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番外之穿越到現代四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5
                        • 本章字數:3774

                        斐仁烈舀粥的動作頓了頓,低沉的聲音響起:“我是認得你?!?/p>

                        “你的意思是,我不一定認得你?”斐鳶微微挑了挑眉。

                        斐仁烈低低一笑:“你認不認得我,還要問我嗎?”

                        斐鳶不禁也笑了。

                        這一番交談,之前那股奇怪的氣氛便似乎不見了。等到吃完飯,斐仁烈端了削好的水果,用牙簽插了喂過來。

                        “我自己來?!膘厨S說道。她傷了半邊肩膀,另半邊還是好用的。

                        斐仁烈將她伸出來的手又壓回被子里,以一種不容拒絕的力道給她掖了掖被角,才重新端起水果盤:“我喂你?!?/p>

                        繼上午那一眼后,斐鳶再次體會到他的霸烈。然而這一次,她出奇竟沒有覺得反感。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別開頭并不吃水果,忽然問道:“斐先生并不是演員吧?”

                        斐仁烈一向知道她聰明,竟不料她聰明到這種地步,一想到這里沒有阿容,只有他和她,不禁愉悅地笑起來:“不錯?!?/p>

                        “斐先生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不是斐鳶多心,而是那個山谷乃是旅游景區的下方,并沒什么景色,一般人不會去的。他不僅去了,還剛好救了她。

                        聯想到好好的纜車居然斷裂,以及其他人都沒有受傷,只有她一個人傷成這樣,忍不住多心了:“斐先生說我們曾經認得,不知是親是仇?”

                        斐仁烈靜靜地看著她,看到她眼底閃過懷疑和戒備,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激賞。

                        想當初,在紫霞山莊外面遇見她,他將費盡心思的靈藥送給她,她也是這樣懷疑他。

                        真的是她。斐仁烈一百個確定了,就是她。

                        下午的時候,他并沒閑著,在賓館里打開電腦上了網,搜集了很多信息。又特意買了一瓶紅酒,細細品嘗了,就是那個味道。

                        非緣酒莊,斐鳶,屠飛鳶。

                        “是仇?!膘橙柿液鋈黄鹆伺d致,想逗一逗她。

                        誰知,斐鳶聽完后,竟然笑了起來:“斐先生真愛開玩笑?!边@次也不躲了,探首過來,咬掉他手里叉著的水果。

                        倒叫斐仁烈一時有些詫異起來:“你不信?”

                        “跟我有仇的人,絕不會救我又喂我吃飯?!彼恍?,眼里卻沒有絲毫笑意,“他們只會趁機弄死我,再奪走我的酒莊?!?/p>

                        斐仁烈頓時沉下臉;“有人這樣對付過你?”

                        “怎么,斐先生要替我報仇嗎?”斐鳶眨了眨眼。

                        斐仁烈卻不跟她玩笑,沉著臉道:“如果有人敢這樣對你,我一定叫他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的聲音本就低沉,這樣鄭重其事地說出來,更顯分量。

                        斐鳶原本對趙梅念念不忘的霸道總裁沒什么興趣,此時也不禁心中一動。假如霸道總裁就是斐仁烈這樣的,她倒是理解那些小女人的心情。

                        “斐先生說得是真的?”斐鳶狡猾一笑,“那我可就列出個名單來了?”

                        斐仁烈一聽,眸色更深:“列名單?不止一個人對付過你嗎?”

                        “斐先生言重了?!膘厨S忽然沉下臉,有些沒意思:“生意場上就是這樣,你死我活,永遠不會變?!?/p>

                        他太認真了,認真到斐鳶忍不住懷疑,他其實就是演員——怎么有人對素不相識的人,露出這樣關切的神色?以她的痛為痛,以她的憂為憂。

                        小說是小說,生活是生活,斐鳶從不認為兩者有什么共同之處。

                        斐仁烈的表現,立刻在她心中劃了叉號。

                        斐仁烈察覺到斐鳶的態度有變,心里有些異樣。

                        從前他跟她相處的時間太短了。有阿容在,很少有這樣單獨相處的機會。他并不知道,原來她是這樣陰晴不定的人。

                        他心里覺得新奇。雖然不知道為何出現在這里,以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她如此真實,他不妨也當做真實。

                        “非緣酒莊在招模特兒?”斐仁烈開口打破寂靜,“我在你的網站上看到的,你覺得我怎么樣?”

                        他需要一筆收入,也需要一個接近她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擺在眼下,唾手可得,斐仁烈開始有些感激將他送來的人了。

                        “斐先生想做模特?”斐媛上下打量他幾眼,忽然笑了起來。談到生意的事,斐鳶就像變了一個人,眼角眉梢都是令人討厭不起來的狡黠:“斐先生的價碼是多少?”

                        她也是中意他的。沒辦法,他的外形實在太好了。

                        斐仁烈自己也很自信,略一沉吟,笑道:“你看著給就好?!?/p>

                        他在網上搜索過模特兒的費用,知道多少有些起伏,但是他不想跟她討價還價。他早知道她是個精明得過分的人,他雖然可以跟她較量,但是他完全不想這樣。

                        “隨我給?”斐鳶挑了挑眉,“哪怕一塊錢,斐先生也答應?”

