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番外之洞房花燭夜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5
                        • 本章字數:3564

                        兒臂粗的喜燭,坐在燈臺上靜靜燃燒著。偶爾爆出一個燈花,發出輕微的吡啪聲。溫柔明亮的燭光,將充滿紅色布置的喜房,照得一片喜意盈盈。

                        喜被上,坐著一個身影,頭上蓋著冰蠶絲織就的價值百金的紅蓋頭,如水一般的流蘇穗子垂下來,隨著蓋頭下面人兒的呼吸,一起一伏地蕩漾著。

                        一只玉白的手,拿著挑子,輕輕挑起了蓋頭。下面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

                        “阿鳶,我美不美?”紅蓋頭下面,傾國傾城的人兒,紅唇微張,吐出嬌軟不休的一句話來。

                        站在床前的屠飛鳶,皓白的手腕一轉,將挑子連同蓋頭一起卷飛。一手挑起了阿容的下巴,一邊低頭吻了下去。

                        “啵!”屠飛鳶在那張薄薄的紅唇上,狠狠親了一口,然后傾起身,推開他的肩膀:“我餓壞了,先吃點東西墊補墊補?!?/p>

                        阿容的眼神往外一瞄,在窗戶上看到幾道人影,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乖乖點頭起身:“好,我陪阿鳶吃?!?/p>

                        兩個人手牽著手,來到桌邊,上面擺著還未飲用的合巹酒,以及瓜子核桃桂圓等,還有幾碟子糕點菜肴,都還沒有涼透。兩人坐下來,將合巹酒推到一邊,握了筷子,挾了菜肴,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吃得好不高興。

                        趴在窗外看熱鬧的眾人,等了半晌,也不見兩人辦正經事,懊惱得紛紛跺腳。

                        “這兩人如此磨嘰呢?”

                        “大好的洞房花燭夜,兩人玩什么角色交換的游戲?”

                        半個時辰前。

                        阿容敬完酒,踩著輕快的步伐,在眾人的半哄半擁下,走進喜房。

                        床邊坐著一道纖細姣好的身影,依稀看得出腦袋微微垂著,半羞半怯。他一步步慢慢走過去,只覺酒意微醺,讓他的腦袋有些熱烘烘起來。

                        這是他的阿鳶。他心心念念,終于得到的阿鳶。

                        從桌邊順手拿起挑子,走到床前,慢慢挑起蓋頭。

                        隨著紅蓋頭的一點點挑開,露出美人動人心弦的臉。先是小巧瑩潤的下巴,再是朱紅一點的櫻唇,繼而是挺翹可愛的瓊鼻,漸漸的,露出兩排修長的睫毛,在燭光下輕輕眨動著。仿佛兩排小刷子,刷在他的心尖上,癢得忍不住想撓一撓。

                        阿容的動作頓了頓,沒有著急地立刻掀開,而是一點一點,不急不緩地挑起蓋頭。他看見熟悉的秀眉,如兩瓣柳葉浮于江面。他看見她光潔飽滿的額頭,是他親吻過的可愛。他看見那一頭烏鴉鴉的頭發,上面戴著他拜老匠人為師,親手打造的獨一無二的鳳冠。

                        “阿鳶,你真美?!卑⑷萑滩蛔∧剜?。

                        晶瑩剔透的臉頰上,兩排烏黑微卷的長睫毛輕輕顫了顫,隨即掀開來,露出一雙黢黑清亮的眸子。那眸子里盛著笑意,盛著溫柔,還有一絲羞意,與微不可查的緊張。

                        “娘子……”他剛要說,我們洞房吧,驀地被她按住了手。

                        “噓?!蓖里w鳶明媚的眸子一轉,往外面看去,悄聲說道:“我們先玩點別的?!?/p>

                        阿容與她相伴多年,心有靈犀,立即懂了她的意思,耳尖微動,將門外的動靜聽了個一絲不漏,心中有些氣惱那些人的不懂風情,眼中便升起幾分狡黠:“我都聽娘子的?!?/p>

                        隨即,屠飛鳶領著他來到梳妝臺前,為他畫起妝來。阿容生得好,男子裝扮時,清俊秀雅,如芝蘭玉樹一般。畫作女子,便是傾國傾城,美艷絕倫。

                        “這世間,再沒有比你更好看的人了?!眾y容化成之后,屠飛鳶捧著阿容的臉驚嘆道。

                        阿容眼中閃過暗色,薄唇輕啟,嬌軟的聲音說道:“娘子比我更好看?!?/p>

                        屠飛鳶一笑,彎腰對鏡給自己畫了個男子的妝容。眉毛描得筆直,加粗兩分,便顯得硬朗許多。又描了眼線與鼻梁高度,不多時便畫出一個清雋的少年出來。

                        兩人對換了角色,重新將挑蓋頭的步驟走了一遍,察覺到外面的人還沒走,便來到桌邊吃起飯來。反正時辰還早,這里是晉王府,晉王夫婦都是好相與的,外面孟莊主和干娘也在,即便起得晚了,除了幾句調笑外,又有誰給她難堪?

                        倒是外面那些人,等不等得及?

                        兩人好吃好喝,你一口,我一口,互相說些趣聞,不知不覺過去了小半個時辰。

                        趴在外面等著聽洞房的一群,有華廷玉家的小孩子,屠飛鳶的幾位閨中朋友的小孩子,還有宗室的少年們,以及周監正等老大不小的老不修。被晉王夫婦攆了幾回,一群人也不肯走,倒是被屠飛鳶和阿容耗得熬不住,灰溜溜地走了。

                        “咱們家的洞庭魚府就要開張了,恰好才釀的一批十里香要出來了,屆時請來好朋友們一起慶祝?!庇喙馔庖粧?,瞧見一抹閃動的人影,屠飛鳶勾著唇角說道:“周監正老不修的,咱們不請他?!?/p>

                        話音落下,門外吱吱哇哇的叫了起來:“郡主姑娘,不要如此對老周??!”

