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番外之穿越到現代三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5
                        • 本章字數:3756

                        “老大出來了!”這時,一個充滿驚喜的聲音傳來。

                        斐仁烈立即轉頭,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

                        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一張手術床推了出來,上面躺著一個女子,黑色長發打著卷兒,如云一般堆在枕頭上,映出她帶傷的蒼白臉孔。那張臉孔上,嵌著一雙眼睛,猶如黑珍珠一般,沉黑,疏離,冷靜,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一雙。

                        斐仁烈的心跳得厲害,左手扶住破軍,抬腳要走過去,抬起的一瞬間,又頓住了。

                        這真的不是陷阱?

                        他想起周監正給他的批語,想起中了幻覺墜入山崖,想起那粒鉆入他身體里的橙色光點,想起腦中莫名多出的許多知識,猶豫了。

                        “老大,你嚇死我們了!”名叫趙梅的女子撲了過去,嘰嘰喳喳說起來:“纜車墜下來后,我們都沒事,就是不見你!我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被那位先生抱著,昏迷不醒,嚇死我們了!”

                        “先生?哪位先生?”斐鳶問道。

                        斐仁烈注意到她的聲音,與記憶中的不同。

                        記憶中的小姑娘,聲音清脆悅耳。這個女子的聲音,則帶著微微的沙啞和質感,充滿成熟的韻味,還有不容察覺的冷傲與疏離。他抿著唇,抬頭迎上她探過來的視線。一觸之下,兩人都不由微怔,一絲說不出來的異樣從兩人心底升起。

                        似曾相識?斐鳶心中冒出一個念頭,看著前方黑色長發高高束起,身形高大至少有一米八五,面孔冷峻,猶如雕塑般的男人。似從熒幕里走下來的大將軍,身上還帶著征戰的氣息,不禁又驚艷又心動。

                        頓了頓,笑道:“多謝先生救了我。還請先生留下聯系方式,等我出了院,再設宴感謝先生?!?/p>

                        手術床被推著從身前經過,斐仁烈低頭看著女子,她長得很漂亮,并不輸于他見過的那副面孔。但這個她又是不同的,她美得慵懶,美得張揚,美得疏離,美得冷艷。兩張面孔在他腦中交替出現,漸漸的,那張粉團團一般的面孔淡去了。

                        那張粉團團一般嬌嫩的面孔,撐不起這雙沉靜、疏離的眼睛。

                        這張面孔,才是她的真面目。

                        “斐仁烈?!彼谅暤?,“我的名字?!?/p>

                        斐鳶訝了一下,隨即笑道:“那可是巧了,先生跟我一個姓。說不定,五百年前我們是一家呢?!?/p>

                        五百年前是一家?斐仁烈的眼睛一閃,何止五百年前,就在昨天,他們還是一家。

                        當然,現在不一樣了。

                        他低低笑了,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以后我們也是‘一家’?!彼裢庥昧σе耙患摇眱蓚€字,看向她的眼神,帶著無法忽視的強硬與勢在必得。

                        斐鳶的眼中幾乎立刻就浮現出排斥來。她是個性格強硬的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對她態度強硬。收回視線,淡淡說道:“小梅,替我招待斐先生?!?/p>

                        趙梅立刻應道:“是,老大?!笨聪蜢橙柿业溃骸跋壬?,您住哪里,我送您回去?”

                        斐仁烈微微一頓,搜索著腦中的信息,幾乎立刻就想好說辭:“我才從國外回來,并沒有固定的居住地方。劇組已經殺青了,我最近沒有檔期,倒是想在這里休息一陣?!?/p>

                        “我對這一帶熟,我帶先生去賓館!”趙梅多聰明啊,幾乎立刻就明白了斐仁烈的意思。她想起方才斐仁烈對斐鳶的一番略顯失禮的表現,心里止不住地偷笑。走在前面引路,帶著斐仁烈出了醫院。

                        一路上,趙梅不斷打聽斐仁烈和斐鳶的關系:“斐先生,你跟我們老大是什么時候認識的?這些年一直沒有聯系嗎?”

                        斐仁烈心里感激這個女子遞給自己名片,對她倒是客氣:“我們很久之前就認識了?!?/p>

                        他一貫寡言,雖然表現得客氣,在趙梅眼中還是不好親近。

                        見他神情冷峻,眉宇間掛著淡淡的惆悵,趙梅不覺腦補出這個人喜歡老大,老大卻不喜歡他,他苦苦追求的狗血情節,竟同情起來:“斐先生,我們老大這些年雖然交過男朋友,都不長的,她很少對人動心的,說不定就是念著先生你呢?”

                        一邊說著,一邊打探斐仁烈的神情。

                        見他似有觸動,立即又接著說道;“雖然我沒有你認得老大的時間長,但是我這幾年一直跟著她,對她的脾氣倒是了解一些。我們老大啊,看著疏離冷漠,不好親近,其實她是很孤獨的一個人。只要走近她的心,她就對你特別好?!?/p>

                        將斐鳶如何關照她一家的事情,一股腦兒倒了出來,“老大是個很好的女人!”

                        斐仁烈聽著一件件事跡,愈發覺得,她就是他心里念著的“小姑娘”。

                        聽聽,她對自己人特別好——阿容可不就是這樣?

                        想到這里,不由得胸悶,也不知道阿容后來想通沒有,是不是還找阿鳶報仇了?

