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架
                        • 登錄

                        第四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0-05-05
                        • 本章字數:2469

                        她生得黑,臉蛋又圓滾滾的,這樣一哭,憨氣里面就帶了點兒嬌。雖然還是不好看,但是惹人疼。哪怕屠老漢看穿了斐鳶的小心思,也不由得心疼起來:“阿鳶莫哭?!?/p>

                        “阿鳶快別哭,奶奶吃,爺爺也吃?!崩钍喜蝗缤览蠞h心思細膩,只當小孫女兒被水鬼嚇著了,連忙把兩塊白面饅頭拿回來,自己一半,屠老漢一半。塞給屠老漢的時候,還瞪了他一眼:“快吃,再惹阿鳶哭,晚飯沒你的份?!?/p>

                        斐鳶垂下眼睛,拿起一塊雜面窩窩,飛快掩住彎起的嘴角。

                        吃過飯后,斐鳶端了碗筷出去洗涮。李氏想要阻攔,被屠老漢拽了拽,詫異地扭頭,卻被屠老漢引著往里屋走去。

                        “你拿三文錢出來,我去給王大夫送診金?!蓖览蠞h說道。

                        李氏偏頭看了看他受傷的手臂,沒說什么,蹲了下去,從雜物堆下面抱出一只陶罐子。在里面摸了一會兒,摸出三文錢來,遞給屠老漢:“你孫女兒可真心疼你。家里就這么幾個錢,用掉一文,她的嫁妝就少一文,她也舍得給你花?!?/p>

                        屠老漢呵呵一笑:“咱家阿鳶是個好孩子?!?/p>

                        李氏嘆了口氣,蹲在地上,把罐子塞回去:“攢了這么些年,才攢了兩吊錢,阿鳶都十三歲了,這親事可怎么辦?”

                        屠老漢臉上的笑容慢慢不見了,一聲不吭地站了一會兒,轉身走了出去:“我給王大夫送診金去?!?/p>

                        院子外頭,斐鳶將兩老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屠老漢和李氏的年紀大了,耳朵不那么好使,說話的嗓門不知不覺就大了。斐鳶的身體年輕,輕易便將這些對話捕捉到耳中。她低頭垂眼刷著鍋碗,裝作沒有聽到。

                        爺爺奶奶肯定不想讓她操心,她就裝作不知道就是。

                        等到日頭不那么毒辣,便又到了下田的時候。小麥已經收割完了,眼下正是點玉米的時候。李氏背著一只深色麻布袋走出來,對斐鳶說道:“阿鳶在家看家,我和你爺爺去田里點玉米?!?/p>

                        斐鳶看向扛起鋤頭的屠老漢,目光落在他受過傷的手臂上,扭身關上屋門:“不,我跟爺爺奶奶一起去?!?/p>

                        “那怎么成?”李氏連忙放下布袋,把斐鳶往屋里推去:“日頭曬得很,把你曬壞了怎么辦?”小孫女兒本來就黑,被日頭一曬,更黑了怎么辦?

                        斐鳶不由笑起來:“奶奶,我都這樣了,還怕曬么?”

                        聲音又清又脆,像銀鈴兒被風吹響一般,好聽得不得了。面上不帶半絲自怨自艾,反倒有些坦然和爽快。李氏一愣,隨即繃起臉:“那也不行,能不曬就不曬?!?/p>

                        “不?!膘厨S扭身繞過李氏,一手提起地上裝著玉米種子的布袋,一溜煙兒朝外面跑去了。

                        李氏叫了幾聲,叫不回來,看著小孫女兒越跑越遠,不禁又氣又惱。

                        屠老漢卻呵呵笑了:“阿鳶想去,就叫她去吧。你去屋里,把我的草帽拿出來,到田里給阿鳶戴上?!?/p>

                        李氏無法,嘆了口氣,進屋拿草帽去了。

                        斐鳶跑了一段,便停下來,扭身往回看去。只見屠老漢扛著鋤頭在前,李氏拿著草帽在后,相伴著朝這邊慢騰騰地走來,只覺得心里滿滿都是歡喜。

                        從前的她怎么那么傻?竟然以為這樣的日子辛苦。離開爺爺奶奶,跑出家門,削尖腦袋往上層人里擠。最后倒是混得人模人樣,卻有什么用?一年到頭也回不了家幾趟,吃不到爺爺奶奶做的飯,看不到爺爺奶奶的笑容。