                        “咦,外頭有什么在喊,阿容,你聽見沒?”屠飛鳶故作聽不清地道。

                        阿容搖了搖頭,說道:“阿鳶,你聽錯了,今晚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哪有不開眼的在外頭給咱們搗亂?哼,敢搗亂的,以后釀了酒都沒他的份!”

                        見阿容說得如此合心意,屠飛鳶不禁輕笑起來,眼角眉梢俱是溫柔笑意。余光再一掃,只見外頭蹦蹦跳跳的影子,閃動了幾下之后,終于是灰溜溜地走了,眼中的笑意才淡了下來。

                        夜深人靜,新郎新娘,該做正經事的時候了。

                        “我吃飽了,阿鳶吃飽沒?”阿容雙目灼灼地看過來。

                        屠飛鳶扛不住他火辣辣的狼一樣的眼神,微微紅了臉,擱下筷子說道:“還沒喝合巹酒呢?!?/p>

                        阿容不等她話音落下,便一手執了一杯,端了起來。左手執的杯子,往屠飛鳶手里一塞,聲音微?。骸鞍ⅧS,我們來喝合巹酒?!?/p>

                        屠飛鳶接過酒杯,兩人手腕相錯。

                        這時阿容又說道:“喝了這杯酒,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p>

                        他本是逆天而生之人,根本不應存在于世。是她,撿到了他,從此改了他的命。

                        他有了爺爺奶奶,有了雖然簡陋卻溫暖踏實的家,有了她教他識字、算數,教他騎馬、射箭,又告訴他什么是人情世故。

                        初時,她又黑又胖,也算不得溫柔,實在不好看??墒撬箅y臨頭之際,是她沒有放棄他,咬牙抱著他求醫,累得手臂都抬不起來。他才發現,她原是天下間最漂亮的姑娘。

                        大劫將至之時,他自私地什么也沒有說,任性地拿命去賭。她哭得那么傷心,眼淚掉在他胸口上,他沒了心,連心痛都感覺不到。后來,他差點忘了她,她千里迢迢跑來找他,他卻……

                        “阿鳶,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卑⑷菘粗难劬?,鄭重其事地說道,“喝了這杯酒,你就要好好對我?!?/p>

                        屠飛鳶的眉頭一抽,忍不住想抽出手來,在他額頭上拍一巴掌。然而看著他嚴肅的神情,漸漸不由得心中一軟。

                        她懂得他的意思。

                        從今往后,他就是她的人了,她可以打他、罵他,卻不能拋棄他。

                        從今往后,她也是他的人了,他永遠不會打她、罵她,今生今世只會對她好。

                        “抱我上床?!蓖里w鳶仰頭喝掉合巹酒,微紅雙頰看向阿容說道。

                        阿容眼神一暗,將酒杯擱在桌上,站起身打橫抱起屠飛鳶,大步朝床邊走去。新郎的大紅衣袍,隨著他大步走動而翻滾著,帶起了一片風,將燭光吹得閃爍起來。

                        帳幔飛起,兩道大紅身影埋入被中。一道修長挺拔,一道纖細窈窕。他傾身覆上她,如巖漿般的熱情,被他生生壓住,一個個輕柔的吻,細密地落在她的額頭、鼻尖、唇角。靈活的手指挑開她的衣帶,冰蠶絲織成,價值千金的喜服,被他隨意剝落棄在一旁。

                        火熱的肌膚,緊緊貼在一起。他感受她的嬌軟,她驚詫他的堅實。原來,他們都比想象中的更好。

                        “你輕一點?!彼套∥⑽⒌牟贿m,輕捶他的肩膀。

                        他低低地哀求:“阿鳶,我忍不住?!?/p>

                        鴛鴦被里翻紅浪,一樹梨花壓海棠。

                        顛鸞倒鳳了大半夜,屠飛鳶累得手指頭也抬不起來,而他卻食髓知味,正在興頭之上。將她擺弄出一個又一個姿勢,真正是從無人教他,他卻無人自通。

                        “明天好不好?”她無力地說道。

                        他被烏黑長發披了滿肩,貼著鬢側的幾縷微微湮濕,一滴汗水從他鼻尖低落,嗒的一聲,落在她的胸前。順著白嫩細膩的肌膚,一路滾落下去,最終消失在被褥中??辞暹@一幕的阿容,一雙漆黑眼眸愈發晶亮。

                        回應她的,是愈發放肆的動作。

                        屠飛鳶哀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她非要他二十歲之后,再成親,既為當年的誓言,也為報復他在南方險些殺了她。

                        誰知,耗得久了,他憋了一肚子的精力,全都在今晚上發泄出來。

                        “阿鳶,你真好?!彪鼥V朧中,她感覺被抱緊了,耳邊響起他嬌軟的低噥。

                        屠飛鳶閉著眼睛,伸出手臂,攀上他的頸。

                        她不是最好的。她不夠溫柔,不夠體貼,時常小意又作弄他。

                        但在他眼里,她卻是最好的。

                        她從沒想到,穿越到異世古代,竟能美滿如斯。

                        “阿鳶……”

                        “阿容……”她無聲呢喃,才要說一句綿綿情話,驀地感覺到他又動了起來,忍不住咬牙,吐出三個字:“你混蛋!”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