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一章 顧家廢婿

    • 作者:風火竹
    • 類別:都市
    • 更新時間:2021-10-30
    • 本章字數:2715

    C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

    嘟嘟嘟~

    醫療檢測儀的提示音此起彼伏,不時閃爍起猩紅色的警示燈,顯示病人還在處于危險期。

    “這是……醫院……”

    竭力睜開眼睛,但入眼卻是一片模糊,渾身更是沒有一絲知覺,如同死人。

    “肢體損傷,視覺神經損傷……”一瞬間,王飛就得出結論。

    王飛,縱橫歐亞兩州兇名赫赫,有著“龍王”之稱,巔峰時期,連世界最神秘的“暗夜天使”也不敢櫻鋒,更是一手建立了與“暗夜天使”齊名的“龍宮”。

    可惜因為一次背叛,王飛一敗涂地,不得不回到C市,入贅顧家茍延殘喘。

    真是可笑,他堂堂“龍王”也有被人沉尸江底的一天,但值得慶幸的是,他沒有葬身魚腹。

    門外,有隱約的說話聲傳來,顯示聽覺神經還算正常,王飛豎起耳朵細聽。

    病房外,站著一身大白褂的中年醫生和一名身材窈窕高挑、容貌絕美的女人,兩人正低聲討論著什么,女人臉上帶有憂色。

    “顧小姐,病人的情況就是這樣,腦部先是受到猛烈打擊,又沉溺水中過久,導致腦部以及肺部受創嚴重……”

    “能不能救?”

    隔著玻璃望了病床上臉色慘白的青年一眼,顧君卿打斷醫生的話,直接了當地問道。

    蹬蹬蹬~

    醫生剛要說話,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名貴婦打扮的女人一臉歡喜地快步走來。

    “小卿,那個廢材死了沒有?”貴婦人往病房掃了一眼,急切地問道。

    此話一出,醫生當即大皺眉頭,行醫這么多年,這么直接的話他還是第一次聽到,不由得帶著憐憫的目光瞄了里面的青年一眼。

    攤上這種家人,是何其不幸啊。

    “媽,你說什么呢?!?/p>

    顧君卿柳眉微皺,有些不悅地瞪了母親李琴一眼,扭頭沖醫生說道:“麻煩你了醫生,不管花多少錢,都要把他救活!”

    這些話才是正常的,醫生點點頭:“放心,我會盡最大的努力的,只是藥費方面……你要有心里準備?!?/p>

    “大概需要多少?”顧君卿心中頓時一沉,輕聲問道。

    “這……保守估計,需要五百萬左右,還不包括后期的康復治療費用?!毕肓讼?,醫生低聲報出一個驚人的數字。

    這個數字,已經遠超出了一般家庭所能承受的范圍了。

    “這么多?”

    顧君卿也被嚇了一跳,稍微猶豫了一下,便咬牙道:“我知道了,你盡管用藥吧?!?/p>

    雖然公司最近的業績也很不好,但王飛怎么說也是她名義上的丈夫,她不能見死不救。

    “好,你去把醫藥費交一下,我準備手術!”說完,醫生轉身離開。

    “小卿!”

    聽到這個數字,李琴頓時就炸毛了,一把拉住女兒的手,陰著臉道:“怎么?你打算拿五百萬救這廢物嗎?”

    說話間,她狠狠瞪著病床上的青年,冷哼道:“他入贅一年,咱們家就被你大伯二伯他們笑話了一年?,F在趙東陽剛回來,這廢物就出了事,這就是天意!”

    “別以為媽不知道你現在什么情況,你能拿出五百萬嗎?”李琴苦口婆心地勸說,“聽媽的,你和東陽已經錯過一次了,絕不能錯過第二次?!?/p>

    顧君卿的化妝品公司最近因為質量出了問題,賠了一大筆錢,還被勒令整改,銀行那邊又催款,更是雪上加霜。

    要不是前男友趙東陽突然回國,主動出面幫忙調解,她那間不大不小的公司已經申請破產了。

    眼下五百萬對現在的顧君卿來說,是一筆很沉重的數字。

    顧君卿沉默了,她和王飛的結婚只是遵循爺爺的安排,兩人結婚一年多了,并沒有夫妻之實。

    要不是趙東陽驟然出國,顧君卿在爺爺的安排下和王飛倉促結婚,她或許已經嫁給趙東陽了。

    “行了,我們現在還沒離婚,先把他搶救過來再說!”下一刻,顧君卿丟下一句,轉身快步離開。

    即使她要和王飛離婚,也不應該是這個時候。

    “喂,東陽……”

    望著女兒遠去的背影,李琴面色陰沉地撥通了一個電話,低聲訴說起來。

    “這樣啊……我知道了,我來勸勸她?!?/p>

    聽完李琴的話,話里一把爽朗的男聲道了一句,語氣平靜。

    “哼,真是禍害活千年!”