                        斐仁烈聽了,不由笑了:“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兩個條件?!?/p>

                        “什么條件?”斐鳶聽他這么說,倒是好奇起來。

                        斐仁烈道:“第一,你以后叫我的名字。第二,拍攝期間包吃包住?!?/p>

                        斐鳶聽罷,一時愣住了,隨即大笑起來:“斐先生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p>

                        他想表達的意思,很清楚了——他想跟她親密一些,甚至可以無條件贊助她的新品宣傳。

                        “你答應?”斐仁烈深邃的眼眸看過來。

                        斐鳶一邊大笑,一邊點頭:“當然。這樣的便宜,我怎能不占?”她可是大奸商,他自己送上門來給她吃,她拒絕就是傻子。

                        斐仁烈聽了,心中一松,見她笑得快活,不禁也笑了。

                        從前不知,原來她是這樣單純而有趣的人。

                        趙梅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一臉的愧疚:“哎呀,真不好意思,我突然有點急事,今晚不能陪床了。斐先生,既然你跟我們老大是認識的,就麻煩你照顧我們老大吧?”

                        斐仁烈看見趙梅朝他擠眼,心里贊她識趣,點了點頭:“不客氣?!?/p>

                        不等斐鳶說什么,趙梅一溜煙兒跑了。

                        當然,不是真的跑,她才沒那么不講義氣。她只是躲在隔壁,這樣萬一老大有什么,還可以電話呼她。她一邊贊嘆自己的機智,一邊電話告訴其他人進展情況。

                        “趙梅凈胡鬧?!膘厨S有些尷尬起來,抬頭對斐仁烈道:“斐先生,你去休息吧,我一個人也沒事的,這里的護士都很盡責?!?/p>

                        斐仁烈挑了挑眉:“你剛才答應叫我的名字?!?/p>

                        “斐仁烈?!膘厨S叫道,心里有些好笑,看他的樣子,似是當真要追求她的,“你回去休息吧?!?/p>

                        斐仁烈長腿一伸,換了個坐姿:“我留下照顧你?!闭Z氣不容拒絕。

                        斐鳶打量他一眼,心里暗暗道,原來是個雛兒,這么土的泡妞法子都能使出來。

                        “那你自便吧?!膘厨S說完,便躺下睡了。

                        她素來是個我行我素的人,斐仁烈一早就知道,見她在他面前并不裝模作樣,倒是歡喜居多,不覺聲音溫柔道:“你睡吧?!?/p>

                        斐鳶的眼珠轉了轉,沒有睜眼,腦子里亂七八糟想著東西,半天沒睡著。

                        她一向覺少,這時睡了,半夜多半要醒了。索性打算起來,跟他聊上一聊。誰知睜眼一看,斐仁烈就坐在床邊,眼神溫柔地盯著她瞧。一時間,頭皮發炸:“你一直盯著我看?”

                        “沒有?!膘橙柿冶淮€正著,立刻否認道。

                        殊不知,在斐鳶的眼里,否認就是承認。一時間,又是羞,又是氣,還有些莫名其妙:“你到底是誰?我從來沒見過你,你為什么打著認得我的幌子接近我?”

                        “我說了,只怕你不信?!膘橙柿业吐曊f道,看著她的眼神有些復雜,“你受了傷,不要想太多,快睡吧。我雖然對你沒安好心,但也不會加害于你,你安心休息便是?!?/p>

                        習慣使然,他有時說話改不過來,會文縐縐的。斐鳶聽了,愈發覺得奇怪,哪里還睡得著:“我信不信是我的事,你只管說你的。說吧,你為什么對我沒安好心?”

                        “我想和你變成‘一家人’,難道你認為這是‘好心’?”斐仁烈見她固執得要命,沒法子只好說道。

                        斐鳶陡然瞪大眼睛,一時間氣喘不休:“你,你——”

                        虧她當他是個雛兒,還說他招式土,哪知道人家說起甜言蜜語起來,段數高得不得了。

                        斐仁烈見她氣得眼睛都睜大了,說不出的可愛,不禁低低地笑起來。

                        “哼,你就慢慢‘想’吧!”斐鳶難得被人調戲成功,心里有點惱,又不甘就這樣被調戲了,驕傲地道:“這樣‘想’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可從來沒有一個成功的,你當然也可以慢慢‘想’!”

                        斐仁烈目不轉睛地看著她,他心里記掛的小姑娘,這就是她的真面目,如此生動,如此活潑。

                        一股感激油然而生:“好,我慢慢想?!?/p>

                        他一點也不著急。

                        他唯一輸過的人,就是阿容?,F在阿容不在,他再不會輸的。

                        其實,他輸給阿容的地方,也不是品貌不如他,而是身份。他跨不過那道名為倫理的坎,所以他自己放手了。

                        若非身份的阻攔,他放手去搏,未必爭不過阿容。

                        他,斐仁烈,身為武成王,正經的皇子皇孫,可從沒打過敗仗。

                        斐鳶看著他氣定神閑,好似當真不著急似的,有些氣悶。說也說不過,壓也也不住,這個人究竟什么來頭?

                        “你還沒有說,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認得我?”斐鳶又問道。

                        “我的確認得你?!膘橙柿艺f道,“我認得的那個你,只有十三歲,機敏靈巧,一心孝敬爺爺奶奶,全世界只有他們被你放在心尖上,其他人都入不了你的眼?!?/p>

                        斐鳶一聽,不由怔住。十三歲的她?一時間,被壓抑的過往悉數涌來。爺爺奶奶慈愛的模樣,溫暖的話語……悉數浮現在腦海中。隨即而來的,是無邊的悔恨。

                        “你的確沒安好心!”斐鳶透過霧蒙蒙的視線,冷冷地看著他,“你故意提起我的傷心事,想叫我傷心難過,一蹶不振?可惜叫你失望了!”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