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八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17
                        • 本章字數:2419

                        “他跟那小娼婦勾搭到一塊兒,被玉兒逮到,他竟然也不躲!那小娼婦知道玉兒懷著孩子,還歹毒地推玉兒!若不是我趕到的及時,扶住了玉兒,玉兒就摔在地上了!”劉氏雙手叉腰,嚷道:“他怎么說的?說玉兒反正也沒摔著,叫我不要無理取鬧!他就是這么跟丈母娘說話的?把那小娼婦護得跟眼珠子似的,摟在懷里走了!我呸!狗日的玩意兒!玉兒這胎就該生個閨女,叫他斷子絕孫!”

                        “你住口,少說兩句!”屠大河低聲訓斥道,“快把骨頭湯熬出來,等玉兒一會兒醒了喝!”

                        劉氏便又提起刀來,咚咚剁著案板上的肉骨頭:“狗日的!老娘瞎了眼,把寶貝閨女嫁給他!敢欺負我玉兒,叫他斷子絕孫!”

                        嚷了一會兒,想起鄭屠戶那一群五大三粗的弟兄們,又想起自家,一股憋屈涌上來。抬起袖子,抹了把臉,剁完骨頭,丟進鍋里。

                        半夜的時候,屠飛鳶醒了。坐起身來,聽著窗外傳來“叮咚”的聲音,才知道下雨了。

                        屋里有些涼颼颼的,屠飛鳶慢慢挪到床頭,靠墻坐著。拉起沒有什么溫度的舊棉被,蓋在腿上。腦袋抵在墻上,微微垂眸。

                        叮咚,叮咚,窗外的雨聲不絕。

                        天亮后,沒有大把的事務等著她處理,也沒有大把的客戶等著她約見。打開門,就能看見爺爺奶奶的笑臉。想著想著,唇角漸漸揚了起來。

                        被她一屁股坐暈,而后踢進溝里的王有祿,也不知這會兒醒了沒?最好沒醒,泡死他個王八蛋!屠飛鳶譏笑地勾唇。

                        腦中清凌凌的,沒有絲毫困意。屠飛鳶索性靠在床頭,半垂眸子,靜靜等天亮。不知過了多久,窗外微微發白,屠飛鳶起身下床,推開門走了出去。

                        屠老漢和李氏這一晚睡得沉,上了年紀的人,遇著下雨天便容易睡得久些。等到天亮了,才醒了過來。李氏下了床,打開門,口里說道:“也不知道阿鳶醒了沒有?我趕緊做飯去,吃完飯阿鳶還要上工呢?!?/p>

                        走到灶邊,卻發覺不對,伸手摸上鍋沿,居然是溫的!李氏驚訝了一下,揭開鍋蓋,只見篦子上擱著兩碗雞蛋湯,黃澄澄的,蛋花兒像一朵盛放的芍藥,蓬蓬松松,靜靜綻放在白白綠綠的蔥花里面,好不漂亮!

                        “老頭子!”李氏不禁喊了一聲。

                        屠老漢走過來,看向鍋里,也驚訝了:“這是阿鳶做的?”

                        “這孩子,啥時候起的?”李氏說著,往屠飛鳶的屋里走去,“阿鳶?你起來啦?啥時候上工去?”推開門一看,屋里竟沒有人。

                        “這孩子,這么早就走了?”李氏愕然轉身,看向院子里,只見被雨水淋得泥濘的院子里,一串腳印通往籬笆院子外頭。

                        村子北頭。

                        屠飛鳶站在玉峰山下,仰頭望著郁郁蔥蔥,連綿起伏的山巒,一雙黢黑清亮的眼睛,閃動著異色。

                        她沒有上工去,昨日與何青云說好了,叫他今日來借書。他那個人,最是等不及,至多吃過早飯,便要來了。等完了這件事,再去上工不遲。

                        站在玉峰山的山腳下,屠飛鳶微微抿唇,心念轉動起來。山中多寶物,各種各樣的山菌、野果、調料,若是搭配得好了,說不定賣個好價錢。她要開酒莊,就要買地、種果苗、釀酒。至少,也要買來葡萄,先把酒釀出來。第一桶金,說不定就要從這山里來了。

                        爺爺奶奶的年紀大了,屠飛鳶不想等,她要早早賺到錢,讓爺爺奶奶清閑下來,再不必熬心耗神討生活。

                        站在山腳下,望著郁郁蔥蔥的山里,屠飛鳶微微擰眉,一時沒有動。傳聞玉峰山后面就是皇家獵場,時有猛獸跑出來,在山中流竄,極不安全。故此,村里人都不大上山。若是她冒然上去,不知危險有幾分?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簌簌的聲響傳來。聲音越來越急。好似什么裹著枯枝爛葉,從山里頭飛快往外滾來。屠飛鳶后退一步,眸光一凜,難不成當真有猛獸?

                        才想著,便見前方林子里,一道黑色影子閃了一下。隨即,黑色影子頓了一下,似乎撞到什么,猛地飛了起來。一直飛到七八米高,才漸漸頓住,而后飛快往下墜落!

                        “撲通!”黑色影子落在地上。

                        不遠不近,剛剛好掉在屠飛鳶的腳下。屠飛鳶低頭,看向腳下。只見一道纖細的身影,裹在黑糊糊,濕噠噠,混合著枯枝爛葉的泥巴里。姿勢極為詭異,一動也不動。

                        露出來的面孔白皙,肌膚細膩,下巴尖尖。雙眸緊閉,眼線狹長,眼角微微上挑,似是一名少女。然而,屠飛鳶的視線下滑,落在那張傾國傾城的臉龐下面,修長的脖子中間,鼓包包的一顆喉結上——長著這樣優美五官的人,竟不是一名少女,而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少年。

                        屠飛鳶有些驚訝,挽起袖子,蹲下去,探手摸上少年的頸側。但覺脈搏雖弱,卻綿綿跳動,連忙扒開少年身上沾著的枯枝爛葉和泥巴。

                        不多久,少年身上的污物被扒掉大部分,露出破爛成條兒,幾乎無法蔽身的衣物。裸露出來的肌膚,一半沾著黑糊糊的泥巴,一半是黑紫色的干涸血跡??辞逯?,屠飛鳶不禁瞳孔微縮。少年身上的傷痕,搭眼瞧著,竟像是野獸的抓痕和咬痕!

                        屠飛鳶甩了甩手上的泥巴,皺緊眉頭,站起身來。垂下眼睛,居高臨下地看著少年。山上有沒有野獸,姑且不論。只說少年的這份容貌,萬里無一。而他渾身是傷,從山上滾下來,究竟是何來歷?

                        腳下,少年臉色蒼白,唇瓣灰白沒有血色,卻掩不住傾國傾城的容貌。即便在昏迷中,薄唇仍然緊緊抿著。兩道漆黑秀美的眉毛,亦是微微蹙著。左邊臉頰上,一道寸長的疤,黑紫色的血痂橫在白玉般的肌膚上,觸目驚心。

                        被枯枝圍成的籬笆小院里,屠老漢站在灶邊,端著一只粗瓷大碗,仰頭喝了一口,一邊品著,一邊咂嘴道:“好,好喝!”

                        “你就知道吃!”李氏站在一旁,剜了他一眼。隨即,低頭看向手中的碗里。只見清盈盈的湯水里,浮著黃澄澄的蛋花,一團團,如花如絮。不禁皺起眉頭,心疼地道:“這一大碗,得兩個雞蛋吧?阿鳶凈浪費好東西,做這個干啥?”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