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番外之穿越到現代五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8
                        • 本章字數:3529

                        斐仁烈靜靜地看著斐鳶,目光深沉而包容,并不因她的誤解而動怒。

                        這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他永遠不會生她的氣。

                        “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還是個丑姑娘,又黑又胖……”他的聲音低沉而穩重,對著她娓娓道來。

                        他講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第二次見面,講了他眼中她的倔強固執,她的溫柔體貼,她的狠心無情,講了她的快樂,她的悲傷。

                        “你倒是有一份好口才?!绷季?,他聲音止歇。斐鳶看著低頭喝水的男人,聲音是強撐的冷靜。心里面,早已驚濤駭浪。如果真的有一個機會,她和爺爺奶奶重新來過……

                        就像他講的那樣,如果再給她一個機會,她會將爺爺奶奶放在心尖上,誰也不能越過。想到這里,愈發覺得他講的故事有跡可循,甚至沒有什么漏洞,只除了一點:“那個一直跟在我身邊,跟我一起孝敬爺爺奶奶的人是誰?”

                        斐仁烈既然跟她講起那些事,自然無法抹去任何一個人。只不過,做些模糊處理還是可以的。他略過了阿容容貌性情,一筆帶過,并不突出描述。聞言淡淡一笑:“你想知道?”

                        “他是誰?”斐鳶問道。

                        斐仁烈卻挑了挑眉:“現在不能告訴你?!?/p>

                        有些事情,斐仁烈不會現在就告訴她。

                        雖然知道眼前這個斐鳶,不見得還會喜歡故事里的那個少年,但他仍不愿多講。偏頭看了看窗外,只見夜色深沉,便走過去拉上窗簾:“睡吧?!?/p>

                        斐鳶心中正起伏不定,睜著眼睛不肯閉上,固執地看著他又問:“你呢?在那個故事里,你是誰?”

                        “你以后會知道的?!膘橙柿艺f道,走過來給她掖了掖被角,聲音里帶了兩分命令的口吻:“快睡吧?!?/p>

                        斐鳶又一次見識到他強勢的一面,心里百味陳雜,垂下眼睛,慢慢合上。腦中印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如山一般穩重沉凝,仿佛任何人在他身邊,都不過是微小的存在。而他低沉的聲音,又在腦中響起來。講過的一幕幕場景,在腦中編織起來,逐漸構造出一個真實的場景。

                        斐鳶做了夢,夢見自己變成一個又黑又胖的女孩,回到爺爺奶奶身邊,一邊創建自己的生意,一邊跟爺爺奶奶快樂地生活著。她有了爹娘,寬容又明理,還有干爹干娘,對她十分疼愛。醒來時,眼角掛著淚。

                        那真是一個美夢,美得叫她只想一想就心滿意足。

                        “醒了?”耳邊,一個熟悉聲音響起。

                        獨具一格的嗓音和口吻,讓斐仁烈的聲音極有辨識度,斐鳶輕易便認了出來。眨掉眼角的濕潤,抬頭看過去。

                        斐仁烈站在窗邊,逆著光,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冷峻的五官,令他顯得不可親近,卻偏偏又顯得十分可靠。斐鳶從夢中醒來的遺憾與澀然,便漸漸沉淀下去,笑了一下,說道:“你一晚沒睡?”

                        “等他們來了,我回去休息?!膘橙柿也徽婊卮鹚膯栴}。

                        話音才落下,趙梅推門進來,看著兩人的眼神賊兮兮的:“兩位休息得怎么樣???”

                        “你照顧她吃早飯吧,我晚上再過來?!膘橙柿也淮疒w梅的話,說完抬腳走了出去。

                        趙梅見他走得灑脫,倒是有些詫異,本以為能看見一幕依依惜別呢。

                        倒是斐鳶見了她的神情,沒好氣地道:“想什么呢?快扶我去洗漱?!?/p>

                        趙梅當然百般八卦,打聽兩人晚上都發生了什么,可惜斐鳶一個字也不提。一整天過去,斐仁烈果然沒來,連電話也沒打一個。

                        “對了,你給他準備手機了嗎?”斐鳶忽然想起什么,問趙梅。

                        趙梅驚訝地道:“還要準備手機嗎?”

                        斐鳶想了想,說道:“給他準備一個吧,再辦個號?!?/p>

                        他說得很離奇,但是如果是真的,恐怕他不僅沒有手機,就連身份證件也沒有。不僅沒有這些,什么房子、工作也都沒有。難怪他會同意一塊錢做模特,只要包吃包住了。

                        不過,如果他說的是假的,可能性又不是很高。斐鳶的眼神有些深,他既然穿得起那樣的裝備,只怕家境非同小可,又何苦費心編出這樣的故事來騙她?

                        腦子里浮現出昨天見斐仁烈時,他一身戎裝、腰佩寶劍的模樣,暗暗有些手癢,有機會一定要觀摩下他的裝備。

                        到了晚上,斐仁烈果然來了。他換了一身衣服,是一身黑色的休閑西裝,沒有打領帶,最上面的扣子解開了,看起來舒適閑逸。仍舊一手提著花束,一手提著飯盒。

                        趙梅看著他長腿邁動,大步行來的樣子,忍不住捧著心口。這就是活生生的男神啊,激動得想撲上去求簽名求合照。但是斐仁烈的眼里只有斐鳶,趙梅識趣地退到一邊,喃喃自語:“天啊,怎么會有這么帥的男人?”

