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五章 逃跑未遂再入魔爪

    • 作者:小蘿伯特
    • 類別:現代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865

    當天晚上喬笛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很奇怪。

    喬笛發現,自己似乎喪失了一部分,說不上來的記憶。

    因為她記得父母,記得曾經的朋友,記得去各種城市游玩,甚至記得在英國遇見的好朋友瑪麗安......但,似乎總有另一半的生活,如憑空蒸發掉一般,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那感覺空落落的,非常明顯。

    “我大概被嚇傻了吧?!彼哉Z。

    喬笛一陣心煩意亂,她翻了個身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此刻的她只期盼著第二天清晨的陽光早點到來。

    翌日清晨。

    太陽初升,光線都有點冷。

    季冰弘連門都沒敲,直接開門就進了來。幸虧喬笛裹著被子一夜未能安眠,此刻早就醒著在床上坐成一團。

    喬笛咬著牙腹誹:“真沒禮貌?!?/p>

    “衣服?!?/p>

    季冰弘托著一沓厚厚的衣服,撲騰一聲丟在喬笛面前。

    居然勞煩這大少爺大駕親自給自己送衣服...?

    喬笛深感詫異。

    “哦......”喬笛伸出一條胳膊翻了翻,抬起大眼睛忽閃了一下,弱弱地道,“...謝謝?!?/p>

    “換?!?/p>

    季冰弘站在一邊,抬了抬尖削的下巴。

    “你能出去嗎,你在這我怎么換……”

    喬笛指了指門口,煞有介事地往上拽了拽被子擋住半邊肩膀。

    季冰弘一個擰身,似乎不愿多聽喬笛的一個字,扭頭便走了。

    總算走了...這個臭流氓。

    喬笛大松一口氣,抓起衣服一件件地往身上套。

    二十分鐘后。

    “篤篤篤?!鼻瞄T聲響起。

    “喬小姐,您換好了嗎?!?/p>

    遲焰的聲音自門口傳來,非常有辨識度,溫潤如玉,字正腔圓,比季冰弘那破鑼不知好聽多少倍。

    “等會??!”

    喬笛匆匆把大衣罩在自己身上,站在鏡前打量了一番。

    西歐風格的褶皺襯衣,領口盤著優雅的蝴蝶結,深藍色的長褲掃到腳背,褲腳繁復精致的印花帶著濃厚的皇室氣息。

    而這件大衣則仿佛為她量身定做一般,及踝且不拖沓,整個人風度翩翩,出塵獨立。

    喬笛學平面設計出身,覺得這身衣服可以去拍畫報了。

    她匆匆再一瞥鏡子,忙打開門,對遲焰道:“不好意思,你久等,我們這就走?!?/p>

    遲焰道:“我倒沒關系,少爺已經在樓下等很久了?!?/p>

    喬笛牙根一酸,這小奶狗怕不是跟他家少爺有一腿?天天少爺長少爺短的。

    她干笑一聲一邊下樓一邊轉移話題道:“這身衣服真好看,面料上乘,走線精細還有設計感,哪里買的?”

    遲焰咯咯笑出聲:“出自我少爺之手的衣服,全世界都買不到,喬小姐?!?/p>

    喬笛訝然:“…什么?”

    遲焰正色道:“你身上這一身,是少爺親手剪裁制作的衣服?!?/p>

    喬笛心臟咚咚咚地一陣猛砸,她臉紅了。

    花濱市繁華而忙碌,空氣狀態卻好得出奇。

    喬笛蹭進車里的時候,季冰弘正在后座閉目養神。只見他一臉的不快,本就蒼白清透的臉像凍了一層冰一樣,不耐煩的神情似乎都快溢出來一樣,喬笛看著就心里發堵。

    但想到身上這套衣服......

    原諒他了。

    喬笛干脆扭過頭不看他,一心放在窗外的景色上。她趴在車窗邊,風吹動她的卷發,帶來滿鼻腔的自由的氣息。

    “師傅,往前走,在松針大街第二個紅綠燈路口右轉,有個壹康小診所?!眴痰芽戳搜勐穼χ芭篷{駛座道。

    遲焰默默打輪。

    “趴在車窗上的樣子就像一條拉布拉多?!奔颈胙劬Χ紱]睜,他繃不住心中的煩躁無比冷漠地吐出這句話。

    “季冰弘,你盡量少說話,對嗓子不好?!眴痰雅み^頭,盡量微笑著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臥薪嘗膽,等我逃走,我就報警,你等著!狗賊!

