    我看到道士,正一臉深沉的看著我,他把我身上的白單打開了。

    見狀我就站了起來,感覺沒什么不對,可是看到白單上的東西的時候,還是被嚇了一跳。

    只見白單上面,貼的那些符紙,很多都已經變成了紙灰。

    昨天晚上在我外邊徘徊的,到底是什么?我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時候我看到在棺材板的外圍,有很多零散的腳印,而且這腳印上面都是紙灰。

    我想起來昨天晚上,那個圍著我打轉的人,這么一看,可能也不是人。

    又看見陽光,要慶幸自己又活下來了,我驚喜的發現,脖子上的唇印也消失不見了。

    我大喜過望,道士也讓我可以走了:“小子,你過兩天再來一趟,別忘了,現在我是你干爹了啊?!?/p>

    我點了點頭,至于干爹那事,現在我都好了,也由不得他了。

    我也沒打算再過來找他,本來以為這事就這么告一段落了,沒想到更恐怖的事還在后面……

    唇印消失了以后,我還打算繼續工作,畢竟還得吃飯不是,不過這次我可不敢干夜班了,這次的經歷,真是把我嚇破膽了。

    讓我有些無語的是,白天基本沒有人找代駕,眼看著賺不到錢,我有點干著急,無奈我只好又干回了夜班代駕。

    不過這次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一些,甚至女人的單子都不敢接了。

    我提心吊膽的干了幾天,就發現了有些不對勁,我那天晚上接了一個商務男,在下車的地方,撿到了一個手提包。

    這包是紀梵希的,得值個幾萬塊錢,因為是在下車的地方撿的,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雇主的,可是聯系他幾回,也沒有回答我。

    把包放在車里,也不敢動,就在第二天晚上,我接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士,又在下車的地方,撿到了一條金項鏈。

    此刻我已經意識有些不對了,我又那位聯系雇主,還是沒有回我。

    直到第三天晚上,雇主的車開走了,我在地上竟然撿到了,一塊勞力士手表。

    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這塊手表怎么也得值十幾萬,我一下子就慌了。

    這次我毫不猶豫的選擇報了警,經過警察調查,并沒有人報失。

    剛想著時候把東西,給警察送過去,劉宏宇知道了這些事。

    這撿到東西還不是好事,看給你愁的,既然沒人報警,我說就把這些東西賣了?!彪娫捓镱^,劉宏宇很財迷的說。

    見我不為所動,他又繼續誘惑我:“這些東西賣了,怎么也得值幾萬塊錢,都夠你做一年的代駕了?!?/p>

    我一想也是,不過想起那殯儀館的美女,總覺得這事里邊有蹊蹺,第四天我特意沒敢上班。

    一直過了幾天,雇主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聯系不到。

    沒等到雇主的電話,劉宏宇倒上了門,他說他有個哥們搞二手的,他可以幫我去賣。

    不過數值太大了,我實在不敢動,終于有一天晚上,我打通了雇主的電話。

    聽了我的話,那頭嘿嘿一笑:“當做給你的小費了?!?/p>

    聽這話我大喜過望,土豪啊,勞力士表都不在乎了,我趕緊聯系了劉宏宇。

    他能拿點好處,我也省得麻煩,卻不想到這一舉動,徹底害了他。

    把東西給劉宏宇的當晚,我就發現聯系不到他了,又問了一些認識的代駕還有司機,都說沒沒聯系劉宏宇。

    我在家里有些坐立不安,馬上又反應過來,那手表就值10多萬,這小子不會把東西,卷走跑了吧。

    我有點埋怨自己的大意,也有點心疼那些東西,打定主意,我四下開始聯系劉宏宇的蹤跡。

    虧我還把他當做最好的朋友,沒想到這小子為了錢,和我來這一出。

    “宏宇,沒了?!蔽野央娫挻虻?,劉宏宇老婆手機的時候,她哭著和我說。

    我有點不相信,心里已經認定劉宏宇是貪圖我的東西,十幾萬的東西,來這么一出我不意外。

    劉宏宇家的地址我知道,我帶著滿腔怒火的就趕了過去。

    劉宏宇家沒有人,聽說人都趕去了火葬場,聽到這的時候,我心里已經有些打鼓了,難道他真死了?

    等我趕到火葬場,已經是下午了,果然看到劉宏宇的尸體。

    劉宏宇出了車禍,整個人被撞的像一個血葫蘆,慘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差點沒吐出來,他的妻子正在火葬場里嚎啕大哭。

    看到劉宏宇,我宛如晴天霹靂,只見劉宏宇的脖子上,還掛著那金項鏈,手上也戴著手表,最恐怖的是,他的嘴角,還掛著一抹詭異的微笑。

    看到這一幕,我只感覺毛骨悚然,只感覺是這些東西害了他。

    我坐在火葬場的走廊,神經都有些恍惚,總感覺是我害死了劉宏宇。

    不行,絕對不可以再干夜班了,那些東西我也顧不得要了,趕緊從火葬場離開了。

    說起來我借的車,還是劉宏宇借給我的呢,我開著這輛車,準備回家避避風頭。

    天已經有些擦黑了,就等我在路上的時候,忽然發現有一輛車,在我后面開了很長時間,好像在跟蹤我啊。

    等我看向那車的時候,瞬間寒毛乍起,是那輛紅色的寶馬!車牌號都沒錯。

    我不知道那寶馬里邊,是不是還坐著那個美女,只感覺死亡就在自己的身后。

    我的后背一陣陣的發冷,如果那車跟著我回家,后果不堪設想啊。

    我馬上有了主意,踩下油門,就往道士的店里開,現在可能只有他救我了!

    一路上我嚇的腎上腺素都有些升高,無論我開的多塊,那紅色的寶馬,就不緊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

    終于到了道士的店門外,我看到里邊還亮著燈,頓時大喜過望。

    下了車我趕緊跑向店鋪,道士看到我也是意外,從來沒有覺得他的樣子,是這么可愛,我語無倫次跟他比劃著,把那寶馬車,跟著我的事情跟他說了。

    道士聽完臉色鐵青,趕緊把店門關了。

    “唉,我就不應該貪財,早點關門就好了!”道士我有些無奈的說。

    我把這幾天收到的東西,還有劉宏宇的死,一股腦都和他說了。

    道士聽完沒有說話,而是給我看他的手機,只見手機上面,有一個女人的照片。

    看到那女人的時候,我的頭皮瞬間就麻了,這女人就是那寶馬車的女主人,那個美女。

    就在我有些納悶,道士怎么有她的照片的時候,他問我:“你那天見的女人,是她嗎?”

    看我點了點頭,他又給我調出了一條新聞,看著那條新聞,我的后背一陣陣的發冷。

    這是幾年前的新聞了,上面寫著殯儀館的女主人出了車禍,致命傷是額頭。

    那張配圖,就是那殯儀館的女主人,我都快哭了,這么說那美女果然死了,那我那天晚上代駕的,豈不是鬼?

    而且新聞上說的,致命傷是額頭,我又想到了那晚看到美女的額頭上,好像有傷口,好像一切都對上了。

    想著,我的腿有些發軟。

    “那些東西就是死人的東西,活人粘手的話,肯定會出事的!”道士有些嘆息的,說劉宏宇的事。

    聽這話我心里有些發毛,那豈不是說,劉宏宇真的是替我死的?

    我心里特別的懊惱,我們倆晚上就待在店里,再也不敢出去,我又從窗戶看了看,好在紅色的寶馬已經不在了,否則我真不知道怎么辦好了。

    “那咱們下一步怎么辦?”我沒了主意,滿臉的驚恐的看著道士。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