                        “吃過飯了嗎?”斐仁烈將花束放在桌上,又將食盒擺好。

                        斐鳶擰眉:“以后不要買花,我不喜歡?!?/p>

                        “玫瑰很襯你?!膘橙柿艺f道。

                        眼見斐鳶皺起眉,趙梅暗道不好,兩人可千萬別因為這個吵起來,連忙道:“沒有呢,老大還沒吃飯呢!”

                        身為斐仁烈的頭號粉絲,趙梅一直等斐仁烈送飯來,哪怕斐鳶催了她幾回,她也不去買飯。才說完,就見斐鳶怒視過來,趙梅嘻嘻一笑,說道:“我還有事,先走啦,斐先生,麻煩你照顧我們家老大啦!”

                        說完,提著包走了。

                        “我喂你?!膘橙柿易匀欢坏胤鲮厨S坐起來,給她背后塞了靠枕,然后端了飯喂她。

                        斐鳶見他不論什么時候,都穩定自若的模樣,好似這世上就沒有能引起他震驚失色的事情。不像有些人強裝出來的外強中干,而是從里而外的穩重。

                        “手機收到了嗎?”吃過飯,斐鳶問他。

                        斐仁烈從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機:“收到了,謝謝?!?/p>

                        “知道怎么用嗎?”斐鳶不懷好意地逗他。

                        斐仁烈抬眼看她,低低笑了:“你要教我?”

                        怎么說他也是皇子出身,從小接受全面教育,智商可是有保障的。況且腦子里多出無數常識,他若連手機都不會用,父皇地下有知只怕要氣活了。

                        “如果你不會,就叫趙梅教你?!膘厨S才發現給自己挖了坑,連忙改口道,“今天醫生說我傷勢穩定,情況很好,晚上不需要人守夜,一會兒你回去吧?!?/p>

                        斐仁烈淡淡挑眉:“其實我今天有事請教你?!?/p>

                        “什么事?”斐鳶聽了,不禁疑惑地道。

                        “我想開個私家武館,你有什么建議?”斐仁烈也不拐彎抹角,張口就道。

                        既然來到這個世界,他總要有立足之本。眼下無門無路,無權無勢,總是不行的。

                        斐鳶聽罷,倒是驚訝了一番:“你要開武館?你怎么想的?”

                        她本來以為他是故意找借口留下,沒想到是有正事。

                        “我這一身武藝還拿得出手?!膘橙柿艺f道,沉黑的眼睛里滿是驕傲。

                        “倒是可以?!膘厨S淺淺一笑,眼中露出贊賞,“如果你要辦武館,只針對貴族子弟的話,一來錢財方面無憂,二來人脈拓展也快?!?/p>

                        斐仁烈道:“我對做生意并不太懂。若能得你指點,就是再好不過?!?/p>

                        “你有錢嗎?”斐鳶不置可否,挑了挑眉,“辦武館要租場地,要布置裝潢,要挑選人手。如果沒有錢,我有主意也白搭?!?/p>

                        斐仁烈點頭:“有?!?/p>

                        斐鳶挑了挑眉,滿是質疑。

                        他說自己是憑空來到此處,什么也沒有,怎么眼下又有錢了?難道他果然是騙子,他其實是富家子弟,為了耍她而來?

                        只聽斐仁烈說道:“我把盔甲和寶劍當了,得了些本金?!?/p>

                        “什么?!”斐鳶聽完,猛地坐直了,“你把你的盔甲和寶劍當了?那不是陪你征戰多年的東西嗎?你怎么舍得當了?”

                        斐仁烈口吻淡淡的:“是活當,以后有了盈余,再贖回來就是了?!?/p>

                        斐鳶不禁扶額,**一聲,向后倒了下去:“你這個傻子,當鋪那種地方,你以為多么干凈?你這樣的寶貝,就算是活當,日后只怕也回不來了?!?/p>

                        斐仁烈抿了抿唇,眼中閃過遺憾。他當然舍不得,她說的事情,他未必就不懂。他不是干凈地方出來的,這世上藏污納垢的行當,他心里知道的不比她少。只不過,他也沒別的法子就是了。

                        他要追求他心愛的小姑娘,首先要立身于世,怎能不做出一番作為來?

                        “算了,我給趙梅打個電話?!膘厨S從指縫里瞧見他雖然遺憾不舍,但是堅定無疑的模樣,心中一動,拿起手機給趙梅打電話:“賬上還有多少流動資金?”又問斐仁烈當了多少錢,算了算,對趙梅說道:“你再去弄點,湊夠了數,明天中午之前來找我?!?/p>

                        斐仁烈有些愕然地看著她:“你干什么?”

                        斐鳶笑瞇瞇地道:“你當給別人也是當,當給我也是當,為什么不便宜了我?”他那身帥氣的裝備,斐鳶可是十分眼饞的。既然他舍得當了出去,她正好接手過來。再買一個模具,將盔甲和寶劍掛在客廳里,看著倒是賞心悅目。

                        “你不必為我花這么多錢?!膘橙柿覕Q眉說道。

                        斐鳶不在意地道:“誰為你花錢了?是我自己喜歡那套裝備。我可告訴你,如果你一年內贖不回來,東西就是我的了?!?/p>

                        斐仁烈愕然:“你要那個做什么?”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