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三十三章 進入韓家

                        • 作者:北冥聽濤
                        • 類別:都市
                        • 更新時間:2021-08-18
                        • 本章字數:3006

                        從燕京機場到韓家,差不多花了將近一個小時左右。

                        一個小時后,劉越一行人的車停在了韓家老宅的門口。

                        “小妹,今天誰在家?”

                        韓雨熏想到了什么,看著韓婉靜問道。

                        “最近爺爺狀況不好,自從什么名醫來了以后,說他也沒有辦法后,所有人都著急了,就連我爸都趕回來了?!?/p>

                        “嗯,原來都在?!?/p>

                        韓雨熏點了點頭,她原本以為家中頂多就是大伯和自己的父親,現在連自己的二伯都回來了,要想帶著劉越去給爺爺治病,怕是要經過他們的同意了。

                        自己的父親還好說,二伯有韓婉靜在,也容易說一點,可是自己那個位高權重,不怒自威的大伯呢?他會同意嗎?

                        韓雨熏心中忐忑著,煩瑣著。

                        劉越跟隨著韓雨熏和韓婉靜從車上走了下來,抬頭,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枚黑底金字的牌匾,上面寫著“韓家”二字,筆走龍蛇,蒼勁十足,尤其是尾鋒處,帶著一股舉世無雙的霸氣!

                        劉越看著這兩個字,心中驚訝,能夠寫出這樣字的人,必然是有大魄力的人物。

                        可是,當劉越的目光逐漸看向牌匾下的題名小字的時候,頓時眼睛便是瞪的老大,心中驚駭萬分!原來,這個牌匾的書寫人竟然是太祖!

                        太祖是什么樣的人?開國的偉人??!難怪字體之中彰顯出舉世無雙的霸氣!

                        似乎是注意到了劉越的目光,韓雨熏解釋道:“這是太祖親自為韓家所寫,整個燕京只有三塊,韓家一塊,龍家一塊,還有一塊便是劉家!”

                        韓家,龍家和劉家?臥槽?連自己家都有一枚?劉越沒有想到燕京劉家竟然也能夠得到太祖的親筆提名,要知道,太祖的這個牌匾,無論什么時候,便是有如古代帝王的尚方寶劍一般,無論這三個家族怎么樣了,都沒有人敢對其趕盡殺絕!

                        而且,若是這塊牌匾現在拿出去拍賣的話,恐怕會價值連城!當然,也不會有哪個不肖子孫拿去拍賣,這代表著什么,誰都清楚,這簡直就是相當于宋朝的丹書鐵券??!

                        “我們進去吧!劉越,里面請!”

                        韓雨熏對著劉越說道。

                        “好!”

                        劉越點了點頭,便是在韓雨熏和韓婉靜的帶領下走了進去。

                        韓家的前面是一座四合院,四面八方,古色古香,看樣子算是有些年代了,根據韓婉靜的介紹,韓家這里,以前是清朝一個王爺的府邸,后來時代進步了,老爺子也是個懷舊的人,便是在府邸的基礎上,又在后面建造了一些現代的別墅,不過老爺子他還是喜歡在這個四合院里居住,他總說在這里有當年的感覺。

                        在韓雨熏的帶領下,三人通過重重警衛,來到了老宅的大廳里面,當他們走進大廳的時候,赫然發現,大伯韓愛國,二伯韓愛軍,以及自己的父親韓愛家都在大廳里面。

                        看到韓雨熏回來了,韓家家主韓愛國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道:“雨熏回來了啊?!?/p>

                        “大伯,二伯,爸?!表n雨熏點了點頭,然后依次給長輩們打招呼道。

                        “雨熏,我聽說在回來的航班上出了點事情?都解決了?”

                        韓愛國看著韓雨熏,關心地問道。

                        “謝謝大伯的關心,一些小事,已經解決了?!?/p>

                        對于韓愛國會知道,韓雨熏并沒有什么意外,因為調動燕京市局局長,身為家主的韓愛國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韓雨熏也不想隱瞞什么,這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說了,她本來就是個警察。

                        聽到韓雨熏說沒事,韓愛國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才將目光注意到了一旁的劉越身上,臉上笑容收斂了幾分,一種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氣勢釋放出來,問道:“雨熏,這位是你朋友?”

                        “嗯,他叫劉越,醫學世家出身?!?/p>

                        韓雨熏沒有敢將劉越真正做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大伯,要是說劉越在天龍集團做保鏢,恐怕剛提出來,劉越就有可能被轟出去了。

                        “醫學世家?”

