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十五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09-28
                        • 本章字數:2471

                        果然,中年男人朗笑一聲,說道:“我乃是輕塵書局的賬房先生,姓呂,近來書局里的小童才走了,正缺個打下手的。不知姑娘可有意?”說著,伸出一根手指頭,“一個月,一吊錢工錢?!?/p>

                        屠飛鳶不由猶豫起來。倒不是看中這份工錢,一吊錢也沒多少,還不如在家陪著爺爺奶奶。而是“書局”兩個字,讓她有些心動。

                        她在這里,實打實是個文盲,大字不識一個,著實有些沒有安全感。村里的何青云倒是識字,但是,屠飛鳶又怎么肯跟他學?想了想,道:“加一個條件,你找人教我認字,每天兩刻鐘。否則,免談?!?/p>

                        “姑娘不識字?”聽到此處,呂先生的眼中閃過一抹奇異,“原以為姑娘心算如此厲害,必是有學問之人?”

                        屠飛鳶不客氣地道:“我天賦異稟。待你教我認字時,便知道了?!?/p>

                        她本是識字的文化人,偏偏到了古代,便成了睜眼瞎。不過,她記憶力向來很好,為免呂先生日后驚訝,不妨提前給他打個預防針。

                        呂先生怔了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好個有意思的小姑娘?!眱煽嚏姸?,也不是太久。何況,只是教她識字,又不必教她文章,卻不費什么力氣。呂先生略一思索,便答應下來:“那就這樣說定了,明日你來輕塵書局上工,如何?”

                        “好?!蓖里w鳶點了點頭,問清楚地址,便與呂先生告辭。往菜市場深處走了一段,買了些白糖、雞蛋,才提著東西出了城。

                        饒是屠飛鳶走得飛快,天色仍是晚下來。當最后一絲霞光熄滅在天際,天色變得昏暗不清時,離村子還有一段距離。也不知爺爺奶奶等急了沒?屠飛鳶有些焦急,一路小跑起來。

                        快到村子口時,驀地,前方跳出來一個黑影。屠飛鳶嚇了一跳,急忙剎住腳步,戒備地道:“是誰?”

                        “小賤人,叫老子好等!”一個粗嘎的聲音傳來,十分耳熟。

                        “王有祿?”屠飛鳶握著東西的手緊了緊,看向逼近的模糊身影:“你等我做什么?”

                        王有祿的身影,在黑透的夜里,顯得模糊而渙散,但是又透著一股濃濃的威脅:“小賤人,還敢問老子等你做什么?你好大的膽子,敢把老子送李露兒的東西都吞了!”

                        李露兒向他告狀了?屠飛鳶的眉頭挑了挑。

                        “愣著做什么?還不快拿出來!”王有祿說著,不耐地伸手,朝屠飛鳶的頭發抓過來。

                        屠飛鳶的眼睛一閃,后退兩步,躲過王有祿的手。趁機蹲下,把手里拎著的東西擱在地上,口里說道:“你們那樣欺負我,我問她要一根簪子怎么了?”

                        “哼,小賤人,還敢狡辯!李露兒都告訴我了,你把她的東西都要走了!”夜色模糊,王有祿沒看清她的動作,只當她怕了,得意地哼了口氣,說道:“老老實實把東西交出來,別惹老子生氣!”

                        死肥豬,居然敢搶他給李露兒買的東西,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弄得李露兒哭著找他,要他買更多東西補給她!啐,他哪有那么多閑錢?

                        “快把東西交出來,不然老子打死你!”王有祿在這里等半天了,都被蚊蟲咬了好幾口了,早已沒了耐心。若非李露兒的滋味兒不錯,他還沒嘗夠,才不受這份罪。粗著嗓子,不耐地道。

                        把豬肉和雞蛋等放起來,屠飛鳶便沒顧忌了,冷笑一聲,說道:“王有祿,你也是個男人,怎么被一個女人玩得團團轉?”

                        “你什么意思?”

                        屠飛鳶道:“明明是李露兒為了給她那未婚夫借書,主動送我簪子,賄賂我。怎么到你那里,卻說成了我搶了她的?”

                        王有祿愣了一下,隨即呸了一口,陰測測地道:“難怪李露兒說你長心眼了,都學會挑撥離間了!”獰笑著,伸出胳膊朝屠飛鳶抓來:“死肥豬,敢對老子耍心眼,看老子不打死你!”

                        屠飛鳶的眼睛瞇了瞇,黑暗中,閃過一抹冷厲。盯著王有祿的身形,看準時機,猛地側身,飛快抬腿,狠狠踢向他襠下!

                        “??!”王有祿淬不及防,被踢個正著,頓時,殺豬般的聲音響起。

                        路邊林間歇息的鳥兒,被這一聲慘叫驚動,撲棱棱地扇動翅膀飛離。

                        屠飛鳶趁機曲肘,搗向他脆弱的胸腹之處。一番狠搗,又快又準,直是擊得王有祿痛得叫也叫不出來。屠飛鳶腳下一掃,又將王有祿鏟倒在地,口里說道:“你要打死誰?”猛地跳起來,一個自由落體,狠狠坐在王有祿的身上:“你倒是說啊,你要打死誰?”

                        這具身體又矮又胖,粗粗估摸著也有一百四五十斤,一屁股坐在王有祿的身上,只聽一聲慘叫,仿佛還有骨裂的聲音,隨即,王有祿一動也不動了。

                        “骨折了?”屠飛鳶挑了挑眉,坐起來。彎腰探手,往他胸前摸去。李露兒還沒除,王有祿是計劃中的一環,這會兒若是骨折了,她的計劃說不得要變一變。摸了兩遭,沒摸到骨折的跡象,屠飛鳶冷笑起身,拍了拍手:“王八蛋,倒是結實!”

                        想起河邊上,王有祿欺侮屠老漢和李氏的情形,眼中閃過厲色,抬腳踩在王有祿的臉上,狠狠碾動起來:“王八蛋,欺負我爺爺奶奶!”碾了一番,稍稍出氣,而后飛起一腳,把王有祿踢進路邊的溝里:“今天先饒了你!”

                        爺爺奶奶該等急了,屠飛鳶尋到方才擱在路邊的豬肉雞蛋等,匆匆提起來往家里走去。

                        村子口,屠老漢站在路邊,探著脖子朝進城的方向,焦急地看過去。終于,一個模糊的黑影映入視線,連忙上前兩步,高聲叫道:“是阿鳶嗎?”

                        “爺爺!”一個清脆的叫聲響起,屠飛鳶的身影跑近了,“爺爺,你怎么在等我呀?”

                        摸到小孫女兒胖墩墩的胳膊,屠老漢松了口氣:“阿鳶,你做什么去了?怎么這么晚才回來?路上沒碰見壞人吧?”

                        “我沒事,爺爺?!蓖里w鳶朝不遠處看了看,幾名乘涼的老頭老太在拉著家常,便挽住屠老漢的胳膊往家走去。走出一段,見四下無人,便把手里的東西塞到屠老漢的手里,低聲道:“爺爺,你瞧這個?!?/p>

                        屠老漢詫異地接過來,摸到一包軟趴趴、極有彈性的東西,又摸到一兜子圓滾滾的東西,還有一包沙綿綿的東西,幾下便猜到是什么,驚訝地道:“阿鳶,你從哪里來的?”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