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番外之穿越到現代七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8
                        • 本章字數:3872

                        斐鳶有時候很佩服斐仁烈。

                        這半年來,斐鳶沒少打探他,卻什么也沒打探到。似乎他說的是真的,就是憑空來到這個世界。

                        如果他說的是假的,就是很不合理的一件事。一個人生活在世上,總有痕跡的。尤其他這樣出色,走在街上偷拍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卻偏偏一絲過去也沒有。

                        所以,能從一個一無所有的異世客,變成一個小有名氣的貴族武館的館長,不少名流少爺都恭恭敬敬稱他一聲老師,斐鳶很佩服他。

                        這些日子以來,倒追斐仁烈的人不少。很多年輕小姐都熱烈地追求他,只不過他從不為所動。好像他就是鐵石心腸,哪怕有人為他割腕自殺,也毫不動容。

                        他到底為什么追她?斐鳶很想不通,在茶水間遇到趙梅時,就隨口問了一句。

                        “他喜歡你唄?!壁w梅回答得很沒技術含量。

                        斐鳶的臉上滿是不以為然:“他這樣的人,想追什么樣的追不到?以他的身份,追求名媛淑女才對他最有利?!?/p>

                        趙梅聽了,臉上頓時欲言又止。她看了看斐鳶,忍了好久,終于忍不下去了:“老大,我看你對烈哥也不是沒想法。你是不是不信他喜歡你???那你要怎么才信?”

                        “他不喜歡我就信?!膘厨S隨口說道。

                        趙梅一愣,隨即一臉郁憤:“難怪烈哥死活不叫我說。如果說了,指不定你又想到哪兒去呢?”

                        “不叫你說什么?”斐鳶問道。

                        “沒什么?!壁w梅揚了揚頭,轉身就要走。

                        斐鳶拉住她道:“你們有什么事瞞著我?”

                        “不告訴你?!壁w梅賭氣說道。

                        斐鳶瞇了瞇眼,扯住趙梅,開始逼供。

                        半天后,終于問了出來,頓時臉色大變:“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敢瞞我?”

                        “這對老大有利無害嘛,烈哥不叫我說,想給老大驚喜,我就沒說了?!壁w梅對她的大反應不以為然。

                        斐鳶厲聲說道:“斐氏武館的創建人是我,一應權利所屬的簽名也都是我,如果斐氏武館出了事,擔干系的人就是我,你還說沒什么?”她想起來自己對趙梅的信任,趙梅拿過來的文件,她幾乎不怎么看就簽名,頓覺被背叛了。

                        “怎么會?”趙梅頓時愕然,“烈哥不會害你的???這半年來斐氏武館的效益很不錯,都進了老大你的賬戶???”

                        斐鳶沉著臉瞪了她一眼:“出了事就來不及了!”說完,轉身就走,一邊走,一邊給斐仁烈打電話,約他見面。

                        “你為什么把斐氏武館寫我的名字?”見了面后,斐鳶不跟他多說,開門見山問道。

                        斐仁烈怔了一下,才明白過來:“趙梅告訴你的?”

                        “你不用管誰告訴我的?!膘厨S說道,“我問你,為什么寫成我的名字?”

                        斐仁烈抿了抿唇:“你在生氣?”

                        “你說呢?”斐鳶反問道。

                        斐仁烈不禁頭疼。他既欣賞她的警惕,又頭疼她將這份警惕對準自己。

                        “你怕我害你?”他知道她的脾氣,這時也不跟她拐彎抹角,“我說過,我雖然對你沒安好心,但也不會加害于你?!?/p>

                        斐鳶冷哼一聲,根本不聽他說:“我不管,馬上去辦手續,把我的名字抹掉!”

                        斐仁烈不禁又想笑,又想嘆氣。

                        他只知道她是塊難啃的骨頭,但也沒料想如此難啃。從前只見阿容跟屁蟲似的跟著她,四年過去就把她的心收服了,他以為自己追她也并不很難。

                        誰料完全錯了。

                        此時此刻,他才終于對阿容生出一絲敬佩之心,還有少許同情。能追到阿鳶,他一定吃了不少苦頭。

                        “你說怎樣就怎樣吧?!膘橙柿覈@了口氣,很快就把手續辦完了。

                        倒是斐鳶見他不推三阻四,頗為詫異。按她所想,如果他真的有所圖謀,沒道理這么好說話???

                        “烈哥本來打算把斐氏武館當聘禮的?!壁w梅知道后,一百個為斐仁烈抱不平。

                        斐鳶聽到真相,也不由得愕然:“竟然……”

                        那他收回去了,是不打算當聘禮了?

                        然而事已至此,她不好再去找他。就連回去那個家,她也不太想。

                        看似僵住的局面,不料,很快迎來了轉機。

                        非緣酒莊的新品上市,斐仁烈作為模特兒來配合拍攝,工期有好幾天,斐鳶派趙梅去協調,誰知趙梅擺臉不肯:“老大,你就別禍害我們了,放著那么大一個帥哥,看得見吃不著,我們的日子不好過??!”

                        原本她們都喜歡挨著斐仁烈,能近距離跟帥哥接觸,這是多占便宜的事??!然而時間久了,她們知道不好受了,倒不是斐仁烈對她們不尊重,而是每天看得見吃不著的苦,不是人受的??!

                        “哎,你別走??!”眼睜睜看著趙梅跑遠,斐鳶無奈,只好親自上陣。

                        吃午飯的時候,斐鳶看著對面泰然自若的斐仁烈,好似曾經發生的那些事,每一件他都不覺得尷尬。忍不住想刺激他一下,就說道:“你什么時候搬走?”