                        聽到這四個字后,韓家三兄弟都不由自主好奇地向劉越投去了目光,上下打量著他。

                        此時,韓愛家的眼神之中一抹異樣的神色一閃而過,他似乎想到了先前韓雨熏給自己提到的神醫,莫非他就是那個神醫,可是他才幾歲?二十來歲吧,醫術能夠高到哪里?簡直是在胡鬧??!

                        “對!劉越從小便是熟讀各種醫術,醫術超絕,行醫這么多年以來,還沒有他治不了的??!”

                        韓雨熏此時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大忽悠,為了能夠讓家里人允許劉越給爺爺治病,她是昧著良心可勁地在那里夸劉越,若不是劉越經常被人這么夸著心理素質高了很多,恐怕早就不好意思地臉紅了。

                        雖然哥是很優秀,雖然哥治病基本就沒有治不了的病,可是你也不能這么夸自己吧。

                        “雨熏,他出身于那個醫學世家?”

                        韓愛國打斷了夸夸其談的韓雨熏,問道。

                        “這個......”

                        韓雨熏沒有想到自己的大伯會突然這么一問,反倒是愣在了原地,眼睛看了眼劉越,似乎想要他給自己答案,可是劉越也表示無奈,因為出身醫學世家又不是他自己說的,大姐,是你自己編的,讓我怎么說、

                        “中醫劉家!”

                        看到劉越無奈,韓雨熏也知道指望劉越怕是不可能了,急中生智,脫口而出道。

                        “中醫劉家?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咱們燕京有這么一個中醫世家嗎?”

                        韓愛國能夠成為韓家的家主,自然能力也是超群,否則的話,僅憑著韓家的勢力,還不足以讓他身居如此高位,就在韓雨熏愣住的那一剎那,他便是知道了,所謂的中醫劉家,只不過是自己這個侄女現編的謊話罷了。

                        “不是燕京,而是在金陵?!?/p>

                        韓雨熏臉紅了紅,接著說道。

                        “莫非在金陵很有名?可是我也沒聽過??!”

                        韓愛國窮追不舍地問道。

                        一時間頓時便是讓韓雨熏啞口無言。

                        “好了,雨熏,雖然說中醫劉家,我們沒有聽說過,但是你也知道如今你爺爺的狀況,他的病情等不及了,你帶這么一位小兄弟來給老爺子看病,能不能看還兩說,可是現在社會上的騙子不少,什么大師的事情層出不窮,遠的不說,就之前,咱們燕京的那個什么大師王林,你看看他,什么下場?那么多的明星,官員與之交好,可是呢,還不是騙人的?被揭穿了以后大家都是痛打落水狗??!”

                        韓雨熏的二伯適當地提醒了下說道。

                        “二伯,劉越是真的醫術很好,不是那種所謂的大師,他是有真才實學的!”

                        韓雨熏如何聽不出自己二伯的話外之音,就是說劉越欺騙自己無知,來沽名釣譽了。

                        “不行,你爺爺是什么身份,豈能讓這種來歷不明的江湖騙子看?萬一出點事,我們誰都擔待不起!”韓愛國冷聲地拒絕,此時說話沒有絲毫的客氣,言語中更是透露著不容反抗。

                        韓雨熏的二伯和父親也是紛紛點頭附和,雖然說他們都處在很是客觀的角度判斷,但是要被醫治的人是他們的父親,不是實驗室里的小白鼠,容不得半點的差錯!

                        “爸,我你還不知道嗎?沒有把握我會如此莽撞嗎!”韓雨熏看向自己的父親韓愛家求援道。

                        “雨熏,我知道你關心你爺爺的身體,可是現在你爺爺的狀況真的不好,很多名醫圣手都說你爺爺快要撐不下去了,現在真的經不起折騰了?!表n愛家談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

                        “雨熏,你大伯說的很有道理,二伯也覺得這件事還是再考慮吧,既然你的朋友來燕京了,你就帶他好好的游玩下,老爺子的事情就不麻煩他了?!?/p>

                        韓雨熏的二伯韓愛軍相比于韓愛國說話更加的客氣一點。

                        “二伯!”

                        韓雨熏還想再爭取下。

                        “雨熏,跟人交往,一定要知道對方是什么人!你了解他嗎?你對他知根知底嗎?現在的社會,人心險惡,我們韓家樹大招風,很多人都想來攀高枝,你得擦亮眼睛看清才行!而且我們韓家怎么說都是燕京七大家族之一,地位超然,豈是什么人都能夠接觸的!這一點,你要注意!這里是韓家,不是你的金陵市局!”

                        韓愛國見韓雨熏柴米不進,頓時失去了耐心,冷聲地說道。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