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九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484

    李露兒的到來,屠飛鳶并不感到詫異。她拒絕何青云,為的就是李露兒上門。余光朝外一掃,何青云就站在籬笆外面,唇角微勾,低下頭繼續編辮子。

    從前的屠飛鳶不會打扮,只懂得把一頭烏鴉鴉的青絲綁成麻花辮,甩在腦后。襯得她的圓滾滾的臉,黢黑的皮膚,真正是土得不行。

    方才對著水面梳頭發的時候,屠飛鳶仔細打量過這副容貌,雖然黑了些,胖了些,卻有個好底子。假以時日,瘦下來、白一點,必然是個美人胚子。

    “屠姑娘,你為何不借書給何公子呢?”李露兒蓮步輕移,走到屠飛鳶的身前,細聲細氣地說道,“何公子讀書,是天大的事,你如此作為,乃是耽誤他的前程,你可知道?”

    姣好的面上,一副善良體貼,深明大義的模樣。

    屠飛鳶勾了勾唇,抬起眼,懶洋洋地道:“書是我爹留下來的,我想借就借,不想借就不借,礙著誰了?”

    李露兒不禁一愣,死肥妞不是最喜歡何青云的嗎?怎么當著何青云的面,卻對這番說辭無動于衷?

    屠飛鳶暗戀何青云,并沒瞞過許多人。至少,李露兒心里門兒清。心里嘲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表面上卻對屠飛鳶很好。每當旁人欺侮屠飛鳶時,她便站出來“維護”一番。由此,村民們對她交口稱贊——李家丫頭,不僅生得好,心也好。

    屠飛鳶也認為,只有李露兒這樣貌美又善良的姑娘,才配得上何青云。故此,撞破李露兒與王有祿的茍且,才那樣驚訝、氣憤。

    “屠姑娘,有什么你沖著我來,不要難為何公子?!鳖D了頓,李露兒試探說道。

    屠飛鳶眼也不抬,一心一意地編著辮子。

    死肥妞,居然敢無視她!李露兒深吸一口氣,壓下惱怒:“屠姑娘,你可是為了那件事,生我的氣?我只是想救你的命,沒想過會使你失了名聲。你若恨我,我也沒有法子。只是,你不應如此對待何公子?!?/p>

    站在外面的何青云,聽到此處,眼中浮現感動??聪蛲里w鳶的眼神,更多了幾分嫌惡。露兒還是太善良了,就該罵屠飛鳶一頓才是。屠飛鳶這樣的人,簡直是心腸歹毒,為了一己之私,就破壞他人的前程!

    “演得不錯?!蓖里w鳶點了點頭,忠懇地評價。

    李露兒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向屠飛鳶的眼神,有些驚疑。死肥妞自從落水后,簡直像是變了一個人。原本的木訥、愚笨、憨呆,全都不見了。

    只見坐在身前梳辮子的少女,神態慵懶,舉止閑適,分明……不禁想起昨天在河邊時,屠飛鳶冷厲的眼神。一股不安,涌上心頭。

    李露兒眼神一沉,向前兩步,微微傾身,壓低聲音說道:“屠飛鳶,你別給臉不要臉!再不知好歹,下次淹死你信不信?”

    屠飛鳶迎上李露兒威脅的眼神,不由得笑了。如果村民們發現,他們心中美麗、善良、溫柔體貼的女子,實際上是一個陰狠、自私、殘酷、不知廉恥的賤人,不知心情是怎樣?想到這里,有些興味:“我不借,你們走吧?!?/p>

    李露兒愣了一下,立時惱了:“屠飛鳶,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聲音壓得低低的,說完,伸手往屠飛鳶的耳邊拂去,指甲兇狠地掐向她的臉。

    屠飛鳶眼神一冷,手中梳子往外一翻,迅速擋在面前。頓時,只聽一聲痛呼,李露兒迅速收回手。卻是晚了,嬌嫩的手背上,印著深深的數道齒印,鮮紅鮮紅的。

    “好走不送?!蓖里w鳶似笑非笑,收回梳子。

    李露兒睜大眼睛,死死瞪著屠飛鳶。這個死肥妞,還真是變得不一樣了!抿緊唇,恨不得把屠飛鳶按在地上,狠狠扇一頓耳光。然而,余光瞥見院子外頭的何青云,深深吸了一口氣:“你要如何才肯借?”

    “你湊近一點,我告訴你?!蓖里w鳶抬起臉,對李露兒勾了勾手指頭。

    李露兒目露狐疑,盯著屠飛鳶手里的梳子,猶豫了下才靠過去:“你說?!?/p>

    “把你頭上的瑪瑙簪子摘下來?!蓖里w鳶的目光向上一移,說道。

    李露兒聽罷,愣了愣。很快,反應過來:“原來你看上我的簪子了?”還以為死肥妞長什么本事了,原來不過是見錢眼開,看上她的簪子了!思及至此,不禁“呸”一口,斜起眼角道:“我給你,你敢要嗎?”

    “誰說我要你的簪子了?”屠飛鳶勾了勾唇:“王有祿送你的東西,我要一半!”

    李露兒猛地睜大眼睛,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屠飛鳶,你可真敢想??!”

    “你可以不答應?!蓖里w鳶視線一轉,掃過院子外頭的何青云,眸中浮現興味。秋闈就快要到了,何青云舍得屠大海的筆記嗎?只要何青云舍不得,李露兒就不得不舍得。

    果然,李露兒掐著手心,咬牙說道:“好,我給你!”

    “我等著你?!蓖里w鳶說道,忽然驚訝一聲,“對了,王有祿送你的東西,我記得一共有八件。一人一半,共是四件,你別數錯了?!?/p>

    李露兒瞪起眼睛,氣得臉都歪了。這個死肥妞,倒是記得一清二楚。她不該每次得到寶貝,都戴出來顯擺的。李露兒心里滴著血,面上擠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轉身朝外走去。她可不會悶不吭聲地犧牲,她要讓何青云知道,她為他付出了多少。

    誰知,身后傳來一聲:“何公子,我要考慮一日,你明天再來吧?!?/p>

    李露兒神色一怔,狐疑地轉身:“你什么意思?”

    “這件事,我不希望姓何的知道?!蓖里w鳶低頭撥去梳子上的落發,慢條斯理說道,“給我聽見風聲,這書可就不借了?!?/p>

    李露兒的漂亮臉孔頓時扭曲起來,從牙縫里擠出來:“好!”好個死肥妞,敢貪她的寶貝,也不嫌燙手?腦中閃過一個身影,李露兒陰沉地笑了。

    打發走了兩人,屠飛鳶起身回屋,從床底下拖出一口木箱子。打開蓋子,揭開一層層油紙,一本本有些年頭的書籍便露了出來。封皮用類似小篆的字體寫著書名,里面的內容是規整的文章,只可惜屠飛鳶一個字也不認得。

    這個世界的字體,與前世相差甚多。屠飛鳶拿出兩本書,翻了翻內容,幾乎沒有認識的字。不過,卻在書中發現一個字跡。工整,有力,規矩。如果她沒猜錯,這就是這具身體的父親,屠大海的字跡。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