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四十九章 心意2

    • 作者:必柳
    • 類別:唯美純愛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3422

    秦大叔躲閃不及,還是被裴宇軍壓在了身下。

    先是一番強吻,再來就是伸手去褪秦悅齊身上的衣服,那瘋狂的樣子,一看就讓人心悸不已!

    饒是秦悅齊瘋狂的反抗,也只是將被強上的命運稍微往后拖延了一陣子罷了!

    秦悅齊實在是對裴宇軍心灰意冷到了極點,經此一次,他這輩子恐怕再也不會相信裴宇軍說的那些話了。

    秦悅齊心里憤恨異常,饒是他又捶又打,裴宇軍硬是不肯松開,眼前上身的衣服已經被無情的扯掉,下身的褲子估計也不能幸免……

    難道自己就眼睜睜地看著裴宇軍施暴嗎?

    秦悅齊心中萬分的不情愿!弓著手臂地掄起拳頭朝裴宇軍的腰間狠狠砸去。

    一拳,兩拳……

    秦悅齊砸得自己都累了,可是裴宇軍只是眉頭緊皺,絲毫不打算放開他的意思!

    秦悅齊心下狐疑,他不疼嗎?自己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就在秦悅齊狐疑之際,裴宇軍突然伸手抓住了秦悅齊剛剛那條不停亂動的胳膊,將他牢牢的壓在了自己的身后。

    這一動一壓也就是轉瞬即逝的樣子,秦悅齊心神更加慌亂,不由分說的繼續掙扎了起來!

    “裴宇軍,你瘋了嗎?你真的想……”眼見自己唯一的依仗都被裴宇軍給禁錮住了,秦悅齊忙大聲喊道。

    裴宇軍抬起頭,目光望向了秦悅齊。眼眸中閃爍著讓人心悸的寒光!

    秦悅齊身體猛地一震,似乎一把突如其來的刀子,正毫無預期的朝他激射而來,這那還是溫柔體貼的裴宇軍,眼前的他簡直就是冰妖附身的冷酷惡魔!

    秦悅齊是后悔至極,早知道就不該一時心軟跟著秦悅齊來了,可是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他總不能時間倒轉,把一切都倒回去從來吧!

    這是萬萬都不可能的事!

    他面色忽紅忽白,正要繼續發話的時候,裴宇軍猛然開口說話道?!扒卮蟾?,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不會再讓你從我身邊逃開了!再也不會了!”裴宇軍目光堅定,口氣更是堅如磐石,讓猛然明白他話中意思的秦悅齊更是駭然至極,裴宇軍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就在這說話之間,秦悅齊身上的衣服,又是被一陣拉扯,眼看著就要被全部扯掉了。

    “裴宇軍,你想囚禁我?”秦悅齊大驚失色的開口質問道。掙扎的身體,更是驚恐萬狀的不停地掙扎著,企圖從裴宇軍的身上掙脫而出……

    裴宇軍一陣輕哼竟從嘴角發了出來!

    “秦大哥,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就請見諒了!”還沒等秦悅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裴宇軍就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你想干什么?”秦悅齊慌忙問道。

    裴宇軍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當即就將秦悅齊的身體翻轉過來,同時將他的雙臂也翻轉至身后,用一只手將其緊緊地固定??!

    秦悅齊駭然至極,他沒想到全力要對付自己的裴宇軍,動作竟是如此的犀利和不留情面。

    聯想到他之前的樣子,秦悅齊只覺得頭皮發麻,全身一陣發冷。

    裴宇軍的心機竟是如此的深沉。

    被裴宇軍輕易制服的秦大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被裴宇軍帶走而不能做出任何有效地反抗,難道他真就這樣被裴宇軍囚禁在這里了嗎?

    不可以,他絕不能就此失去了自由!

    “裴宇軍,你要是真敢囚禁我,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秦悅齊用盡力氣大聲吼道,他希望裴宇軍能在他的吼聲中清醒過來,可是裴宇軍根本沒有回復他的任何意思,只是帶著秦悅齊朝房間外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一陣不好的預感在秦悅齊的心底升起,他緊接著大聲問道。

    裴宇軍微微一皺眉頭,嘴唇似乎動了幾下,可是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任何的言語來。

    “裴宇軍,你真想讓我恨你一輩子嗎?”秦悅齊氣憤至極,再也忍受不住,大聲的出聲喊道。

    裴宇軍這次卻發話了?!拔覍幵改愫尬乙惠呑?,也不要讓你離開我!”

    秦悅齊聞聲,身體猛地一顫,胸中像是被堵上了一塊巨大的石塊,一下子竟無從宣泄了……

    與其讓你一輩子恨我,我寧愿用一輩子來賭你會愛上我!

    這話一出口,二人之間竟一時半會再無言語!

    秦悅齊知道再掙扎也無任何作用,但是讓他如此放棄,任人魚肉,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人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竟然意外的冷靜了下來,秦悅齊正是這樣的人!

    他不鬧也不掙扎,竟一下子沒了半點動靜。

    該怎么辦?自己絕不能就此被軟禁在這里,可是一時半會,他真是想不出任何脫困的辦法!報警是一個辦法,可是現在卻根本行不通!

