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
    • 書架
    • 登錄

    第二章

    • 作者:上官熙兒
    • 類別:穿越言情
    • 更新時間:2021-12-08
    • 本章字數:2541

    只見跟奶奶一模一樣的面孔受辱,斐鳶心頭大怒,猛地坐起身,張口剛要說話,卻見一道佝僂的身影攔在王有祿的身前:“憑你一人說不算數,你不能走,得跟我們阿鳶對質?!?/p>

    “滾開!老不死!”王有祿抬手便去推屠老漢,同時腳一抬,狠狠踹在屠老漢的胸口。頓時,屠老漢就倒在地上,衣袖被河邊的石子劃破了,露出瘦巴巴的手臂,一片鮮紅涌了出來,一瞬間染紅了衣裳。

    “爺爺!”看清屠老漢的面孔,斐鳶頓時急紅了眼,從沒有人能在她面前傷害爺爺奶奶!剛要爬起,不防身后一空,陡然吃不住力,仰了下去。卻是李氏站起身,舉起巴掌追著王有祿打過去:“你個狗東西,欺負我孫女,還打人,我打死你!”

    “滾開!老賤貨!”王有祿沒走成,一時惱了,抬起巴掌扇到李氏的臉上。他年輕力壯,這一巴掌就把李氏扇得倒在一邊,他得意一笑,揚長而去。

    斐鳶大怒,快速抓起一把砂礫,爬起來就朝王有祿揚過去。誰知手揚到半空,驀地腦中一陣刺痛,一幕幕不屬于她的記憶,像播電影一般,在腦中播放起來。

    心情煩悶的少女在河邊散步,卻意外撞破一對奸情。村里唯一的讀書人,何青云的未婚妻李露兒,同村長家的小兒子王有祿衣衫不整地翻滾在一處。被發現后,李露兒威脅少女不許說出去。少女不肯,便被威脅、死擰、溺水……

    灰綠色的河水在眼前緩緩流動,如松如竹的少年站在水波中,手持書卷而立,清俊淡然。不能讓何公子吃虧,是少女昏昏沉沉之際,彌留的念頭。

    不知過了多久,腦中的刺痛漸漸消散,斐鳶睜開雙眸。只見屠老漢與李氏滿臉擔憂地看著她,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雙手抱著腦袋,躺倒在地上。

    “我沒事,爺爺奶奶?!眱墒烙洃浐喜⒁惶?,斐鳶對眼下的情形了然于心,緩緩坐起,看向河岸。

    河岸上,最醒目的是一抹杏黃色,全新的花裙子,掐出纖細的腰肢,襯得少女亭亭玉立。一張臉龐如綴著晨露的花蕊,無比嬌艷,正是李露兒。

    旁邊,一名名婦人滿臉嫌惡,向這邊伸手指指點點。

    “不知廉恥!”

    “勾引男人還被踢到河里,換了是我,早就找一根繩子吊死了!”

    掃視一圈,不見王有祿的身影,斐鳶的嘴唇漸漸抿成一條線。

    “李家閨女就不該救她,如此不要臉皮,溺死算了!”又一個刻薄的聲音傳來。

    斐鳶眼中一冷,看向嚷得最歡實的那名婦人:“嬸子,你過來?!?/p>

    “干什么?”被叫的婦人不耐地擰起眉頭。

    “嬸子過來就是了?!膘厨S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

    婦人皺眉走下來,嫌惡地道:“什么事?快講!”

    “嬸子們不是想知道我是如何勾搭王有祿的么?”斐鳶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抬頭看向河岸,一個個看熱鬧的身影。隨即,唇角一勾:“看好了!”

    說罷,猛地抬手,狠狠扇在身前婦人的臉上!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長成這樣也敢勾引老子?”斐鳶飛快抬手,又扇了婦人兩個巴掌。

    婦人猝不及防,連吃兩個結結實實的巴掌,頓時大怒:“好哇,你個小賤人……”

    斐鳶充耳不聞,抓住婦人的衣襟,用力一撕。只聽“刺啦”一聲,婦人的大半個膀子便露了出來。

    “丑八怪,不要臉的賤貨,敢勾引老子,老子打死你!”斐鳶身子一轉,腿一抬,一腳把婦人蹬進河里。

    只聽“撲通”一聲,婦人栽倒進河里,砸起一片水花。連吃好幾口河水,不禁驚叫起來:“救命!救命??!”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河岸上的人全都驚住了。

    屠老漢和李氏看著自家小孫女兒,亦是發起愣來,小孫女兒在做什么?

    “倘若大伙兒沒有看到這一幕,只聽王有祿說嬸子勾引他,大伙兒信是不信?”斐鳶視線一轉,看向站在河岸上呆愣的眾人,“我不知道王有祿是如何同大伙兒說的,但是我雖然生得丑,也不會做出那種事,給家中蒙羞?!?/p>

    通過王有祿的話,以及婦人們的指指點點,斐鳶大致猜到事情的經過。

    必是李露兒與王有祿見少女不肯保守秘密,將她溺至昏迷,丟在河邊。而后做下圈套,令人誤以為少女勾引王有祿,反被王有祿嫌棄地踹進河里,又對外說李露兒救了她。

    茍且通奸,顛倒黑白,害人者反成了救人者。思及王有祿欺侮李氏,腳踹屠老漢的一幕,斐鳶的眼中閃過冷厲。

    “李姑娘,你不是好心的很嗎?怎么還不去嬸子家喊人,叫他們來接人?”斐鳶半轉過身,看向河岸上的李露兒。

    河岸上,做壁上觀的李露兒,望著斐鳶冷厲的眼神,心里一緊。

    斐鳶收回視線,看向河里:“嬸子,對不住了,王有祿不在,無人與我對質,我只好請你來配合我重現之前的場景了?!?/p>

    此時,站在河岸上的眾人,紛紛反應過來。一時間,臉上的表情精彩得緊。

    “小賤人!你等著瞧!”婦人在水里撲騰著水花,狠狠罵道。

    只見已經有人下去撈那婦人,斐鳶勾了勾唇,扶起李氏道:“爺爺奶奶,咱們回家吧?!?/p>

    走上河岸,擦過李露兒身邊,斐鳶的腳步頓了頓:“李姑娘,紙包不住火……”一個邪魅的笑容浮現在斐鳶的唇邊,捉奸要捉雙,她一個都不會放過,“你,可要小心!”

    李露兒看見她邪魅的笑容,不禁渾身汗毛豎了起來!

    死肥妞,她那是什么眼神?李露兒思及屠飛鳶前后種種異狀,心中驚異不已,一時竟沒了主意。耳邊聽見那被救起來的婦人扯著嗓子大罵:“敢捉弄老娘!老娘撕了她個小娼婦!”

    “作死的小娼婦!打了老娘三個耳光!老娘不撕了她,下輩子投胎做畜生!”婦人擰著濕淋淋的衣角,破口大罵。

    李露兒眼珠一轉,心中計定,跑下河岸來到那婦人身邊,口里譴責道:“阿鳶怎么能這樣?”一邊抽出手帕,擦著婦人身上的水跡,關切地道:“嬸子嗆著沒有?阿鳶也真是的,怎么變成這樣了?就算為了洗清嫌疑,也不能這樣對嬸子?”

    “什么叫變成這樣?小娼婦從來都不是個好貨!”婦人叉腰大罵,“不要臉的小蹄子,一肚子骯臟黑水!勾引了王有祿,還妄想清白,我呸!”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center id="uc6uw"></center>
  • <menu id="uc6uw"><strong id="uc6uw"></strong></menu>