                        斐仁烈抬起眼,靜靜地看著她。

                        有那么一瞬間,斐仁烈覺得自己戰略失誤。這樣下去,他根本攻占不了這座堡壘。也許,他應該換個方式,比如先從她家里搬出去?

                        隨即,這個念頭就被他掐滅了。他好不容易才住進她家里,叫她覺得不自在,甚至不得不搬了出去,他怎么能輕易放棄?

                        “什么時候你搬回來,什么時候我搬出去?!彼f道。

                        言外之意很明確了,你都不住,干嘛不叫我???咱們這關系,你逼我出去找房子,也太絕情了吧?

                        斐鳶果然做不出直接攆他走的事情,想了想,晚上搬回去住了。

                        她以為自己的意思很明顯了,她搬回去了,他就該搬出去了。哪知道一連過了半個月,他還是沒有搬走的動靜。斐鳶才知道自己上當了,一氣之下……

                        一氣之下,她什么也沒做出來。

                        她既不能丟了他的東西,又不能當面轟他走。

                        如果是以前那些死皮賴臉的追求者,她什么都做得出來。偏偏他不是,他沒有過分的地方,甚至還精心照顧過她半年,她做不出來那種事。

                        斐鳶惆悵了。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現在你武館開起來了,資金流轉也有了,什么都不是問題了,你干嘛還纏著我?”斐鳶狠下心,找他攤牌,“假如你要贖回裝備,也都給你,你走吧?!?/p>

                        斐仁烈深深地看著她,見她神情決絕,知她下了狠心。抿了抿唇,問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把斐氏武館寫在你名下?”

                        “為什么?”她眼神一動,以為他要跟她表白了,轉過眼不看他。

                        誰知他卻說出另一番話來:“因為我是個不存在的人?!?/p>

                        “什么?”她頓時一怔,轉過頭來看他。

                        斐仁烈卻別開眼,走到窗前,看向遠方的高樓燈火,低沉的聲音慢慢說道:“我莫名來到這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消失,如果我不在了,這些東西至少不能白白浪費掉?!?/p>

                        “所以,你就寫到我的名下?”斐鳶忍不住問道,“可是,我明明聽趙梅說,你是打算把它當聘禮的?”

                        斐仁烈聽到這里,低低笑了一聲,轉過身來,倚著陽臺對她道;“如果我沒有消失的話,我是打算把它當聘禮的?!?/p>

                        斐鳶被他注視的眼神弄得有些臉熱,連忙別開眼。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說什么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了,她再裝不懂就過分了。只是,她還是很不解:“為什么是我?”

                        她不懂,他為什么待她如此之好。她覺得自己不配,他根本不需要她這樣一個女朋友、妻子。她能為他做的很少,她也沒有充裕的青春年華,她只是一個小酒莊的小老板。

                        他這樣的天之驕子,為什么非她不可?

                        “我也不知道?!闭l知,他如此回答道,“我一見你,就覺得渴。好像幾百年沒有喝水,從喉嚨一直渴到心里。只有待在你身邊,我才會覺得稍許寧靜?!?/p>

                        斐鳶愕然:“這是什么話?”

                        斐仁烈忽然大步走過來,沉沉的目光盯著她,一直走到她身前,略一低頭,掐住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這一次,兩個人都清醒著。斐鳶能明顯察覺到他的饑渴,像是許久不曾飲水的人,吮著她,汲取著她的津液。斐鳶被他吻得滿臉暈紅,漸漸雙眼迷離,心中砰砰直跳。

                        “你為什么非要趕我走?”一吻畢,斐仁烈微微離開她的唇,低啞的聲音問道。

                        斐鳶回答不出來,垂下眼睛不看他。

                        “我知道你也喜歡我?!膘橙柿艺f道,執起她的手,按在她的心口,“你相信它,它告訴你的都是真的?!?/p>

                        斐鳶不禁渾身微顫,縮了縮手,仍嘴硬道;“我不信?!?/p>

                        “你一點兒也不信嗎?”斐仁烈近乎蠱惑地在她耳邊說道,一邊說著,一邊抬手解開襯衫的扣子,從上到下,一顆一顆解開,“你看看它,它都是你的,你不想摸摸看嗎?”

                        從上一世,斐仁烈就察覺到斐鳶對他有種說不出的欣賞,尤其當他露出這種男子氣概的時候,她的眼神幾乎稱得上迷醉。

                        他重新握住她的手,引導著她下移:“我知道你喜歡它們?!彼运看纬鲈?,都不肯披上外衣,只用毛巾裹著腰間就走出來。他喜歡她的眼神,看著他的腹肌的時候,明明很受吸引,卻刻意壓抑著。

                        “你,流氓!”斐鳶忍不住叱道。然而手指卻猶如擁有自己的意識,在他壁壘分明的肌肉上,一點一點觸碰著。

                        斐仁烈便低低地笑:“現在是誰流氓?”

                        “呸!”斐鳶罵道,手指一擰,掐住他結實的腰間。

                        斐仁烈又覺得渾身如火,喉間灼熱,不禁低頭吻了上去。

                        這一次,斐鳶熱烈地回應他。

                        她應該相信,她想,她應該聽從自己的心一回。

                        這一回,哪怕被騙了心,她也不吃虧。似他這樣有才有貌的男人,卻因她而饑渴,為她而煞費苦心,她總該驕傲多于擔心。畢竟,她沒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不是嗎?

                        “明天我們就結婚吧?!鼻闊嶂畷r,他擁著她道。

                        她享受著他,迷蒙之中問他:“你愛我嗎?”

                        “我愛你?!彼f,“不能更愛?!?/p>

                        斐鳶笑得心滿意足。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