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七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8
                        • 本章字數:2388

                        屠老漢看著面前的勺子,散發出濃濃的香味,呵呵一笑。他如今很有些摸清了小孫女兒的脾氣,再加上這回小孫女兒稱了不少肉回來,便沒有推拒,把那塊肉捏出來,填進嘴里:“香?!?/p>

                        “等我撒點鹽,腌起來,咱們明天吃?!蓖里w鳶說完,拎著勺子回到灶邊,把剩下的肉和湯都舀出來,盛進罐子里。

                        李氏站在一旁看著,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味蕾上的香味還沒有散去,讓她心里也是高興極了:“趕明兒奶奶給你搟面條,咱們用肉湯煮面條吃?!?/p>

                        “好嘞?!蓖里w鳶把罐子抱進里屋,又提著那條豬板油走出來,提起菜刀,“咚咚”一通,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放在碗里。又把鍋里刷了一遍,舀了小半碗水倒進去,把豬板油也倒進去,又點起火,熬了起來。

                        李氏看著,不禁問道:“阿鳶,你這是在熬豬油?”

                        “嗯?!蓖里w鳶點頭道,“熬出來,咱留著炒菜吃?!?/p>

                        熬豬油,李氏也會。但是,往日又怎么吃得起?好容易攢幾文錢,還要留著給小孫女兒做嫁妝。故此,有年頭沒弄這個了。此時,手有些癢了起來,走過去推了推屠飛鳶:“好孩子,這么晚了,你回屋歇著吧,奶奶來?!?/p>

                        “奶奶,你就讓我弄吧?!蓖里w鳶把方才的理由又說一遍,理直氣壯地道:“你要不放心,就站旁邊看著,我哪里做得不對,你就指點我?!?/p>

                        李氏還想再勸,只聽屠老漢的聲音響起來:“阿鳶如今可真長成大姑娘了?!?/p>

                        “就你懶!”李氏忍不住回頭,瞪了屠老漢一眼。只見屠老漢不知何時搬了只凳子,坐到門口,手里拎著只有些缺口的蒲扇,一下一下扇著。李氏大步走過去,劈手奪過來,“你真好意思,阿鳶還熱著呢!”

                        拿著蒲扇,走到灶邊,站在屠飛鳶的身邊,為她打起扇子來。一邊扇著,一邊問道:“阿鳶,你一定要去那什么書局做工???”

                        “嗯?!蓖里w鳶應了一聲,“反正我在家閑著也沒事,去就去唄。以后天天進城,買肉買菜都方便,爺爺奶奶想吃什么,我都給你們捎來?!?/p>

                        李氏一聽,頓時心疼得皺起眉頭:“阿鳶啊,不能這么大手大腳。咱們家沒多少錢,你都攢著,來日你嫁人的時候,都給你當嫁妝?!?/p>

                        “奶奶,我省下我自己那份,給自己當嫁妝就行了。你和爺爺,該吃就吃,該喝就喝?!蓖里w鳶道,“你們年紀大了,吃不好喝不好,身體就不好。萬一有個什么,可叫我怎么辦?我又沒爹沒娘,你們不在了,就算我嫁了人,也沒有娘家給我依靠?!?/p>

                        李氏才要勸的話,直直卡在嗓子眼,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門口,屠老漢聽了這番話,也是心里一驚:“阿鳶,你怎么這么說?”

                        “爺爺奶奶,許多事情,從前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咱們家就是這個情形,我只有你們能依靠。從前我糊涂,什么事都不走心,如今我清醒了,就要替爺爺奶奶分憂。你們好,我才能好?!蓖里w鳶清脆的聲音,在噼啪的柴火燃燒聲中響起。

                        屠老漢和李氏,就是太疼她了,這可不行,屠飛鳶便趁了這個機會,給他們洗腦:“爺爺奶奶,這些肉都是給你們買的。至于我自己,我要開始減肥了,我就不吃了。等我瘦下來,說親就容易了。我自己有分寸,你們不必擔心我?!?/p>

                        聽到這里,屠老漢和李氏一時都沒了聲音。

                        還叫他們說什么?小孫女兒頭頭是道,哪還有他們說的份?屠老漢坐在門口,悶不吭聲。李氏則是濕了眼睛,走過去,摟住屠飛鳶道:“阿鳶??!難為你了!小小年紀,就操這些心??!你那該死的爹,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留你一個人跟著我們吃苦??!”

                        “奶奶,你不要這么說?!蓖里w鳶拍著李氏的后背,“就算我跟著爹娘,也不一定有現在這樣快活。我爹娘要是還活著,必不會只有我一個孩子,哪里會像你們一樣疼我?”

                        這番話說出來,直是把李氏的心肝兒揉過來搓過去,又是疼又是酸,摟著屠飛鳶,不住地掉起眼淚來:“爺爺奶奶沒用,給不了你好吃的,好穿的……”

                        “奶奶,快別哭了,豬油熬出來了,我得翻一翻?!蓖里w鳶清脆的聲音,脆生生地響起,說完,從李氏的懷里掙出來,起身拿起勺子,把豬板油翻了一遍,不讓它們粘鍋。

                        滋滋的油,漸漸從豬板油里滲出來,一點一點聚成一小灘,匯聚在鍋底。滿院子里,都是濃濃的豬肉香味。屠飛鳶站在灶邊,小心翼翼地給豬板油翻著個兒,不時拿勺子壓住豬板油,叫豬油滲出來得更快。

                        一邊,李氏見她這樣明快又爽利,仿佛絲毫苦難也入不了她的心,不由得也被傳染了。滿心的傷心難過,不知不覺就散了。抹了抹淚,也爽快地道:“奶奶給你看著火候?!?/p>

                        這邊,祖孫倆合力熬豬油,噴香的味道充斥了整座小院子。那邊,老三屠大河的家里,還沒有開火。只聽菜刀剁在案板上的聲音,一聲一聲,重的駭人。夾雜在其中的,還有婦人的叫罵聲。

                        老三屠大河的媳婦,劉氏站在灶邊,一手提刀剁著給大閨女屠小玉買的肉骨頭,一手叉腰,揚聲大罵:“那個狗日的玩意兒!我閨女吃了多少藥,遭了多少罪,才懷上他老鄭家的種!他可倒好!我閨女才回娘家一天,他居然跟不要臉的小娼婦勾搭起來了!”

                        “狗日的,竟然縱著那小娼婦推玉兒!和離!叫玉兒跟他和離!”劉氏提著刀,咚咚剁著骨頭,又響又重,只恨剁得不是大女婿鄭屠戶的骨頭。

                        屠大河從屋里走出來,壓低聲音說道:“你少說兩句!玉兒才睡著了,你這樣吵吵嚷嚷,又把玉兒吵醒了!”

                        “什么少說兩句?你倒是叫那鄭家的狗日玩意兒少說兩句?你知道他今天說什么?他說玉兒吃這么多藥才懷上,指不定孩子被藥成什么樣兒了?他還說找一個能生孩子,包生兒子的女人,休了玉兒!”劉氏將菜刀狠狠往案板上一砍,“屠大河,你說說,他該這樣說嗎?他生了這樣的念頭,玉兒怎么跟他過日子?”

                        屠大河擰著眉頭,不吭聲。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