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五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5
                        • 本章字數:2414

                        斐鳶沒想那么多,她提起那素未謀面的爹爹,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會種田的事實,聞言笑道:“奶奶不是問我為什么會刨坑嗎?因為我隨了爹爹的聰明,看一眼就會?!?/p>

                        李氏聽她說話脆生生的,一派快活,壓下心底的疑惑,沒有再問。

                        日頭漸漸偏西,空氣的溫度也逐漸降了下來。西邊云霞布滿半邊天空時,一家三口收起農具,有說有笑,往家里走去。

                        快走到家時,遠遠看見院子里的情形,三人全都驚住了。李氏扯著嗓子尖叫一聲,邁起腳步往家里跑了過去:“老天爺??!這是哪個殺千刀的干的?”

                        斐鳶握起拳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雙眸被云霞映得赤紅一片。

                        前方,枯樹枝圍起來的籬笆,被人全都推倒,露出光禿禿的院子。角里,僅有一塊木板遮在上頭的灶臺,被人搗得粉碎,只余下一口黑漆漆的大鍋。旁邊,碗碟全被打碎,散落一地碎瓷片。屋門不見了,只有一片片碎木板,凌亂躺在地上。

                        “老天爺??!這是哪個天殺的干的?”李氏飛快沖出屋子,抱著一只紙簍子站在門口,憤怒地大喊道。

                        里面本來有五六只雞蛋,是上個月屠老漢做壽,三兒媳婦給的。李氏和屠老漢舍不得吃,都給小孫女兒留著。本領打算晚上給小孫女兒攤雞蛋餅吃,誰知都不見了!

                        再看滿屋子里,唯有的幾件家具都翻倒著,被子也被人扔在地上,上面滿是臟兮兮的腳印。屠老漢的身影頓了頓,一聲不吭,彎腰拾起地上的碎木板,拎了錘頭修起來。

                        “老天爺??!這是不給人過日子啦!”李氏憤怒地大叫道,轉眼看見屠老漢悶不吭聲地修門,氣道:“你個沒用的老東西,快去打聽打聽,究竟是哪個天殺的干的?”

                        打聽了又怎樣?一家三口老的老,幼的幼,逮著人又能怎么著?屠老漢繃著臉,瞥見小孫女兒的身影,低頭繼續修起門來:“天晚了,快把灶臺修葺下,給阿鳶做飯吃?!?/p>

                        “做什么飯?雞蛋都沒了,做什么飯?”李氏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哭天抹淚起來。

                        屠老漢看了她一眼,臉上的褶子皺了皺,丟下手里的錘頭,往灶臺邊上走去。一邊修灶臺,一邊對斐鳶說:“阿鳶,去你三叔家吃晚飯吧,咱們家吃不了了?!?/p>

                        “我不餓,一會兒再去?!膘厨S說道。爺爺奶奶不去,她才不會去。抬腳走到方才屠老漢修門的地方,拿起錘子,接著修起來。

                        屠老漢的臉上動了動,又垂下去,悶頭修起灶臺來。

                        李氏只見爺孫倆一個比一個木頭人似的,悲從心生,大聲地哭起來??蘖艘粫?,沒人理,漸漸覺得沒意思,起身進屋,收拾起翻倒的家具和被子:“要我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干的,我跟他拼命!”

                        斐鳶抿著嘴唇,眼神閃過厲色。

                        如果她沒猜錯,這是楊有田家干的。楊有田家,就是晌午罵斐鳶最厲害,被斐鳶一腳踢到河里,殺雞儆猴的婦人胡氏。她吃了這個虧,必不愿意。斐鳶想過她會報復,卻沒想到竟是以這種方式。

                        皺了皺眉,有些懊惱。于時下女子而言,最惡毒的不外乎是流言。斐鳶不怕這個,她這輩子就沒想過嫁人,不論什么流言,都傷不了她一絲一毫。原以為胡氏的報復方式會是這般,卻沒想到……

                        “哎喲?這是怎么了?”忽然,院外響起一個刻意拔高了的婦人聲音,“屠大爺,你們家做什么缺德事兒啦,怎么被人把灶臺都砸了?”

                        斐鳶抬頭去瞧,看清來人的面孔,不由笑了。丟下錘頭,拾起一塊木板,在手里掂了掂,起身往外走去:“嬸子怎么有空來了?”

                        來人不是旁人,正是胡氏。晌午吃了斐鳶的虧,咽不下去,回家便告給男人。吃過飯后,便帶著家伙砸了屠老漢的家。她還嫌不夠,巴巴跑來幾趟,就等著聽屠老漢一家的哭腔。

                        “我聽到有人哭,趕緊過來看看。屠大爺,要不要我叫我家有田過來給您幫把手呀?”胡氏裝模作樣地道,“你看,你們家大兒子雖然有出息,卻是許多年沒有音訊了。二兒子、三兒子雖然在身邊,卻……??!”

                        斐鳶本想給胡氏留幾日清閑日子,待她解決了李露兒的事再收拾她。沒想到胡氏等不及,這就湊上來了。手里拎著木板子,劈頭蓋臉地朝胡氏打過去:“嬸子,晌午兩個巴掌沒喂飽你?”

                        玩心眼,斐鳶自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不敢保證百分百能贏。但是,玩粗的,斐鳶輸過誰?

                        前世最落魄的時候,被七八個男孩子追著打,斐鳶都能生生從他們身上咬下一口肉來!后來成為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遭過一次綁架后,斐鳶就請了師父專門教她拳腳,最不怕的就是玩拳頭!

                        “我這個人,最是孝順,既然嬸子沒吃飽,我再管嬸子一頓!”斐鳶往胡氏的頭上打了兩板子,趁她抱頭自顧不暇的時候,收了手,一腳踢在她的膝彎處。胡氏不防,哀叫一聲跪倒,斐鳶趁機一腳踩在她背上,舉起板子狠狠抽她的屁股:“嬸子慢慢吃,這頓管飽!”

                        斐鳶不打她的臉,這也是有講究的。倘若把胡氏打成豬頭,回頭她告給男人,糾結村民來鬧,卻不好收拾。倘若打她的屁股,諒她不敢脫了褲子給人看。

                        木板抽在胡氏的屁股上,發出清脆的啪啪聲,胡氏又痛又羞,氣得哇哇直叫。斐鳶毫不手軟,一下下抽得實在:“我家的家事,嬸子知道得不少?”

                        屠家三個兒子,大兒子最有出息,也就是屠飛鳶的爹,卻十幾年沒有音訊。二兒子最沒出息,除了搜刮二老就沒別的事。三兒子最是冷情,除了逢年過節,再不來看一眼。

                        這三個兒子,一直是屠老漢和李氏心中的痛,被胡氏嚷嚷出來,可謂是生生往二老心頭插了一把刀。斐鳶兩世之中,最恨的便是別人欺侮爺爺奶奶。

                        “阿鳶!”屠老漢和李氏此時才反應過來,連忙過來阻攔:“阿鳶,快住手,不能打了!”

                        屠家在大牛村的最北頭,前后都沒人家,但是胡氏這樣大聲叫嚷,只怕一會兒也要來人了。屠老漢和李氏雖然生氣胡氏的作為,但是更不想小孫女兒落下不好的名聲,連忙拉她的胳膊。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