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四百二十九章 劫機事件四

    • 作者:北冥聽濤
    • 類別:都市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719

    劉越看著不敢冒險的頭目男子,心中便是放心了一番,看來這個家伙還是有點怕死的,要不然真的遇到個不怕死的,軟硬不吃,還真的可能會僵持著。

    “小子,我勸你放下你手中的槍,古語說的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現在你的老師在我的手里,就等于你的父親在我的手里,我想,你總不會要看著你的父親死在我的手中把~”

    劉越看著持槍的青年男子,說道。

    “......”

    青年男子聽到劉越的話,并沒有放下手中的槍,他在猶豫著,他知道,現在唯一能和劉越僵持的人就是自己,若是自己真的放下了槍,那么今天就白忙活了!而且還會將他們身陷囹圄!他輸不起!

    “哥們,看來你的這個學生似乎并不想你活著啊?!眲⒃娇粗砬暗念^目男子說了句。

    聽到劉越的話,頭目男子面色微沉,但是不敢說話。

    “老師,我不能放下??!一旦放下,就前功盡棄了!”青年男子解釋道。

    “殺!”

    就在青年男子顫抖著手,在盡力解釋的時候,突然,劉越大喊一聲,只見韓雨熏突然從劉越的身后站了起來,然后她手中的微沖對著青年男子扣動扳機。

    “突!突!突!”

    微沖噴涂火蛇,瞬間便是打中了青年男子的手腕和胸腔。

    一剎那,便是要了他的命。

    誰都沒有想到韓雨熏一直在潛伏著,一直在等待著這么一個機會出手,此時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韓雨熏便是一擊得手。

    因為韓雨熏的突然出擊,擾亂了周圍,那頭目男子想要趁機掙扎,但是卻是被劉越發現了,一把扣住了他的肩骨,呵斥道:“別動!再動就殺了你!”

    剛剛走了幾步的頭目男子聽到話后,剎那身體僵在了那里,臉色慘白,額頭上已經是虛汗。

    此時的他真的生怕劉越來個一發子彈,搞個團滅。

    算一算,自己帶來的人,除了自己,就剩下一個在機艙里的了,自己還能夠再次占據主動嗎?

    該死!今天出門一定是沒有看黃歷,怎么在飛機上遇到了這么一個難踢的鐵板!而且這個家伙看起來就是個瘋子,殺人比他們還要不眨眼,他就不怕逼急了真的來一個同歸于盡嗎!

    “雨熏,你看住這個家伙,我去解決機艙里的那個人!”

    劉越壓著頭目男子交給了韓雨熏后說道。

    “大家不要怕,我是警察!”

    韓雨熏將頭目男子扣在座位上后,亮出自己的警察證道。

    聽到韓雨熏說自己是警察,以及那警察證上閃亮的警徽后,有的人已經激動的流出了眼淚,一種劫后重生的喜悅油然而生。

    當然,大部分人是懷著感動與感激的,若是不是因為韓雨熏和劉越,恐怕在場的眾人都會人財兩失,當然也有一些人則是自私自利,比如說坐在商務區的一個精英,此時見已經安全了,先前憋在肚子里的火這一刻都朝著韓雨熏發.泄了過去。

    “既然你是警察,為什么不站出來!你眼睜睜的看著這幾個人被殺!是你警察應該做的嗎?你這是拿我們的生命兒戲!我要投訴你!還有,我的損失怎么辦?”

    “你的損失自然會在這件事情解決之后才會追討回來,不過現在,請你安靜下來,危機還沒有完全解除!”

    韓雨熏強忍住心里的火氣,說道。

    “呵呵!之后?之后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三年?你們吃我們的,用我們的,現在還想不做事?你哪個警局的,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你脫了警服滾蛋!”

    那個精英完全沒點自知之明,反而有些得寸進尺。

    此時還沒有走遠的劉越,聽到這個精英的話,心里卻是有些鄙視,你丫的,就你一個電話還要脫了韓雨熏的警服?你知道她是誰嗎?不要說你那個人有多么厲害,就算是公安部的部長給他是個膽子,也不敢脫了韓雨熏的警服吧!

    “嘭!”

    沒有過多的話語,韓雨熏用最實際的行動表達了自己對于這個精英的不滿。

    出其不意地一腳直接揣在了那個精英的肚子上面,劇烈的疼痛,剎那便是讓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精英疼昏了過去。

    “你的廢話太多了,要不是考慮到這么多人,我就直接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

    韓雨熏冷冷地說了一句,連看都沒看那個地上昏死的精英一眼,便是轉身離開。

    她的這個舉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這個看起來很好看的美女,怎么這么的暴.力,而且,她真的是警察嗎?警察不是應該為人民服務的嗎?她怎么看起來比劫匪還要暴.力??!

    “雨熏,把他帶過來,一起去駕駛艙!”

    劉越對著韓雨熏說了身,韓雨熏解.開其中一個手銬,然后將頭目男子的雙手別在身后拷住,然后帶到了劉越的面前。

    “看什么看!去給我打開駕駛艙!”

    劉越被頭目男子這么看著,頓時不爽了,對著他大呵一聲。

    “呵呵!做夢!我要你們為我陪葬!哈哈!”

    頭目男子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退路了,索性破罐子破摔道。

    “為你陪葬?你的臉可真的是大!就你?還不夠資格!”劉越見頭目男子不打算配合,冷笑一聲,然后便是當著他的面,向著機艙走去。

    “先生,我給你帶路!”

    見劉越要去機艙,空姐自告奮勇地站出來道。

    “麻煩了!”

    劉越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要去往機艙還要經過幾處,有空姐的話,會方便許多。

    來到駕駛艙外,劉越便是看到此時的駕駛艙門已經關上了,因為航班的駕駛安全問題,駕駛艙只能從駕駛室打開,而從外面是無法打開的,看這個樣子,一定是劫匪聽到了槍聲,走了進去控制駕駛室了!

    而且此時他們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飛機整體正在下降,這似乎是一個不好的預兆。

    “看來這群家伙真的想要我們同歸于盡??!不能再等了!”

    劉越皺了皺眉毛,感到一絲絲的棘手。

    讓這個頭目男子打開?這根本不可能,打開就意味著他們全盤皆輸,無論如何都不會配合。

    “先生,飛機正在下降,必須要進入駕駛艙阻止!否則全航班的人就都要死在這里了?!?/p>

    空姐有些擔心地看著劉越,現在的她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將希望都寄托在劉越的身上。

    “你別著急,我來想辦法?!?/p>

    劉越點了點頭道。

    隨后他便是將目光看向了頭目男子,說道:“你最好讓他打開駕駛艙,否則的話,你就毫無生路,你若是救了這么多的人,到時候我們可以向法官求情?!?/p>

    “呵呵!求情?華夏殺人是要死的!我們都殺人了,你覺得我們會逃得過死刑?即便不是死刑,那也是無期徒刑,無期等于永恒的煉獄,你以為我傻?哈哈!”

    頭目男子冷眼看著劉越,似乎他的眼中已經看到了不一會兒,飛機墜落,爆炸,整個航班的人都陪著自己前往地獄的樣子。

    “沒想到你想的還真是清楚,不過,你真的以為沒有你,我就沒有辦法了嗎?我跟你說,只是想給你一個機會。你曾經是大學老師,你應該知道的,我黨的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救了這么多人的性命,算是大功德一份,即便你下了地獄,也少受點磨難不是嗎?”

    劉越試圖再次勸解道。

    “呵呵!”

    頭目男子冷笑幾聲,便是不再理會劉越,場面一度尷尬在了那里。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