                        “到了?!背鲎廛囃O?,斐仁烈收回思緒,跟著趙梅進了賓館。

                        趙梅留下鑰匙就要走,斐仁烈攔住她道:“趙小姐,能不能請你幫我買一身衣服?”他無故來到此處,身無分文,連正常衣裳也沒有一身,只能向趙梅求助了。

                        趙梅看著他一身戎裝,不禁一笑:“行?!?/p>

                        “我最近資金周轉不靈,一時半會兒還不了你,我打個借條給你?!膘橙柿艺f著,從一旁拿了紙和筆,親自寫了借條給她。

                        趙梅接過借條,不禁笑了:“斐先生可真客氣,既然如此,這借條呀,我直接給我們老大。到時你要還錢,只管找她還去?!闭f完,咯咯笑了一聲,跑走了。

                        趙梅心里想著,斐仁烈可真有手段,人家追姑娘,都是送花送禮物。他倒好,借錢給自己買衣裳。

                        這倒是很對老大的胃口,如此一來,老大那樣摳門的脾氣,哪里還能放他走?

                        甚至,她心里還替斐仁烈想好了應對的法子:如果老大非要找他還錢,他可以將衣裳一脫,直接肉償了。想到這里,一路笑得前仰后合,進了知名品牌男裝店,狠狠買了幾身貴得離譜的男裝,打包給斐仁烈送去了。

                        連同衣服一起,給斐仁烈送去的還有兩千塊的現金。

                        “斐先生,我們老大最討厭花花草草,最喜歡實際耐用的東西……我們老大胃不好,吃不了硬的,也不喜歡甜口……”趙梅巴拉巴拉講了一堆,才放下東西走了。

                        回到醫院,趙梅被一幫無良的人圍?。骸澳俏混诚壬∧睦??是什么劇組的?今年多大?沒有女朋友吧?他什么時候再來?”

                        “老大呢?我先匯報給老大?!壁w梅推開一眾無良的家伙,進了病房,將欠條交給屠飛鳶,笑瞇瞇地道:“老大,這是那位斐先生打的欠條?!?/p>

                        斐鳶接了欠條,看著上面的數字,微微皺眉。

                        “老大,人家救了你耶?!壁w梅說道,“而且斐先生從前還認得你的,又不是騙子,拿著欠條也不怕他賴賬的?!?/p>

                        斐鳶瞪了她一眼:“我又沒說什么?!?/p>

                        她不是這群沒眼力勁的家伙,斐仁烈那一身穿著打扮,他們以為是拍戲的道具,她卻一眼看了出來,那絕對不是道具。

                        只看他劍柄上鑲嵌的寶石,絕對是極品鴿血紅,摳下來一顆就不知道賣多少錢了。估計是哪里的公子哥兒,玩cos來了。心里想著,將欠條交給趙梅收起來,抱怨道:“憑什么一樣墜下來的,你們什么事都沒有,就我摔得這么狠?”

                        趙梅笑得沒心沒肺,沖她擠眉弄眼:“若不摔這一下,怎么遇見大帥哥?”

                        斐鳶剜她一眼,揮手全都攆出去了。一個人躺在安靜的病房里,蹙眉凝思,她什么時候認識過這個人?

                        晚上,斐仁烈一手捧著花束,一手提著飯盒,過來探望費鳶。他已經脫下那一身戎裝,換上了西服。趙梅的眼光很不錯,挑的藏藍色西服與同色條紋領帶都很適合他,將他挺拔的個頭襯得更加筆直,簡直比店里的模特還要有型。

                        “我明明告訴他,老大不喜歡花花草草,他怎么還買花?”趙梅嘀咕道。今晚她值班照顧斐鳶,見斐仁烈來了,立刻起身站到一邊,將床前的位置讓給斐仁烈。

                        斐鳶被趙梅洗腦了一下午的愛情故事,膩歪得不行,見到斐仁烈來了,倒是高興了一下:“多謝斐先生來看我?!?/p>

                        “你吃過了嗎?”斐仁烈將花束放在床頭,提了提手里的食盒向她示意道。

                        斐鳶沒來得及說話,就被趙梅插嘴道:“我們老大還沒吃呢,斐先生帶了什么?”

                        “帶了粥和水果?!膘橙柿易诖策?,將食盒打開,一邊往外端東西,一邊說道:“我跟廚房說你不能吃硬的,又說你失血過多,廚房就熬了這個送來?!?/p>

                        五星級賓館的服務很貼心,他只吩咐了一聲,他們就把飯做好送來了。

                        “多謝斐先生?!膘厨S見狀,也不好推拒了,謝過之后,叫趙梅道:“過來幫我一下?!?/p>

                        趙梅“哎呀”一聲,拍著腦袋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還有點事情。斐先生啊,麻煩你幫我照顧我們老大吃飯吧?!蔽恍?,一溜煙兒跑了。

                        斐鳶的臉色頓時很不好看,斐仁烈卻是低低笑了,也不說什么,端起碗拿起勺,吹了吹還熱著的粥,送到斐鳶的嘴邊。

                        斐鳶一開始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們不熟,但是看斐仁烈一副自然而然的樣子,好像她太在意似的,也不多想了,道了聲謝,就張口含了下去。

                        斐仁烈本身就是話少的人,秉承食不言寢不語,一頓飯下來也不怎么說話。只把碗端得穩穩的,耐心細致地吹涼了粥喂過去。

                        斐鳶是什么氛圍都適應的,偏偏這會兒不知怎么了,有些坐立難安。她眼角微抬,看見一粒圓潤的喉結,微微上下滾動。再往上看,是堅毅的下巴,帶著男性獨有的線條。再上方,一雙冷峻的眼睛,若有似無地看著她。

                        她不敢再往上看,垂下眼,認真吃飯。鼻尖嗅到一絲絲似香水又非香水的氣味,從他的指尖傳來,帶著一縷清冽,很是好聞。

                        “聽趙梅說,你從前認得我?”費鳶低聲問道。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