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七章 遲焰道出的真相

    • 作者:小蘿伯特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765

    遲焰一直沒有合眼,他漂亮的大眼睛底下一片烏青。

    清晨的陽光透過薄薄的窗紗照射到他的臉上,曾有人說遲焰無論多大年紀,臉上永遠籠罩著少年感??纱藭r的遲焰卻宛如沉重的雕塑,他瞇起眼睛看著窗外的紅日,靜靜等待著喬笛醒來。

    他用兩夜的時間下定了決心,讓一切都向明朗的方向發展。

    “嘶……啊...”

    喬笛皺了皺眉,鼻腔里淡淡的薰衣草香氣讓她覺得繃緊的神經舒緩了不少,疼痛感也從額角漸漸消散,她轉了轉脖子,掙扎著睜開眼。

    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遲焰那張瓷白的臉,明白了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遲焰趕緊欠了欠身子,輕聲道:“醒了?”

    “果然,還是沒能逃走啊......”

    喬笛認命地道,別過頭,視線沒有焦點地落在天花板上。

    沒人能知道她此時的絕望。

    她不懂為什么落入了這群人的手里,像個怪圈一樣無形又天衣無縫,無論她如何頭破血流,總是逃不出這棟房子,這群人。

    不,她確定逃不出的不止是這些,是她所不知道的混亂的事實,是與她無關的天大的誤會和糾葛。

    可誰來幫幫她?

    誰來替她解釋這一切?

    哪怕告訴她這都是一場富人家的鬧劇而已都行。

    沒有人......沒有人...

    喬笛合上眼睛,鼻頭一酸,淚水無聲地越過眼角淌過鼻梁,無聲地滲入枕頭里。

    遲焰欠了身子從胸口抽出絲巾,伸手替喬笛輕輕吸干了臉上的淚水。

    喬笛詫異地轉過頭,她透過朦朧的眼簾看到遲焰俊俏的臉,上面帶著的不是惡意,而是一種難言的溫柔。

    “你做什么?”喬笛推開遲焰的手。

    遲焰將手帕揣進褲袋,站直了身子,扭頭看了看門口,復又回過頭道:

    “喬喬姐,你不認識我了?”

    喬笛只覺得困惑像團粘稠的漿糊,將她團團裹住,可遲焰溫柔的嗓音真的不帶任何惡意,甚至沒有任何雜質,是那樣真誠又溫潤,和季冰弘大相徑庭。

    如果她不是這樣的處境,她也許會愛上這樣溫柔的男人。

    可喬笛只是遲鈍又緩慢地搖了搖頭。

    “我......我不認識你,如果,這兩天算認識的話?!?/p>

    “那...少爺呢?季冰弘呢?”

    喬笛用力搖搖頭,她沒有任何猶豫地,像甩掉一只惡心的蒼蠅。

    遲焰歪了歪頭,修長筆挺的身體裹著純黑的西服,他掏出胸前的懷表看了一眼。

    “時間還夠用,既然你什么都不記得了,我想......”

    遲焰回頭看了看緊閉的房門,扭過頭彎下腰:

    “我想,要告訴你一些事。關于你為什么在這里?!?/p>

    季冰弘從季澤年的莊園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這天的一大早晨季澤年的心腹阿福就把他從澤潤公館接去了古寧莊園。

    老爺子年紀雖然大了,但是身體還算好,季冰弘一進門就被又一個年輕貌美的“外祖母”十分“熱情”地迎接了。

    所謂外祖母,是由于季澤年只有季冰弘母親一個女兒,家中再無男嗣,所以在季冰弘誕生之后,季澤年便教季冰弘隨了母親的姓,也不準季冰弘叫他外祖父,一直以爺孫相稱——但季澤年的小老婆是不能被叫做祖母的,季冰弘心里介意得很。

    季澤年年逾七十,卻總是好找幾個年輕貌美的女人,小到二十的畢業學生,大到四十的半老徐娘,那些女人為了錢倒也不嫌棄季澤年滿口假牙,老氣橫秋。

    季冰弘壓著厭惡吃完了早飯短暫待了一會便打道回府了。

    還是澤潤公館待起來更舒服一些。

    “喬喬姐,我知道你很難相信,但是...這是事實,少爺他,沒有對不起你,從來沒有?!?/p>

    遲焰蹲在喬笛的床邊,他緊緊攥著喬笛消瘦而顫抖的肩膀輕聲道,可喬笛已經哭得渾身發抖,蒼白的臉上淚痕交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喬笛只覺得頭暈,缺氧,絕望,她被遲焰所說的一切擊垮。

    她怎么可能策劃綁架了季冰弘!