    掛了電話,李琴雙眼冒火,咬牙切齒地瞪了病床上的青年一眼,罵罵咧咧地離開。

    ……

    沒多久,一名鬼鬼祟祟的身影溜了過來,趁著路過的醫生護士不注意,閃身鉆進了病房。

    “他么的,這廢物真是命大……”

    鬼鬼祟祟的身影低聲嘟囔著,熟練地戴上手套,將檢測儀上的一根電線扯出,外露的線芯上,電光閃爍。

    “看你這次死不死!”

    說話間,他臉上兇光閃爍,將露出高壓線芯狠狠搭上王飛的手腕!

    “哧啦!”

    下一刻,線芯與皮膚接觸的地方冒出一股焦臭的青煙,高壓電流透體而過,王飛的身體難以抑制地劇烈抽搐顫抖起來!

    源源不斷的電流經過身體,平日里十分靈敏的漏電保護裝置沒有絲毫反應。

    一分鐘過去,直到王飛已經渾身僵硬、心跳盡失后,鬼鬼祟祟的身影才滿意地點點頭,將電線重新插回去,大搖大擺地走出病房。

    下一刻,四肢僵直的王飛忽然渾身一震,猛然睜開眼。

    “居然有這種事!”王飛輕輕捏拳,絲絲內力涌動,已經恢復了部分實力。

    這一通電擊之下,居然令他的經脈通暢,昔日的暗傷痊愈了小半!

    “唰!”

    下一刻,王飛拔掉身上的檢測儀,一個利落的鷂子翻身跳下床,直接推門而去。

    當了一年多的廢材,也是時候做出一些改變了。

    ……

    醫院門口,馬路邊。

    “虎哥,搞定了,保證沒有留下手尾?!?/p>

    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里,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坐在駕駛位上,一邊抽煙一邊對電話那頭低聲稟報。

    “很好,剩下的錢會打到你的賬戶上……”

    掛了電話,進賬信息到了,張大海一臉笑意地望著一連串的數字,心情舒暢。

    “八十萬,差不多夠我養老了?!睆埓蠛J掌鹗謾C,自語道。有了這筆錢,他再也不用給顧家開車了。

    “咚咚咚!”

    就在這時,車窗被人敲響了,張大海下意識扭過頭,一張滿臉堆笑的熟悉臉龐映入眼簾。

    “張哥,麻煩來根煙?!?/p>

    來者笑著豎起兩根手指,做了個吸煙的手勢。

    “沒有,趕緊上車,老子還要去接二小姐!”

    張大海狠狠瞪了來人一眼,習以為常地喝罵,話剛說完,他驟然醒悟!

    剛才不是把他電死了嗎?

    下一刻,反應過來的張大海剛要掛擋逃離,副駕駛的門已經被拉開,王飛笑吟吟地坐了進來,順手鎖上車門,拔掉車鑰匙。

    “你……你……”

    張大海嚇得魂飛魄散,滿臉恐懼地望著王飛,身體因懼怕而劇烈顫抖。

    西斜的夕陽照進來,映照出王飛的影子,他是人。

    王飛面帶笑意地望著張大?!@個一年多來對他動輒打罵的顧家司機,笑容漸冷。

    “張哥,C市的生活水平這么高,區區八十多萬怎么夠養老呢?”

    說話間,王飛自顧自地拿起張大海的黃鶴樓抽出一根點上,淡聲道:“我有個很好的辦法,可以讓你下半生無憂,怎么樣?”

    “哼,你他么有屁快放,老子還得去接二小姐!”

    確定王飛是人后,張大海也鎮定了下來,臉上的畏懼轉為鄙夷,斜眼瞄著王飛,似乎剛才動手謀殺的另有他人。

    因為暗傷在身的緣故,王飛的臟腑與筋脈均受創嚴重,力氣連十歲小孩也不如,在顧家是出了名的廢物。

    因此,張大海并不怕他。

    但張大海話音剛落,王飛的左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扣住他的咽喉!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