    車子穩當停在壹康診所門前,穿著白大褂正在照顧園中綠植的肖一盯著賓利的車頭愣住了。

    三個氣勢洶洶的人下車,肖一的西瓜頭和手里小噴壺皆是一抖。

    肖一是喬笛的摯友,從喬笛初中開始便熟識了,后來喬笛走了藝術院校去國外深造,出身醫學世家的肖一則考上了中國醫科大,畢業之后本可以大展身手,卻蝸居在自己的一個小診所,樂得清閑。

    “肖一!”喬笛奔向肖一,握住她肩膀晃了晃,隨后指了指季冰弘。

    “這個,是季冰弘,他嗓子壞掉了,你幫他看一看,錢不會差你的,主要是把嗓子治好!我相信你!”

    肖一張大了嘴巴,眼鏡差點從扁扁的小鼻梁上掉下來。

    季冰弘?!

    那個富甲一方,帥得慘絕人寰的死里逃生的貴族王子季冰弘???他倆怎么認識?!

    “好好好......各位里面請里面請......稍等片刻?!毙ひ煌屏送蒲坨R慢吞吞地下意識道,把水壺放在一邊順便在褂子上擦了擦手。

    趁此空擋,喬笛緊緊攥住肖一的白大褂,壓低了聲音迅速地道:

    “救救我,救救我,他綁架我,我逃不出去,今天來你這里是我唯一的機會了,我一定不能跟他回去,不然我非死不可!”

    肖一蒙圈,結結巴巴地忙壓低了聲音回:“季冰弘怎么可能綁架你啊我的大小姐!他要啥沒有,你有啥好綁架的!搞什么啊到底,你倆怎么認識的!”

    季冰弘和遲焰已經進了診所大堂,顯然這樣的小地方讓二人都很好奇,兩人像參觀博物館一樣這里看看,那里碰碰。

    而在外面的喬笛快哭了,臉急得發燙,心臟咚咚咚在胸腔里跳個不停,似乎馬上就要爆炸一般。

    “我來不及跟你解釋這么多!總之他是大**是壞人我必須逃!求你了求你了,救我!”

    肖一推了推眼鏡不再多問,把手伸進大褂口袋,掏出車鑰匙迅速塞進喬笛手里:“這樣,不管到底怎么回事,以后再說,一會趁他們看病,開我的車,直接跑,紅燈隨便闖沒關系!”

    喬笛雙手合十感激。

    正好此時季冰弘回頭,肖一把喬笛往身后一拉,大步流星走進診所。

    “嗓子不舒服啊,來,我看看,張嘴,啊——”

    肖一認真地給季冰弘檢查著喉嚨。

    季家繼承人離奇失蹤遭綁架的消息人盡皆知,肖一明白事態的嚴重性,況且作為一名醫生,無論對方是誰,她都應該一視同仁,盡最大能力去救助他。

    經過一番縝密的檢查,肖一發現季冰弘聲帶受損,且喉嚨遍布傷痕,觸目驚心。

    “我先給你開點藥,按療程吃,實在效果不明顯的話來我這里,給你做個小手術,不過應該很快會好,因為我這是祖傳秘......”

    肖一話音未落,就見外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喬笛啟動了停著的小甲殼蟲,在季冰弘和遲焰的眼皮子底下一腳油門,絕塵而去。

    季冰弘面容一凜,猛然站起來,大聲咒罵了一句,一把奪過遲焰手中的車鑰匙飛奔到外面,迅速啟動了賓利,一句話沒說直直地追了出去。

    “哎!少爺......”遲焰抱著一懷的瓶瓶罐罐跑出去,可二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喬笛踩著油門,心臟快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

    終于逃出來了,終于不用被困在魔鬼的手掌心里了。

    外面的樹越來越稀少,她一路奔著郊區而去,她要回家,她要回家,她要第一時間沖進家門,抱住自己的媽媽。

    “我安全了,我安全了...”喬笛伸手抹掉臉上橫飛的眼淚。她從未覺得自由是如此的珍貴。

    她一路狂飆,把車子停在家樓下,三兩步沖上樓,正打算敲門,喬笛卻發現家里的門虛掩著。

    喬笛腦門一炸,一把推開門,沖進屋里,大聲喊著母親,回應她的卻只有死寂。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她扯住自己的頭發,一瞬間陷入慌亂。

    “你挺厲害?!?/p>

    嘶啞不堪,滲透著冷酷和陰鷙的嗓音在她背后響起。

    “跑啊......接著跑?!?/p>

    喬笛尖叫一聲,絕望地跪了下去。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