    她怎么可能是可以對他施以酷刑的女人???

    她折磨這個富甲一方的大少爺?!

    他的傷痕,他的嗓音,他的陰郁全都是拜她所賜?!

    喬笛顫抖著嗓音,她用盡全身力氣攥住遲焰的衣角瘋狂地搖頭:

    “可我為什么要這樣做......我不認識他......我為什么啊......!”

    “這也是少爺,我,我們都想知道的,究竟是為什么!”

    遲焰壓低了聲音,他輕輕拭去喬笛臉上的淚水:“喬喬姐,我相信這中間一定有蹊蹺,一定有誤會,你先別哭......我先跟你說清楚,免得你和少爺之間的誤會,越來越深,你們兩個,真的不該這樣的......”

    喬笛也這樣想,事實上她覺得蹊蹺很久了。

    她就算死掉,也不相信遲焰說她親手折磨季冰弘的事情是真的,她想弄清一切卻束手無策,就在這時遲焰的坦誠和理解讓她如同一個溺水瀕死的人捉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喬笛哭著用力點頭,她撲上前像個孩子一樣緊緊摟住遲焰的肩膀,含混不清地咕噥著謝謝,謝謝。

    遲焰霎時間愣在原地,他下意識地放低身子。

    喬笛抖得很厲害,像一只受到驚嚇的小兔子,縮在遲焰懷里。

    遲焰抿緊了嘴唇,輕輕地在她背上順了順:“好了..不謝,都是為了少爺你們兩個...喬喬姐,不要哭了......”

    季冰弘踩著皮鞋一級一級地上樓。

    現在過了兩天了,他想去看看她。

    就在門口看一眼,不會嚇到她。

    季冰弘停在喬笛門前想。

    “謝謝你......謝謝你相信我,我真的不認識他...我沒有理由要害他......”喬笛抱著遲焰,斷斷續續地辯解。

    “喬喬姐,其實你和少爺是......”

    話還沒說完,遲焰肩膀一緊,一雙手就把他從床邊拽走,甩到了墻上,隨之就是**辣的一耳光,落在遲焰的左臉上。

    “啪!”

    遲焰被打得順著一邊墻角跌了下去。

    季冰弘沒穿外套,窄窄的領帶一絲不茍,他俊逸的蒼白臉龐因為憤怒近乎透明了,他居高臨下地看著跌倒在地的遲焰,開口低低地道:

    “你怎么敢...???”

    季冰弘一進門便看到喬笛抱著遲焰,哭得像一個淚人,而遲焰輕輕撫著喬笛后背的背影一下子刺痛了他。

    “少爺,我沒有......你聽我解釋?!?/p>

    遲焰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他覺得左耳嗡嗡作響,伴隨著隱約刺痛,此時愣在床上的喬笛突然蹦了下去,沖到遲焰身邊,手指捂住遲焰的左耳。

    “他都流血了??!他耳朵流血了??!”

    喬笛扶著遲焰,氣得伸出另一只手猛推了季冰弘一把,把季冰弘推的原地一個趔趄。

    “你瞎了嗎!你還是人嗎!他對你這么好你還下這種狠手!”

    喬笛對著季冰弘就是一頓劈頭蓋臉,她臉上的淚痕還沒干,此時卻像一只立著刺的小刺猬一樣保護著遲焰。

    這回輪到季冰弘懵了。

    他就這樣被喬笛指責著,還推了好幾下,卻不還手,即使氣得胸口都快炸了。

    他突然看到了以前的喬笛,那個小時候在小朋友堆里保護他,用小書包打欺負他的小朋友的那個喬笛。

    喬笛招呼了門口兩個女傭,把遲焰交到她們手中:“麻煩你倆快送他去醫院昂!謝謝謝謝!”

    遲焰左耳潺潺流出鮮紅的血,他示意女傭自己不用攙扶后走到門口,遲焰回過頭,抿抿嘴對喬笛道:“我沒事,只是你要記住……”

    “你和少爺,曾經是愛人啊?!?/p>

    空氣一瞬間凝固了,只剩下喬笛和季冰弘站在房間正中間。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