    難道他真就要被裴宇軍那什么了嗎……

    就在他狐疑之際,裴宇軍已經帶著秦悅齊來到了一處隱秘之地!說是隱秘,這自然是秦悅齊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地方!

    裴宇軍七拐八拐竟然將他帶入了這個一個密室!

    眼見自己馬上就要失去自由,秦悅齊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情緒,一下子又激動了起來。

    “裴宇軍,你不能這么對我,你不能!”秦悅齊出聲喊道,他這根本就不是喜歡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會這么做嗎?

    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是希望對方好,希望對方能夠幸輻,自己就會幸輻!而這裴宇軍那是這樣的人,他心里的想法恐怕就是,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抱著這樣同歸于盡的想法,可想而知裴宇軍做出的事能好就怪了。

    就在他和裴宇軍做著最后的掙扎,以為根本無力反抗的時候!

    一聲從天而降的怒吼,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裴宇軍,你給我放了秦大哥!”

    秦悅齊和裴宇軍同時愕然地朝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雙目在看到來人的樣貌時,皆都是一驚!秦悅齊愕然之余,竟然露出一絲欣喜之色。裴宇軍則是一臉的目光,目光冰寒至極,如果眼光能殺人,恐怕肖揚早就已經死上千百回了。盡管如此,裴宇軍還是一臉的鎮定自若,絲毫沒有因為肖揚的突然出現而慌亂!

    “裴宇軍,這次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你還不快把秦大哥交給我!”肖揚冷冷說道,目光則是望向被裴宇軍禁錮住的秦悅齊,雙眸之中滿是擔憂之色。

    秦悅齊眼神中同樣驚喜萬分,可是眼中流露出的無奈和凄涼還是能清晰地感覺的到。

    “你竟然能脫困而出,真是讓我始料未及!”裴宇軍冷哼道。

    面上的神色既有一些欽佩,又有一些猙獰。

    “廢話少說,你若還不把秦大哥交給我,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肖揚沉聲說道,他似乎并不害怕裴宇軍的樣子!也許他是真的有所依仗,覺得自己能夠以一對多,能夠在裴宇軍的地盤,孤身一人將秦悅齊救出吧……

    裴宇軍臉上寒光更甚,抓著秦悅齊的手腕,也是突然加重了力道。

    秦悅齊眉頭一皺,咬牙挺了過來。

    “肖揚,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請不下去你,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肖揚突然冷哼一聲道。他面色猙獰之色更濃,一副要和肖揚爭斗到底的樣子。

    秦悅齊看的是心驚膽戰,這兩個人若是打起來,肖揚能勝嗎?

    看看肖揚的身體已經布滿了不少的傷痕,應該是剛剛裴宇軍‘請’他的下去的時候弄得,已經是傷痕累累的他,怎么能是裴宇軍的對手呢?

    雖然秦悅齊也急的,肖揚似乎還是什么特工!

    可是再厲害的人,也架不住人多??!

    自己又被裴宇軍綁住了手腳,如此一來,肖揚勝出的機會,就更加的小了。

    秦悅齊愁眉之際,兩人劍拔弩張的幾乎就快要爭斗在一起了。

    “秦大哥,我帶你離開這里,好不好!”突然,肖揚沖著秦悅齊大吼一聲道?!澳悴幌矚g這小子對不對!”

    秦悅齊被突然這么一問,像是微微一震,繼而很肯定的回答道:“肖揚,麻煩你快帶我離開這里!”眼前就只有肖揚這一顆救命稻草,秦悅齊一定要抓住才行!到底能不能真的抓住,也只有天知道了。

    “哈哈,好,我知道了!”肖揚沖著裴宇軍哈哈大笑了起來,他一臉的勝利樣,讓已經看他非常不爽的裴宇軍,更是憤怒至極,恨不得立刻就將肖揚那張夸張的笑臉給撕破了。

    由于二人身后正好是一個隱秘的房間,裴宇軍二話不說,將秦悅齊往里用力一推,手臂迅速的將房間門用力帶上,只聽啪的一聲脆響,秦大叔竟然在轉瞬間,就被裴宇軍給鎖在了門內。

    等肖揚沖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為時已晚了。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大叔被某人給關進房間之內。

    “你簡直瘋了!你怎么能這樣對他!”肖揚氣的沖裴宇軍罵道。

    裴宇軍臉色陰沉,一副和肖揚恩斷義絕的冰冷模樣!”你有什么資格管我!”你們有什么資格質疑我對他的愛,你們有什么權利……

    肖揚面色同樣十分的難看!他緊握的拳頭,此刻已經被他攥的是不斷發出類似咔咔聲的脆響,聽的是恐怖之極??!

    “我也不和你廢話,手底下見真招吧!”肖揚惱聲說道?!澳隳切┦窒驴烧娌徽Φ?,不知道你這個當家人的身手又會是什么樣呢?”肖揚盡管已經是傷痕累累,但是他口中說出的話還是叫人不禁為之一振??!

    難道接下來,他還真有一戰之力嗎?

    “呵呵,那就讓你見識見識!”裴宇軍冷笑道,臉上閃著狡黠的寒光。

    肖揚面上神色也同樣露出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緊接著,二人就沒出意外的纏斗在了一起。

    ……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