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八章解決小干活干活

    • 作者:大夢千年
    • 類別:都市
    • 更新時間:2021-12-09
    • 本章字數:2297

    懷里的女人抬起頭來之后,夏天才看清楚她長得什么樣子,他的鼻血差點沒有噴出來。

    他懷里的這個女人,比起蘇若彤來都絲毫不遜色。巴掌大的小臉上,一雙大眼睛迷離的半睜著,小巧挺翹的鼻梁下是一張嫣紅的櫻桃小嘴,此時正不停地喝著香氣,帶著酒味的氣息輕輕的吐在夏天的脖子旁邊,酥了夏天的半邊身子。

    他的運起真是爆棚了,隨便遇到一個女人,都是個大美女。

    然而還沒有等夏天春心蕩漾一下,大美女就攀上夏天的脖子,在夏天的耳邊呵氣如蘭,“幫我把他們擺平?!?/p>

    帶著微微命令的語氣讓夏天皺了皺眉頭,這是他今天第二次被當做擋箭牌了吧?

    “喂!你這臭小子快給老子滾到一邊去,不要打擾老子們泡妞!”夏天正要把懷里的美女往外推一推,可是一邊一個黃毛的小干活干活打斷了他,這讓夏天原本要把人往外推的動作一轉。

    夏天把懷里的美女摟的緊了緊,然后抬頭看向黃毛,“你剛剛,說什么?我沒聽清,再說一遍?”

    “老子讓你……??!”

    黃毛一個滾字還沒有說出口,就慘叫著捂著自己的肩膀在地上打起滾來,仔細看過去,就能發現黃毛的肩膀上插著一根細小的針。

    “你居然敢在南哥的場子上動手?!更何況,泡妞也要講一個先來后到吧?是哥幾個先看上這個妞的,你要是真的想要,等哥幾個玩完,再給你就是!”另一個染著紅毛的小干活干活話音剛落,夏天就應聲而起,一巴掌打上了紅毛的臉,紅毛頓時飛了出去,砸到了一邊的桌子上之后,還從嘴里吐出來兩顆斷牙,而紅毛的一張臉,也早已腫的看不出原本的力氣了。

    夏天冷冷的看著飛出去的紅毛,活動了一下手腕之后又坐了下去。

    他雖然是不喜歡被人當做擋箭牌,但是他更討厭把女人當做玩物的傻逼。

    夏天這邊的發出的響動讓酒吧里不少的人都看了過來,大家都在好奇,到底是誰居然敢在有“下山豹”之稱的南澤罩的場子里動手。

    那幾個小干活干活被夏天絕對暴力的手段嚇得不敢上前,一邊早有好事的人把這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酒吧里面罩場子的人。

    東方沐顏迷離的看著夏天冷漠的側臉,她原本就是隨便找了一個人,想要借他的手甩掉這些小干活干活,而酒吧里的那些單獨的男人一個個都歪瓜裂棗的,只有眼前的這個長得還不錯,所以她想都沒想的靠了過來,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真的敢在這里動手。

    很快,酒吧里面罩場子的人就來了,黃毛此時也已經拔了自己手臂上面的銀針,看見幾個人過來,連忙面帶討好的湊了上去。

    “雷哥,雷哥,這小子居然敢在南哥的場子上動手,這明顯是看不起南哥和您吶!你看看,他把苦命人們都打成什么樣子了!”黃毛跟一條癩皮狗一樣討好著徐雷,徐雷是南澤手底下一個比較得力的干將,平時就負責罩這一塊的場子,在這一塊,基本上沒有人愿意得罪徐雷。

    徐雷鄙夷的看了一眼黃毛,“也就你這種慫包會被打成這樣?!?/p>

    “是是是,雷哥說的是!”黃毛被徐雷罵了,可是還是不敢有什么表現,反倒是更加狗腿的去恭維徐雷了。

    徐雷掃了一眼黃毛,沒有繼續去理會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坐在沙發里沒有起身的夏天。

    “你就是鬧事的小白臉?”徐雷不屑的看著夏天,在他看來夏天就是一個沒什么用處的小白臉罷了。而他也不是過來給黃毛報仇的,只是因為有人在他罩的場子上鬧事罷了。

    “小白臉?”夏天嗤笑一聲,想當年他在這里干活的時候,這個雷哥估計還不知道在哪收保護費呢。要不是他在這國內干活的太過分了,他老爹也不至于把他送去中東戰場,而正是因為這樣,家族異變的時候,他沒能趕回來,而他老爹也……

    想起往事,夏天的眼神愈發冷冽,他掃了徐雷一眼,冷冷的道,“看來南澤在這幾年干活的不錯嘛?!?/p>

    而徐雷卻被夏天這一眼看的小腿肚子發軟,剛剛這個小白臉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一樣!而且他居然敢直呼南哥的名字!

    覺得自己丟了面子的徐雷臉色有點難看,“你居然敢這么說南哥?上!今天不把這小白臉給老子打殘了,老子就把你們打殘了!”

    徐雷沒打算再和夏天繼續廢話,他直接一聲令下,他身邊的幾個人就兇神惡煞的撲了上來。夏天輕輕的把旁邊似乎清醒了一點的東方沐顏向旁邊退了一點,然后就閃身躲過前面幾個人的拳頭。

    東方沐顏被夏天推得一個趔趄,穩下來的她看著夏天沖進人群里,她沒想到夏天居然沒有還敢和徐雷動手,雖然她不常來這里,但是對于這里的幾個地頭蛇還是知道的。

    夏天在中東待了好幾年,自然不會把這幾個小嘍嘍看在眼里。

    當夏天把最后一個人踩在腳底下,看向徐雷的時候,徐雷有些慌了。而酒吧里面看熱鬧的人,早就目瞪口呆的看著夏天,不少膽小的女人已經尖叫起來了。

    “你不上么?”夏天踢開腳底下的那個人,看著徐雷道。

    徐雷干活了這么多年,要是被人說出去居然怕了一個小白臉的話,那他也就不用再干活下去了!這么想著,徐雷從懷里掏出一把匕首,對著夏天就刺了過去。

    夏天看見徐雷拔棍的時候眼神冷了一下,也沒有怠慢的從懷里抽出一根細長的銀針。

    周圍圍觀的人有眼尖的人看見了夏天的銀針,心里暗自感嘆著夏天怎么會突然拿出一根針來?只有一邊被夏天的針刺過的黃毛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剛剛這個針扎到他肩膀上的那種感覺,導致他現在看到針都覺得肩膀很痛。

    夏天躲過徐雷的匕首,直接把針插到了徐雷的手腕上,細長的銀針直接穿透了徐雷的皮肉,把他的手腕插了一個對穿!徐雷慘叫一聲,手中的匕首也落到了夏天的手里。

    而眾人怎么也想象不到,為什么那么細,看起來很容易就會被折斷的銀針,到了夏天的手里,既然能把人的手腕扎穿!

    夏天拿著匕首,準備給徐雷補上一棍的時候,一個聲音阻止了他。

    “操!什么人居然敢在我南澤的場子上鬧事?!”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