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十九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1-07
    • 本章字數:2514

    屠老漢端著碗,每喝一口,臉上皺巴的褶子便舒展一分。蒼老的面上,充滿著心滿意足的神情,聞言說道:“阿鳶有本事了,給你吃你就吃,想那么多做什么?”

    “你這是什么話?什么叫阿鳶有本事了?”誰知,李氏高叫一聲,把碗往灶臺上一擱,“阿鳶都十三歲了,還沒有人上門提親,你不羞???如今還要為了攢嫁妝,拋頭露面給人當學徒去,好容易換來東西,你還有臉吃!這都是阿鳶的,你不許吃!”

    屠老漢別過身子,護住碗,說道:“當學徒咋了?大海當年也當過學徒的?!?/p>

    “這能一樣嗎?”李氏高聲叫道,“大海是男子,能讀書,能做官,阿鳶能嗎?”說到此處,又不禁傷心起來,“十三年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家里老的不管,小的也不顧!他最好是死了!叫老娘知道他還活著,老娘掐死他!”

    屠老漢的眼皮子垂了垂,沒有吭聲。端起碗,仰頭兩口喝了個干凈。李氏心里有氣,然而看著一碗雞蛋湯,也知道是小孫女兒的一番孝心。端起碗來,呼嚕幾口,喝了個干凈。

    “爺爺,奶奶,過來幫把手?!辈懦酝?,剛擱下碗,便聽到外頭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抬頭看去,只見原本以為上工去了的小孫女兒,抱著一個少年,從籬笆院子門口走進來。

    屠飛鳶抱著少年,走進院子。額頭上已經見了汗,只因為少年雖然身形纖細,身量卻比屠飛鳶高一些,抱著走了一路,也有些吃力。

    “哎喲,這是怎么了?”屠老漢和李氏見此情形,連忙迎上去:“阿鳶,這是誰???怎么回事?”

    “我從山腳下撿的?!蓖里w鳶說道,抱著少年往屋里走去,“爺爺,你去村西邊請王大夫來,這少年好似被野獸抓了,受傷昏迷了?!?/p>

    屠老漢和李氏滿臉驚訝,聞言,屠老漢連忙往外走去:“哎,就去!”

    李氏則跟在屠飛鳶后頭,往屋里走去,口里說道:“哎喲,怎么這么嚇人?什么野獸抓的?阿鳶啊,你去山腳下做什么?那山里有猛獸,可了不得!”

    “奶奶,我沒往里走,我就是瞧著下雨了,想著該有蘑菇、木耳冒出來,想去采兩朵回來吃呢?!蓖里w鳶把少年放下,便走出門,打了盆清水,打濕手巾給少年擦臉。

    少年倒是好運道,渾身最干凈、傷勢最輕的地方,就是他的臉上了。在他的脖子上、胸膛上、手臂上、大腿上,才是真正可怖。

    李氏只見少年身上的衣裳,快要碎成布條了,染著黑紫色的血跡,直是拍著胸脯,“哎喲”叫道:“老天爺,真是嚇死人,咋弄成這樣的?”

    “不知道,我撿到他時就這樣了?!蓖里w鳶說著,略一用力,把少年的衣裳撕開,往地上一丟。反正他的衣裳碎成這樣,也不能穿了。握著濕手巾,給少年擦拭身上。

    少年雖然看起來纖細,倒也有幾兩肉,結實堅硬,緊繃在一起。屠飛鳶掃了兩眼,握著濕手巾,給少年擦拭胸膛上的泥污與血痕。擦了幾遍,把手巾丟進盆里,轉而去撕他的褲子。

    “哎喲,不可!”李氏見狀,直是驚叫一聲,連忙攔住道:“阿鳶,這里可不能撕!”

    屠飛鳶愣了一下:“怎么了?奶奶?”

    “總之,就是不行。等你爺爺回來了,叫他來脫?!崩钍弦贿呎f著,一邊把屠飛鳶往外推。

    屠飛鳶愣了一下,才明白過來,李氏這是顧忌男女大防呢。不由得嘴角抽了抽,這才不過是一個十三四歲的毛孩子而已,至于么?再說,就這幾兩肉,她還不至于看在眼里。

    然而,李氏堅持,屠飛鳶便沒有執意,走到院子里,彎腰從井里打了水,洗起手來。一抬眼,看見灶邊擺著兩只空碗,不由笑起來:“奶奶,我沖的雞蛋茶好吃不?”

    “好吃!”李氏說道,“就是太浪費了,那一碗,得兩個雞蛋吧?”

    “奶奶,你怎么不問我是怎么做的???”屠飛鳶不提那茬,又打了盆清水,打濕帕子,擦拭身上被染上的泥巴印子。

    李氏渾然不覺小孫女兒轉移了話題,聞言說道:“是啊,阿鳶,你怎么做的?又香、又甜、又松、又滑、又細,吃到口里,一下子就化了,太好吃了!”

    “可惜沒有香油,不然更好吃?!蓖里w鳶說道,“做法倒是簡單,奶奶往碗里磕兩個雞蛋,再撒點兒白糖,舀一瓢開水,直接一沖,就能吃了??上]有香油,不然的話,滴兩滴香油更香呢?!?/p>

    李氏聽得咋舌:“阿鳶,你咋想到這么吃的?”

    屠飛鳶擦拭衣裳的動作頓了頓。雞蛋茶的做法,是前世的爺爺奶奶經常做給她吃的。

    “奶奶,等咱們家有錢了,雞蛋多得吃不完的時候,你每天就研究啊琢磨啊,一百種做法都能琢磨出來?!蓖里w鳶清脆的聲音道。

    李氏聞言,不禁嗔她道:“你這孩子,再有錢,也不能那樣浪費?”

    說話的工夫,屠老漢帶著王大夫來了。

    “爺爺,王大夫?!蓖里w鳶丟下手巾,起身喊道。

    王大夫對她點了點頭,然后看向李氏:“那個被猛獸咬傷的孩子呢?”

    “在里頭!請進,王大夫快請進!”李氏連忙說道,屠飛鳶想跟進去,被李氏攔住了:“那屋子小,插不進去那么多人,阿鳶就別進去了?!?/p>

    屠飛鳶的嘴角抽了抽,點了點頭:“嗯?!?/p>

    站在院子里,聽著里面的聲響。

    很快,屋里傳來王大夫的驚呼:“哎喲,傷得這么重?”

    “老頭子,你給這孩子清理清理身上?!崩钍险f道,“方才我給他擦了擦胸膛,腿上還沒清理呢?!?/p>

    院子里,屠飛鳶不由得搖頭。奶奶可真是的,誰也沒問她呀?偏她心眼實,還要巴巴講一句出來,好證實她的小孫女兒是個再純潔也不過的姑娘了。

    屋里停頓了一會兒,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過了一會兒,王大夫的聲音傳出來:“這可不止是一種野獸的咬痕?有老虎,有豹子,有狼……老天爺,這孩子是怎么活下來的?”

    屠飛鳶聽到這里,眼中閃過狐疑。山里即便有猛獸,也斷沒有老虎、豹子、狼……全擠在一塊兒的情景?

    “這孩子的傷太重,我帶了兩瓶藥,卻遠遠不夠。屠大爺,您先給這孩子上著藥,我這就回家再拿些去?!蓖醮蠓蛘f完,匆匆往外頭去了。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