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 作者:小蘿伯特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2-01-23
    • 本章字數:1973

    遲焰和季冰弘到達喬笛的病房門口時,醫護人員正在房間里忙來忙去。

    喬笛的大眼睛微微睜著,看起來虛弱無比,臉色蒼白的近乎透明,粉白相間的病號服領口從被子里鉆出來,上面沾滿了陽光。

    “還是稍微有一點發燒,不過輸了液應該很快就會退,畢竟做了場手術,雖然不是特別大的傷口,但是還是需要一點恢復的過程的,別擔心昂?!?/p>

    喬笛乖乖地點了下頭。

    **從喬笛嘴里輕輕拿出溫度計看了一眼,安撫道,隨后便出了門。

    季冰弘和遲焰從門外靜靜地看著,兩個人都默契十足地沒有進門,生怕打擾了這幅溫柔的場景。

    季冰弘推了推墨鏡,沒有摘掉。

    他自己很不愿意承認,他在看到喬笛的那一刻,所謂怒火就全都消散了,甚至還涌上一股退縮的情緒,他想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她,或許就挺好,一來不會讓她感到心煩,二來自己也不會因為對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而局促不安。

    季冰弘此時此刻躲在漆黑黑的墨鏡后面很有安全感。

    遲焰則輕輕地敲了幾下門,推門就進去了。

    “喬喬姐,你醒了啊,我今天也沒什么事兒,就來看看你?!边t焰一進門就彎了嘴巴輕聲輕語,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喬笛身邊。

    喬笛只偏了偏頭,看著遲焰坐下,十分微弱地道:

    “還好,不疼?!?/p>

    遲焰溫柔地安撫:

    “可能輸液也有關系,我哥當年做手術的時候,開始也不太疼,后來還是挺疼的,不過忍一忍就過去了,你別怕,有什么事兒你可以告訴**,他們告訴我,我告訴少爺,少爺一切都會給你安排好的,放心吧?!?/p>

    喬笛即使很虛弱,但還是皺了皺眉。

    季冰弘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心不可抑制地抽痛了一下。

    “別告訴他?!?/p>

    喬笛垂下眼睛,看著手背上的輸液管:

    “如果不是他,一切都不會發生?!?/p>

    “我討厭他?!?/p>

    “非常討厭?!?/p>

    “別跟我提起他?!?/p>

    在安靜的醫院里,在這個灑滿陽光的病房里,喬笛的聲音又細又軟,卻異常清晰地一字一句刻在站在門外的季冰弘的心上,每一句都像尖銳的刀子,深深扎進他的心里。

    季冰弘攥緊了拳頭。

    原來,他扛得住肉體的疼痛,卻真的扛不住內心的疼痛。

    心痛的感覺,是這樣的……

    季冰弘感到自己被深深地挫敗了,他找到了逃離的理由,他欺騙著逃離自己,逃離這房間,似乎就能逃離徹骨的疼痛。

    遲焰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尷尬地用手搓了搓大腿,忍不住往門口看了一眼。

    剛好看到季冰弘雙手默默**口袋里,轉身離開了。

    等喬笛抬起眼睛順著遲焰的目光朝門口看去,一個人都沒有看到,便問:“怎么了?”

    遲焰忙遮掩道:“啊,沒事,我感覺有點風,以為是門沒關嚴?!?/p>

    喬笛垂下眼睛,不再出聲,而她微微泛紅的眼眶也逃過了遲焰的雙眼。

    其實在過去沉睡的幾十個個小時里,她不停地做著很奇怪,卻又很真實的夢。

    這奇怪的夢充滿著血色,是她害怕的腥紅。

    她身后似乎有吃人的怪物在追趕,她拼命地逃離,逃離,卻總是走不出老舊的樓區。死去的爸爸在呼喊她,而她呼喊著找不見身影的媽媽。

    她似乎在一瞬間重新回到了小時候,那個扎著羊角辮的女孩,在夕陽的血色里掙扎著奔跑。

    直到她轉身撞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里,那個身影高大,修長,堅實可靠。

    他的手輕輕護住自己的頭,把自己抱起來,捂住耳朵,大步走向一片光中,回到美好的現實。

    而在夢里,喬笛清楚地記得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檀木香氣,她記得那模糊又美好的面孔,尖尖的下巴,狹長漂亮的雙目,高聳的眉骨……

    她竟然下意識地夢到了季冰弘的模樣。

    那種眷戀的感覺足以亂真,在喬笛掙扎著從麻藥中醒過來之后還久久不能散去。

    喬笛無法解釋,所以她強迫自己認為這是斯德哥爾摩,并告訴自己季冰弘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夢境都是假的,是不可信的。

    所以她拒絕看到季冰弘那張和夢里一樣美好的臉。

    她覺得羞恥,覺得不可理喻,覺得無法直視季冰弘的面容。

    其實,她還是最怕她生性敏感而感性的情緒會沖破現實的圍欄。

    但,她對遲焰說出“我討厭他”的時候,居然鼻子一酸,不自覺紅了眼眶。

    她沒由來地,覺得委屈。

    遲焰默默地坐了一會,良久才起身道:“喬喬姐,公司還有點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靜養,有事情隨時告訴我。身體重要?!?/p>

    喬笛沒有抬眼,只點了點頭。

    遲焰走了。

    喬笛心里涌上來難言的酸楚和失落。

    最好的醫生,最好的醫院,最好的病房,最好的醫療條件。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誰安排的,即使喬笛這些天受的苦讓她身心俱疲,她還是沒辦法忽視這些,那個男人默默的,別扭的關心和照顧。

    一碼歸一碼。

    她喬笛不是那種好壞不分,沒有良心的人。

    他們兩個之間的糾葛,到底有多復雜,多難言。

    那個自己到底對季冰弘做過什么不可饒恕的事情,才會讓他如此痛恨自己?

    喬笛想弄明白,她被未知的感情糾葛和自身的矛盾糾結纏繞折磨著。

    還有那難言的夢境。

    “季冰弘……你到底是誰……”

    喬笛呢喃著,再次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新的夢境。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