                        如今卻怎樣?縱然沒了千萬家產,沒了絕色容貌,斐鳶都不在乎。那些東西,她能掙來第一回,就能掙來第二回。只有爺爺奶奶,才是經不得失去的。

                        頭頂是炎炎的烈日,腳下是被烤得熾熱的土地,周身吹著熱辣辣的風,李氏走了一段,臉上就流下汗來。抬頭看見小孫女兒滿臉笑容,很是來氣:“你瞧瞧你,犯什么傻?這么熱的天,你非要跟來,給你草帽,快戴上?!?/p>

                        斐鳶只是嘻嘻笑,鉆過去頂了草帽,便背著布袋一溜兒小跑,快活地走在前面。

                        到了田里,李氏去接斐鳶肩上的布袋:“阿鳶在地頭玩吧,我跟你爺爺去干活了?!?/p>

                        斐鳶躲過她,將布袋塞進屠老漢的手里,然后搶過屠老漢的鋤頭,說道:“我跟爺爺先干一會兒,累了就換奶奶?!?/p>

                        “你這孩子,你從沒干過農活,你不會這個,不要礙事?!崩钍嫌行┥鷼饬?。

                        “我會?!膘厨S說道,把著鋤頭,彎腰刨起坑來:“坑不能刨太深,不然種子長不出來。也不能太淺,種子會被曬干的?!闭f話的工夫,已經利落地刨了三四個坑,個個深淺、大小都差不多,又整齊又均勻:“奶奶你瞧,是不是這樣?”

                        李氏和屠老漢看著這一幕,全都驚訝起來:“阿鳶,你何時會的這個?”

                        他們從來舍不得小孫女兒吃苦受累,十三年來,根本沒讓她摸過一丁點兒農活??墒强粗O女兒的架勢,卻是老辣熟練的老農民,這是怎么回事?

                        “我爹爹可是中過榜眼的,身為他的閨女,我也不能太笨不是?”斐鳶一邊彎腰刨坑,一邊說道。

                        李氏和屠老漢聽罷,不由相視一眼,有些擔憂。小孫女兒好些年沒有提過她爹娘了,今兒怎么突然提起來了?

                        “爺爺,你快把種子點進去,不然一會兒坑就干了?!膘厨S不知二老的心思,一心只想替爺爺奶奶分擔點兒農活,彎腰把著鋤頭,埋頭刨著一個個坑。

                        屠老漢收回目光,提起布袋,掏出一把種子,往每個坑里放了三四粒,放完便用腳尖把土壤蓋上,再微微踩實了。

                        李氏狠狠瞪了一眼悶葫蘆似的屠老漢,走在斐鳶前頭,用鞋底把先前割小麥時留下來的麥茬踩倒,不讓它們刺傷寶貝小孫女兒,口中試探問道:“阿鳶啊,怎么提起你爹爹了?”

                        十三年前的一個晚上,在京里做官的大兒子突然回來,留下一個女嬰,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名字,就匆匆離開了。隨后,與大兒媳一起,再無音訊。

                        小孫女兒從小就長得黑,不像屠家人的白皙,但是像那位只見過一面的大兒媳,五官秀美動人。李氏和屠老漢憐惜她沒有爹娘在身邊,對她百般疼愛。卻不料當年雖然膚黑但是靈秀喜人的小娃娃,漸漸長成了又黑又矮的大冬瓜。

                        又长又大又粗又硬3p免费视频_日本工口里番大全全彩_日批视频_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_大胸美女图片_青青青在线视频人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